笔趣阁 > 输出之神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

    感觉到耳膜有些震裂,赵阳头晕目眩的。
  
      “是你!”黑衣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找到了赵阳,一下子就发现了赵阳隐匿的据点,一手便将赵阳揪了出来。
  
      还不待赵阳惊魂未定之时,黑衣男子顺手便将赵阳仍在了地上,眼中怒火丛生。
  
      “给我一个解释,否则你将惨不忍睹!”
  
      这句话如同一种威严,前世在赵阳的印象当中,也从未有人给予他如此大的威严,但这个男人却给予了,足以见得这个男人,比赵阳之前认识的所有人都要强。
  
      面对这种强者,赵阳自然不敢有任何懈怠,自己的生死存亡,在对方念念之间就是灰飞烟灭。
  
      在听闻黑衣男子找茬的事情后,赵阳也明白是什么情况了,他在攀爬枯萎山的时候,就碰到一条蛇,因为蛇的敌意,导致赵阳将那蛇扔了下去……
  
      却没因此想到那条蛇,居然是如此高人的东西,早知如此,赵阳断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前辈,我只是无意之失,当时情况紧急!那蛇对我露出敌意,我不得已之下,只得把它扔下去!”赵阳战战兢兢的说道,脸色发白不止。
  
      “混蛋!”黑衣男子听闻后,脸部因为咆哮变的扭曲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爱蛇是对你生存敌意?”黑衣男子眼珠子都要瞪出血来了。
  
      “那蛇缠紧我的右臂,分明是将我当成猎物,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听到赵阳的解释,黑衣男子当场抓狂起来。
  
      “你就因为这样?因为这样?因为这样?”
  
      “你可知道,我那爱蛇,是对你友好之举,才会如此做?”
  
      “它若真想杀你,一口咬了你不就是了!”
  
      “又怎会多次一举!!!”
  
      “你居然,你居然,你居然!!!!!”
  
      面对黑衣男子因愤怒而发红的双眼,和那一声声的咆哮。
  
      赵阳说是不害怕,那是假的,特别是黑衣男子愈发散出的压抑气息,令得赵阳喘不过气来,脸部早已没了血色,豆大的汗珠不时的滴落下来,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深怕这个可怕的黑衣男子,下一瞬间要了他的命。
  
      但同时也有些无语起来,他又不懂蛇语,他怎么知道那蛇是敌是友,况且赵阳之前已经和那蛇说过人话了,只是那蛇不听而已,可若真如黑衣人所说那般,那么赵阳算是滥杀无辜了。
  
      “可我并不知晓…………”赵阳还是很无奈的解释出一句。
  
      “不知晓?你不知晓?”
  
      “你为什么不知晓?不知晓的结局知道是什么吗?那是一条蛇命啊!!!你看看我的这条蛇,多么美丽的蛇啊!”黑衣男子不知从哪里将原先的那条蛇拿在了手上,呈现在赵阳的面前。
  
      只是与原先的蛇相比较,这条蛇摔的不成蛇样,俨然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看看它现在!就因为你的关系,它要死了,你把它给杀了!!!”
  
      “……”
  
      “我其实并不想这么做……”赵阳有些无辜起来,对方实在太过强大,他所有的争辩都是毫无意义的,只希望对方能够放过他……
  
      “你不想这样做!可你就是做了啊!你得赔,你得给我的蛇赔命,我饶不了你,你!!!!”
  
      “就用你的生命,给我的蛇魂,培育!!!”
  
      赵阳见对方想杀了自己,赵阳没道理坐以待毙了,他立刻选择了反抗。
  
      “怎么?还想反抗!”黑衣人不屑的一笑,只是在一笑之后,一股大力的灵气波动,震慑到了赵阳的头顶,赵阳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便立即的昏迷了过去。
  
      看着倒地不起的赵阳,黑衣人也没有浪费时间。
  
      这个时候他拖着右手的蛇身,散发出了浓郁的雾气波动,紧接着左手反掌合并右手。
  
      双手雾气波动越来越浓郁。
  
      没一会儿,只听他,大喝一声。
  
      “离魂!!!”
  
      瞬间,左右手分了开来,那原本浓郁的雾气,也在此刻消散殆尽。
  
      只是随着雾气的消散,那左右手分开的中心处,一团光亮的气体。包裹着细长灵魂模样的蛇身子,但那蛇魂看起来极为虚弱,闭着双眼,好似随时随地都可能消散一样。
  
      “你能否活着,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黑衣男子喃喃说完这句话,双掌此时向前一推,一股大力之下,将光亮气体包裹的蛇魂,打进面前倒地不起的赵阳体内。
  
      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好似刚才打入赵阳体内的蛇魂,起不了任何的波澜一般,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
  
      在等了一会之后,黑衣男子叹了一口气。
  
      “看来你的造化到此为止了,好不容易为你塑造了金身,可却没想到被人破坏,原以为以魂养育,可以让你恢复过来,可没想到你已奄奄一息,人类的魂魄也无法将你恢复!”
  
      黑衣男子极其的失落,那眼神流露出来的表情,就如同价值极大的宝贝失去作用,流露出来的惋惜。
  
      本来想杀了眼前这个毁坏他宝贝的赵阳,但一想之下,对方无心之失,况且即便杀死他,宝贝也不可能失而复得,黑衣男子想想也就算了。
  
      紧接着大袖一甩之下,离开了令他伤心不已的地方。
  
      但就在黑衣男子消失的时候,赵阳却突然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只是他的眸子并不是寻常人类的双眼,而是眼瞳一束,黄色的眼眸,宛若一双蛇眼。
  
      在看到赵阳摔倒在地,掉在一旁的仙灵草,那眼神如同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一下子便将仙灵草拿到了手中,立马便放进嘴里咀嚼了起来。
  
      待到吃完之后,赵阳便再度倒地不起……
  
      昏昏沉沉的,意识逐渐的清醒,赵阳只感觉到脑袋疼痛无比。
  
      “啊!”
  
      忽然一阵刺痛灵魂,如同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的痛苦感觉,令赵阳发出一阵喧天嚎叫。
  
      “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
  
      “是谁,是谁在说话???”
  
      还未从原本的状态下回过神来,赵阳又听到令人惊悚的声音,可四下无人,这声音却如此的清晰,就如同在自己的脑海中发出来的一般!不免让赵阳感觉到惊愕。
  
      “找什么找?老娘在你体内,你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我了。”
  
      面对如此荒唐的事情,赵阳半信半疑,但还是照做了。
  
      刚刚闭上双眼,呈现在赵阳面前是一跳细小无比的小蛇,而那蛇的形状正是当初赵阳丢下悬崖的那条蛇……
  
      “你,你,你……”赵阳一时半会的,被吓的说不出来一句话来。
  
      “你什么你的,啊!你以为老娘想钻你灵魂吗?不是你把我给杀了,我何至于要和你这种卑贱的凡人共享身体!!!”说起来这事情,小蛇就感到无比的气氛,下一瞬便张大了蛇口,一下子不知道咬到了什么。
  
      只是这一口之下,赵阳只感觉到疼痛剧烈,连想死的心都有了,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大叫。
  
      “啊!疼!”
  
      “你也知道疼?老娘只是咬了你一口灵魂,就这般反应!你可知老娘被你丢下悬崖,粉身碎骨,那种疼痛感是怎样剧烈的呢?”
  
      “老娘见你陷入危难,好心好意想要救你,你却对我下此毒手,要我性命,就算杀你也难解我心头只恨,不折磨你一下,实在是不爽!”
  
      看着那小蛇愤怒的态度,说完又是要张大蛇口,赵阳吓的立马求饶道。
  
      “蛇姐饶了我吧!我当时不是故意的,我只以为你是要攻击我,那能想到你是要救我!我也和你说了话,可你也没听,我没办法之下,只好……”赵阳说到这,也没敢继续说下去。
  
      “所谓不知者不怪,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吧!”
  
      “你指望一条蛇和你对话吗?当时我与那蛇身重合的不是太完美,说话本就极为困难,我将你束缚住,你难道感觉不出来,我是想把你拉上去吗?”
  
      “我本觉得你有趣,便好心好意一番,可你……罢了,如你所说不知者不怪,我且饶你一次,不过我性命被你害,你得帮我重获生命,否则我定不会放过你。”
  
      “一定一定。”见对方还是很好说话的,赵阳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最起码误会暂时是解除了。
  
      “额……在此之前,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为什么你会在我的脑海中?还有,你有名字吗?我叫赵阳!”
  
      小蛇瞥了赵阳一眼,“你可以叫我妃灵,至于我为何在你体内,就是你之前见到的那个穿黑衣服的那个人,他用以魂养魂秘法,将我的灵魂与你的灵魂衔接在一起,然后利用你灵魂的养分,来为我续命!”
  
      “什么!!!”赵阳睁大了眼珠子。
  
      “怎么?觉得很过分?拿你的命来给我续命?”妃灵这时候蛇眼一冷,冷哼道:“你不要忘了,杀死我的人是你,即便是无心之失,可杀人偿命这种说话,你应该不是不知道!”
  
      闻言,赵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虽然不情愿,可事实已在眼前,容不得他去改变什么,一开始他就明白,只是妃灵的解释,让他稍微心安一点。
  
      “那我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妃灵摇了摇头,“以魂养魂,就是拿你的魂养我的魂,正常情况下,你的灵魂会被我当成养分吸收掉,只是你的灵魂比较特殊,可以说相比于正常灵魂来说强大一倍,我无法以你的灵魂当做养分,反而和你的灵魂融合了。
  
      可以说你的灵魂死亡,即代表着我死亡,我死亡则代表着你死亡,所以以后你给老娘多珍惜珍惜自己的命!这可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
  
      “不过这样也好,托你的服,那家伙以为以魂养魂失败,以为我死掉了,我也算彻底摆脱了那个家伙。”说起那个家伙,妃灵的蛇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闻言,赵阳简单的理清一下思路,开始的以魂养魂,就是要拿他的命去换妃灵的命,可是因为赵阳灵魂强大,所以一下子改变了这种情况,至于赵阳的灵魂为何比普通人强大,这估计得益与他是重生者的关系,毕竟他是活了两次的人。
  
      至于妃灵所说的那家伙,估计就是刚才那个黑衣男子了。
  
      “额……这个我可以理解我为共存吗?”赵阳想了想,说道。没有去提黑衣男子的事情,因为赵阳发现,妃灵此时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而原因好似也是因为那黑衣男子的原因,所以他不敢往刀口上撞。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可老娘不愿意与你一直共存,在怎么说,你也是我很讨厌的人类男人,我如此高贵,不愿与你为伍!”
  
      “所以你得帮助老娘重获生命自由。”
  
      “那我要怎么做?”事情又回到了重点上,说实话赵阳也不愿意与一只蛇一直共存,而且这蛇脾气还这么大,说不定哪一天不高兴了,把他灵魂咬个稀巴烂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还如此臭屁,一条蛇高贵什么?他怎么就卑贱了?所以与它早早脱离,也是赵阳心之所愿。
  
      “笨蛋,当然是你变强了,等你到达灵神期,我就可以使用灵魂分合之术,将我从你体内抽离出来。”
  
      “灵神期???”
  
      “那是什么境界?”赵阳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境界,难免有些好奇起来。
  
      “比金丹期如何?”
  
      “金丹期?那是什么垃圾境界?这两个境界相差了四个境界好吗?金丹期和灵神期相比较,连渣滓都算不上。”
  
      对于对方金丹期的不屑,赵阳可是震惊不已,要知道他的认知当中金丹期就是最强了!可妃灵却说金丹期是个垃圾境界……
  
      见赵阳半天不说话,妃灵还以为赵阳是在想,他拿什么到达灵神期!毕竟对于赵阳这等普通人来说,会这么想也是情有可原的,只听她再次开口说道:“你虽然修为低下,天资极差,但有我在,区区灵神期还是较为简单的。”
  
      赵阳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说实话他是不太相信的,只认为对方是在吹嘘,若真如对方所说那般,那么她自己本身就是个强者,可强者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而且这样的强者,先前还被他这种修为低下,天资极差的凡人杀死!
  
      “那我尽可能努力,不让前辈失望了!”但赵阳还是想要选择相信对方是高手,毕竟相不相信并不重要!
  
      “嗯。”妃灵点点头,之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话说你不是修行之人吗?为什么连这些基本的修为等级都不知道?”
  
      闻言,赵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嘿嘿!我暂时还不是修仙者,对于你说的事情一点儿不了解,不过再过一个月我就能算是修仙者了!”
  
      说起来这事,赵阳下意识的顺眼望了一下四周之时。也在搜索着身后,可不一会儿一个可怕的事情在脑海之中发生了。
  
      “仙灵草,我的仙灵草呢!”赵阳急切的在四周寻找仙灵草,可是找了半天也不见仙灵草的痕迹。
  
      “是不是被那个家伙顺手拿走了?”赵阳找不到仙灵草,立刻想到仙灵草的去向,这一想之下,头都快炸了。
  
      “怎么办?”赵阳有些萎靡的瘫软坐在地上,要是真被那黑衣男子拿走了,不说赵阳到何处找他,就算知道对方在哪,赵阳也不敢去找对方,因为对方很可能一言不合就把自己给抹杀掉。
  
      “喂,你怎么了?”妃灵感觉到赵阳神情的变化,好心的问道。
  
      听到妃灵的声音,赵阳一个机灵的想到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