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域的世界 > 第九十六章 目标战天组织

第九十六章 目标战天组织

“这可咋办啊?”
  
  看着莫洛德的尸体,蒋江玲不禁陷入沉思。∠菠±萝±小∠说虽然这是早就在预料之中的事情,然而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自己还要去想办法来处理……
  
  好麻烦……在心中叹口气,这些事情明明由蒋忻月来就好,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来啊?看来蒋忻月也是想要偷懒,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推给自己,肯定是这样不会有错。
  
  不过麻烦也只是在心中说说,甚至都没有说出口,之后的事情肯定是要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毕竟这也是自己的任务,而且还是只能由自己这些人来干的任务。
  
  叹口气,蒋江玲来到这个莫洛德的尸体前。
  
  所有神的死因都很简单,灵魂本源被击碎。这个灵魂本源的击碎很简单,只要对**造成伤害就好。然后就看对方实力,能不能将这个攻击抵挡下来。
  
  传说中的不死不灭可不存在,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管是谁都会有弱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被杀就会死。
  
  不过对伤口的检查还是有必要的,毕竟不管是什么方法,想要杀死人就要给对方造成伤害,这点是毋庸置疑。
  
  缓缓飘到莫洛德的身边,将其从血湖中捞起,大量的鲜血从莫洛德的尸体上流下。蒋江玲奇怪的嗯了一声,随后神识立刻扩散开来。
  
  正常情况下,当灵魂散去后,**如果受到破坏,那么**也会因为流血过多、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而使**停止正常的生理功能。即使是神也会如此,因为没有灵魂的**只能算作血肉傀儡。
  
  虽然蒋江玲并不知道这个黑衣服的家伙死掉了多久,但是外面那些神的**都已经彻底死去,那么这个家伙的**应该也会彻底死亡才是。但是看眼前这样的情况,这个家伙的**暂时还没有死!
  
  察觉到莫洛德身上不正常的灵力波动,蒋江玲立刻将手中提着的尸体扔远!这家伙潜伏至今,估计已经将黑衣人身体剩下的灵力吸食殆尽,实力恐怕不容小觑。
  
  在蒋江玲这样想着时,黑色、锋锐的虫足划空而至,早有防备的蒋江玲虽然立刻闪躲,而然对方却有下步进攻方式。
  
  来不及抬头,在神识中蒋江玲发现,自己已经被数十根虫足锁定,只需要自己抬头的时间对方就能够在自己身上开出无数的窟窿!虽然不至于死,但是疼还是会疼的啊!
  
  就算再怎么不怕疼,那也不会有人闲的没事干去自残吧?!起码正常人是这样吧?!
  
  堪堪都过数十根虫足的袭击,蒋江玲立刻侧翻将银白色细剑取出。不知道为什么,蒋江玲感觉这个气息有些熟悉,不过想到自己是追着气息而来,所以蒋江玲很快便将这件事抛之脑后。
  
  然而正是蒋江玲抛之脑后的这件事情,正是之后如何寻找到零的关键。
  
  神识彻底扩散开来,蒋江玲这才发现,原来这突然冒出的蛊虫并不是黑衣人自身化成,而是被其养在体内的蛊虫。现在落在血泊中、变成两半的空壳便是证明。
  
  只是蒋江玲有点想不懂,明明宿主都死掉了,结果这蛊虫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黑衣人的体内。从概率上来讲,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从生物习性来讲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蛊虫这种没有任何智慧的生物,在主人的枷锁彻底断裂后,能够肆无忌惮的蛊虫绝不会什么都不干,只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主人体内。
  
  不过想不懂蒋江玲也就不去想了,对于蛊虫的了解蒋江玲也只是在神级以下,至于神级以上的蛊虫,蒋江玲是完全不清楚。因此像是这样的情况,在蛊宇宙之中想来应该也是存在。
  
  将所有的杂念排除,蒋江玲稍微有点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蛊虫。这只蛊虫在发动第一波袭击后就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这只蛊虫是在想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想,只是没有发现自己在哪里而已?
  
  不管这只蛊虫在想什么,反正它现在待着不动,对蒋江玲而言是非常好的机会。
  
  稍微观察后,蒋江玲立刻提剑而上。蛊虫的虫足虽然不少,然而能弯折的角度有限,即使数量再多有的不为也定然照顾不来。蒋江玲冲出的方向,正是最少虫足阻拦的方向,起码在蒋江玲看来是这样。
  
  银色流光在血色洞穴中闪过,十数根虫足如漆黑的锁链从数面刺来,仿佛要将那银色束缚。
  
  仔细计算着自己的速度,蒋江玲已经在脑内规划出虫足的进攻路线,只见银光如闪电般在空中连续滑动,仿佛闪电般迅速将那些虫足躲过。
  
  很是自信、不屑得哼出一声,蒋江玲手中银色细剑迅速斩出,如同从空间最薄弱的地方切入,好似没有任何的阻拦,银色细剑迅速靠近蛊虫!
  
  ‘嚓……’
  
  漆黑的虫足迅速挡在银色细剑前,蒋江玲手中的细剑虽然将其斩断,但之后的斩击却完全落空。
  
  有些意外的看着蛊虫,蒋江玲将银色细剑后拉,随后双手紧握。灵力的光芒迅速凝聚起来,不过眨眼间银色细剑便被灵力覆盖。猛然将长剑刺出,银白色粗壮的灵力光束带着刺耳的声音轰然射出。
  
  蛊虫被光束击中的部位直接化作飞灰,可是就连百足之虫都死而不僵,更不要说这拥有神级力量的虫子。
  
  只见灵光闪烁间,那蛊虫的身体迅速恢复,在蒋江玲灵力恢复下来前那只蛊虫便已经恢复完毕。
  
  嘴角微微抽动,这就是蒋江玲不想面对蛊虫的原因。且不说它是虫子,光是这么快的恢复速度就已经令人感觉厌烦。这并不是蒋江玲不想将其秒杀,因为蒋江玲没有那么强的力量。
  
  没错,只是因为蒋江玲很弱,弱到她并不能直接将同级的蛊虫斩杀。
  
  可以说蒋江玲是最丢脸的上位神,明明是上位级别,可是却连别的宇宙的中位巅峰都打不过。
  
  不过嘛~蒋江玲不能做到秒杀,这并不代表别的人做不到秒杀,起码在场就有一位。
  
  金色的剑光如墙壁般倾泻而下,好似瀑布般将那只蛊虫笼罩,甚至没有给蒋江玲反应的时间,那只蛊虫在刹那便被金色剑光斩为宇宙尘埃。
  
  还没等蒋江玲缓口气,流月希嘲讽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哎呀哎呀,我就说让我来。结果也不知道是谁,抢着跑过来说要调查,结果现在遇到麻烦也不知道求救。是不是想死在这里啊?”
  
  流月希说的话让蒋江玲很气,然而也只是很气……真的让蒋江玲来做什么,蒋江玲也做不出来,实力差距摆在那里,蒋江玲能做什么?
  
  强行压住自己气愤的心情,蒋江玲缓缓呼出口气。双眼看向流月希,蒋江玲很平淡的说道:
  
  “既然你知道如此,那为什么不在我进来之时就跟我进来?还不是因为智商不够用?另外,你最好早点告诉我那个暴露女在哪里,现在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按照蒋江玲的猜测,外面的那些人都是蛊宇宙之人所杀。虽然没有仔细观察,但是凭借直觉来讲,蒋江玲认为这些人都是那个暴露女所杀。
  
  不过因为只是直觉,所以蒋江玲没有确切的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蒋江玲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纯粹是因为蒋江玲很生气,甚至是气到说话不经大脑思考。
  
  在将那些话说完后,蒋江玲就有点后悔,可惜话已经说出口,蒋江玲也没办法改变。再者说来,现场的具体情况只有蒋江玲清楚,就算是乱编也能编出套合情合理的说法。
  
  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后,蒋江玲看向流月希,她再次冷声说道:
  
  “将那个暴露女的位置说出来,我们去将她那里获得情报,随后将蛊宇宙的人彻底斩尽杀绝。”
  
  “嗯?母亲,你们在说什么呢?”
  
  蒋忻月很疑惑的出声问道,在自己到来之前,自己这两个母亲又在讨论什么?从蒋江玲母亲的口气听起来,这两个人的情况好像很不和善?
  
  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在平常的时间里,自己的这两位母亲能够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起就好咯~可惜啊,这只是个奢望,从命运上来讲,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蒋忻月的声音入耳,蒋江玲立刻想到蒋忻月之前一直与流月希和焚天在一起,也就是说流月希知道暴露女的位置,那么蒋忻月没有道理不知道。
  
  顺着之前气恼的话语向下走,蒋江玲也不打算给流月希留任何的面子,于是蒋江玲便转头问蒋忻月道:
  
  “那个暴露女在什么地方?现在那个黑衣男子已经死掉,我们接下来想要找到黑衣男,那么必然需要从暴露女身上获得线索。现在两者都不见,只有暴露女的线索在你们手里。”
  
  蒋江玲的话令蒋忻月有些疑惑,自己从来没有说过暴露女的事情,结果蒋江玲却认为自己手中捏着暴露女的线索?按照正常情况来讲,蒋江玲都不会这么想才对,既然蒋江玲这么想,那么必然是有人给她明示。
  
  稍微有些犹豫的看向流月希,按照自己这位母亲的思维,她应该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那么就只有焚天咯……
  
  想着这件事,蒋忻月回头看向焚天,只见焚天轻微哆嗦后退半步,蒋忻月便明白怎么回事。不得不说,有时候焚天的小点子一堆堆,真正要用她的时候又什么都不知道。
  
  转过头看向蒋江玲,蒋忻月稍微酝酿话语后,她很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母亲正在气头上,但是我可以保证,那个暴露女已经死去。我现在作为队长,我所说的话如果有半点偏袒,那么我就辞去队长这个职务。”
  
  蒋忻月的话让蒋江玲彻底冷静下来,蒋江玲也明白自己现在做的很过分,然而事已至此,难道还能让蒋江玲停下来吗?当然,虽然不会停下来,但是并不代表蒋江玲会妨碍蒋忻月的计划。
  
  稍微缓口气,蒋江玲便直视着蒋忻月问道:
  
  “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暴露女已经死掉了?如果没有证据,就这么空口白说,谁会相信?况且在场的每个尸体都有蛊虫噬咬痕迹,如果说不是蛊宇宙的人,那么又会是什么?”
  
  “没问题,实际上吧,这还要从父亲大人的东西说起……”稍微与蒋江玲解释过后,蒋忻月缓缓舒口气,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样?我已经将当时情况说出,不知道母亲大人是否满意?”
  
  “真的是这样吗?”
  
  蒋江玲虽然嘴上不认同,然而实际上她的表情已经让蒋忻月明白,自己母亲只是在逞强而已。毕竟自己母亲也是神,而且还是高高在上的那种神,像是这种有损面子的事情,蒋江玲也不会立刻就认同下来。
  
  轻轻点点头,蒋忻月保证道:“自然是这样,我怎么会骗母亲大人呢?”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我当时也在场。所以我知道那个家伙在哪里,这件事我完全没有骗你。”
  
  流月希的脑袋如同捣年糕般点动着,这让蒋江玲感觉有些脸红。
  
  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明明什么都没有,结果自己却脑补出那么多东西,真的是……无奈的摇摇头,反正现在有台阶下,蒋江玲便不打算继续胡闹,转过头看向蒋忻月道:“你认为现在应该怎么办?”
  
  “当下我们对蛊宇宙之人完全没有线索,且这两个蛊宇宙的人暂且可以认为都已经死亡,没有任何的复活之术。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前去讨伐战天组织。”
  
  蒋忻月毫无疑惑的说着,这些事情在蒋忻月与蒋江玲解释暴露女为何死亡时,蒋忻月已经在脑海中想过数遍。
  
  虽然蒋江玲所说也是有根有据,但是如果忙于这种没有线索的事情而浪费时间,倒不如等到主宇宙战争开启,等他们自己冒出来。
  
  到时候虽然处理起来有些麻烦,可是总比现在把时间浪费在搜寻上要好,毕竟蒋忻月她们要处理的可不只是蛊宇宙的人。
  
  现在蒋忻月她们应该集中火力去攻打战天组织,将战天组织彻底连根拔起,即使不到两个月后战天组织要和红云决战。但是谁能够保证,和红云决战的,是全部战天组织的人呢?
  
  我从地狱回来了,也许我会迟到,但是在完结之前我不会缺席。こんなの知らないよ独りにしない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