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 > 第十八章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第十八章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我让你把事情处理好,你就处理成这个样子了?”
  
  妹红一手攥着武也的衣领,另一手提着小小妹红,表情不比拦路打劫的强盗要好上多少,反正小小妹红已经是闭上眼一脸慷慨赴死的样子。Ww.la
  
  “哈,哈哈,别激动嘛,妹红。”求生欲极强的武也拼命打着哈哈,结果还是被妹红揍了一拳。
  
  今天小院晚餐的席位上除了武也和妹红又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小小妹红。
  
  在武也答应了要收小小妹红做弟子之后,她就搬过来和武也一块住了,当然这并不是什么习俗之类的缘故,只是——
  
  “母亲大人说我是弟子,所以理应来侍奉师傅大人的生活起居。”
  
  当背着小行囊的小小妹红再次出现在武也面前的时候,面对着那张充满了欣喜的小脸,他嘴里那些劝退的话怎么样说不出口。
  
  他很清楚小小妹红的母亲是怎么想的,一个不受宠的孩子能够傍上深受藤原不比等器重的“高坂大人”,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短暂的交流之后,武也了解了一些内幕,比如妹红的母亲出身确实不好,或者低的吓死人,只是一个婢女而已。
  
  藤原不比等临幸一个婢女能够算是多大的事?就算事后这个婢女怀上了孩子又能算多大的事?
  
  之前武也曾经因为学生的关系,就藤原不比等的孩子和他聊过一次,那时只记得他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方明显愣了一下,思考了很久才认真地回答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个孩子,这种事情难道很重要吗?”
  
  那时武也只记得自己无语了很久,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孩子多确实没什么重要的,对于正二位右大臣藤原不比等来说的话。
  
  家中除了嫡子长男之外,藤原不比等甚至记不住他其他孩子的姓名,这就更别提那些孩子想要获得他的重视了。
  
  小小妹红今年十岁了,所以她的母亲也就是十年没有见过藤原不比等,估计小小妹红也根本不知道他的父亲究竟是什么样子。
  
  对于小小妹红单纯又卑微的愿望,武也突然觉得有点心疼。
  
  他决定帮助小小妹红达成她的愿望,可是这一点必须要妹红的帮助。
  
  “......你是真的这样想吗?”
  
  妹红对于武也的选择表示十分费解,虽然这句话由她来说并不合适,但是因为几句话就去全力教这样一个萍水相逢小鬼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反正比起那些学堂里的那些小鬼,小小妹红要好太多了。”
  
  说起谎话来武也一点都不觉得羞愧,其实小小妹红和学堂里的孩子们没有太大区别,充其量就是小小妹红更加可怜一些罢了。
  
  如果她的名字并不是叫做小小妹红,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一个叫做藤原妹红的大姐头,或许武也并不会这样认真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武也已经决定要把小小妹红当做弟子培养了,尽管还是那句老话,他什么教不了她。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教小......那个小鬼?”
  
  听罢武也的决定,妹红一脸怪异地指着自己问道:“你确定自己没有疯掉吗?”
  
  “妹红,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武也,如果你想挨揍的话就直接开口。”
  
  妹红把拳头捏的啪啪作响,武也只得老实地败退,他耸了耸肩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反正现在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在未来可是困扰了不少人,因为如果从生命起源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武也觉得他是吃饱了撑的。
  
  不管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反正都和武也这个猪肉党没有关系,吃什么不是吃呢?
  
  可是如果要从另一个方面考虑就比较麻烦了,武也一直是讨厌麻烦的那种人,他也不喜欢和别人讨论复杂的哲学问题,特别是和妹红这样喜欢拿拳头说话的家伙。
  
  到底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武也并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的他已经看到了鸡和蛋同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面前的小小妹红和现在的妹红可以说完全不像一个人,他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妹红揍了小小妹红一拳,她自己也会感到疼痛。
  
  从痛感的时效性分析,一拳的威力再厉害也无法跨越千年,但是如果如今的小小妹红突然没了,那么现在的妹红还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吗?
  
  这个复杂的问题让武也直觉得脑壳发疼。
  
  他不知道那个说一枪把自己祖母打死然后自己也会消失的混蛋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知道那个人想要和他的祖母出现在同一时间就是做不到的绝对客观限制。
  
  可是武也做到了,他亲眼看见了蛋一拳把鸡给打趴下了,那么到底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或者说如果鸡和蛋发生了交流,那么蛋还是蛋吗?
  
  从理论上讲一颗会说话的蛋那应该是已经成精了,但是一只能够和蛋对话的鸡必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种形而上学的理论武也只要一提到就觉得头大,但是让他头更大的问题还在眼前。
  
  一千年后的妹红和一千年前的小小妹红,同一直线上的两个点居然弯了个圈产生了交汇,这本身就是不可能发生事件。
  
  时间线如果能够弯曲那是他们理解中的那个时间线吗?
  
  你抽自己一巴掌,疼的是一秒后的你,但是两秒前的你根本不可能会感觉到疼痛。
  
  武也有些害怕。
  
  此刻的妹红代表的是既定的未来,小小妹红则是有着无尽可能的基石,如果初始的轨迹发生了偏移,那么妹红还是妹红吗?
  
  不,说到底,小小妹红真的就是原来的妹红吗?妹红的记忆里会有一个叫做高坂武也的教书先生吗?会有一个和她同名的可怕大姐姐吗?
  
  时间的长河永远是从前往后,一不小心跳到的过去不要紧,可是待的时间长了,那就什么都要紧了。
  
  一只蝴蝶的翅膀能够在万里之外掀起狂风万丈,武也认为自己的小身板绝对承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正因如此,武也才要让妹红去教导小小妹红,因为能够教会小小妹红那些知识的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妹红。
  
  所以到底是长大的妹红把知识教给了过去的小小妹红,还是学到了知识的小小妹红长大之后再把知识还给过去的妹红呢?
  
  武也不知道,他也不敢知道,因为他明白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弄明白这个问题,那么他就再也无法直视这个世界了。

Ps:书友们,我是夜空无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