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捉鬼家 > 果然是犯贱
    第二天一早,妲己和我就架着昨晚上的人去了掌门师兄的房间。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我们去的很早,外面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也没被人发现我们绑着一个人。
  
      掌门师兄房间里,我直接把蒙面人给推到了地上:“师兄,就是这小子,昨晚上想杀我,被我给活捉了。”
  
      掌门师兄不怒自威,语气平和但有带着怒气:“抬起头来!”
  
      那蒙面人在我面前非常横,但在掌门师兄面前却怂的跟孙子似的。
  
      他慢慢的抬头,看了一眼掌门师兄后赶紧低下了头,不断的求饶:“掌门饶命,掌门饶命啊。”
  
      师兄皱了皱眉头:“范建?陈柏派你来的?”
  
      听到他的名字,我直接忍不住笑出了声,竟然还有人叫范建,真的是挺剑的。
  
      他咬了咬牙,点头:“掌门饶命啊,陈长老抓了我一家老小,我不答应全家就会没命啊。”
  
      “真是卑鄙。”妲己听着都气不过了:“名门正派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败类。”
  
      掌门师兄提醒了她一句:“姑娘,不要一棍子打死一群人,陈柏可不算名门正派的人,你别全给骂了。”
  
      我忙给着打圆场,把这件事给推了过去:“掌门师兄,范建是陈柏什么人啊?”
  
      “侄儿,托他的关系才进来的,也算是我龙虎山的外门弟子。”
  
      这样说来的话,陈柏还真是可恶了,连自己的侄儿都下的去手,简直不是人啊。
  
      “龙虎山也能托关系进来啊?”
  
      妲己的一句话顿时让掌门师兄无地自容,我尴尬的咳了几声,瞪了她几眼,然后她却更加的变本加厉:“你瞪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掌门师兄摸了摸手里的拂尘:“妲己姑娘教训的是,这都是我龙虎山的戒律没有做好,以后一定改正,多谢你的批评。”
  
      这下把妲己得意的,冲我比了一个中指:“看到没有,这就是大丈夫的做法,走错就要认,何必管自己的脸面呢,都是一些表面工程。”
  
      我也迎合着跟她道歉:“是是是,您教训的是,请问您还有什么见解啊?”
  
      她摸了摸头发:“这小子怎么处置?要不杀了吧?”
  
      范建一听要杀自己,吓的全身一抖,跪在掌门师兄的面前不断的磕头:“掌门饶命啊,我可以将功赎罪的,不要杀我啊。”
  
      “哦?将功赎罪?你能有陈柏干坏事的证据吗?”我抓住他的头发,盯着他道
  
      他咬牙说:“只要能把我的家人从他手里救出来,我可以把他做的所有事情都交代出来。”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或者说你只是想借我们的手救出你的家人呢。”
  
      人漂泊在外,必须有点警惕心,不然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因为陈柏的每件事情都是我帮他做的,每次他让我帮他做事都是以纸条形式告诉我的,他让我烧了纸条,我明面上烧了,可还留了几张,就是为了能够扳倒他。”
  
      这小子还挺阴险的,若是跟他做朋友,肯定被卖的裤子都没有穿的。
  
      我大笑了几声,摸了摸他的头:“做人挺精打细算的,就不怕东窗事发,他杀你灭口吗?”
  
      “怕什么,我一家人都被他抓了,大不了来一个鱼死网破,有了这些证据说不定还能救我全家的性命呢。”
  
      不得不说,这家伙挺聪明的,不过他该怎么处置,我说了也不算,眼睛看向了掌门师兄:“师兄,你说怎么办吧?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掌门师兄叹了一口气:“陈柏是我龙虎山的毒瘤,必须给除了,就按照他所说的,救出他的家人,不过范建,这段时间你不可以把我们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陈柏,听明白了吗?这可关系到你以及你全家的性命。”
  
      我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听到了没有,老狗,还想杀我,信不信我打死你。”
  
      在掌门师兄的面前,他都显得很怯懦,即使我踢了他一脚,他也没有反抗:“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况且你也没有什么事呢。”
  
      “非要出事了才好吗?”我正想在踢一脚,妲己在旁边拉住了我:“算了算了,在打就废了。”
  
      掌门师兄望着他挥了挥手:“你先去吧,人我会尽力的去救的。”
  
      他给掌门师兄拜了一下:“多谢掌门。”
  
      范建走后,掌门师兄却把我们留了下来:“范建的事……”
  
      “没问题,我来吧,我们能救出来的。”
  
      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为了不让他为难,我直接给他说了出来。
  
      “多谢了。”他拿着拂尘,冲我鞠了一躬
  
      “师兄,这可使不得,你可是掌门,我答应就可以了,你先忙吧,我们先走了。”
  
      我可不能在这儿多待了,掌门师兄礼数太多,用在我身上可受不了。
  
      出了房间,突然看到蒙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笑着拍了拍妲己的肩膀:“嘿嘿,你的情哥哥来了。”
  
      她瞪了我一眼:“什么情哥哥,你不要胡说,烦死他了,有没有什么办法支走他啊?”
  
      我无奈的摊了摊手:“好歹人家也是喜欢你,怎么能伤别人的心呢?你要学会礼貌的拒绝,可以跟他相处一下,然后慢慢的让他明白自己的缺点,好让他放弃。”
  
      妲己叹了一口气:“跟一个道士天天在一起,臣妾做不到啊,有没有别的办法啊?”
  
      我摇头:“那就没得法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闪了。”
  
      我留在这里多半会成为她的挡箭牌,我可不愿意伤别人的心,还是走的好。
  
      外面的天还是阴沉沉的,早上雨下的小了一点,现在都已经停了。
  
      我闲着没事去了趟外院,即使是下雨,龙虎山还是有很多的游客。
  
      在这游客之中,我还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呢。
  
      当年还在上学时苏老爷子的孙女,苏沐秋。
  
      她好像是一个人过来的,一个人正在拿着相机在拍照,我偷偷走过去拍了下她的肩膀:“老朋友,好久不见啊。”
  
      她没注意到我,浑身一抖,手里的相机抖差点掉了下去。
  
      她回头时脸上还带着怒气,但一看是我,脸上顿时是惊讶的神情:“萧子,你怎么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