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仙神捕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漕帮收手

第二百三十六章 漕帮收手

“靠自己?”冷云听完也是撇了撇嘴后说道,“师叔,你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所谓灵签本就是揣摩上意,这三分天注定,七分靠自身。”清松也是一边把这签筒之类的东西再次收起放好继续说道,“这本就是预测,哪能什么都知道。”
  
  “这我道理,我懂。可是一句自己看着办是不是过分了。”冷云也是将身子靠在车厢里说道。
  
  “好了,你这小子也是折腾。”清松也是在车厢里把东西理齐后说道,“我记得你就是南京人吧。”
  
  “嗯,我是金陵人,在那待到五六岁吧。”冷云也是应了一声后说道,“那时候正好师傅到江南看见我在街边乞讨,就把我带回武当了。”
  
  “你在南京还有亲人吗?”清松也是看着冷云问道。
  
  “有一个姐姐,那时候和师傅说了一声。师傅说是在那给安排了一个活计,但是这么些年不让弟子随意走动也是再也没见过面,不过这书信还是通过几封的。”冷云也是颇有些感慨地说道。
  
  “你和你姐姐虽然也是算是苦命人,但终归还是逃出生天了。”清松也是笑着说道,“待这次南京的事情解决,若是方便,把你姐姐也接到武当去吧。”
  
  “那就太麻烦师叔了。”冷云也是面带喜色地说道。
  
  “这倒是不麻烦,麻烦的是我们到了南京怎么去和六扇门那些家伙谈判。”清松说着也是扶住了自己有些生疼的脑仁后说道。
  
  “六扇门不是已经和师傅达成一致了吗?”冷云也是奇怪地说道。
  
  “但是这句话只是月消说的。”清松也是对着冷云说道,“你一定很奇怪,这月消不是代表六扇门来的吗?他说的话怎么还能不算数?”
  
  “没错,这是什么道理。”冷云也是表示认同的不断地点着头。
  
  “首先这刘玉田比月消级别高,他完全可以不在意这件事情。二来则是六扇门本来就是有意为之,因为寒子戴他们都是六扇门和我谈判的筹码,这边月消张口随便说,那头刘玉田只要咬死不知道,我们就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清松也是笑着解释道。
  
  “我记得方潇不是回了南京吗?他还是很好说话的啊。”冷云也是笑着说道。
  
  “方潇?”清松也是对着冷云一笑后说道,“你要是南京六扇门哪个人最不想让你那师哥出来,方潇绝对能排在前三。方潇现在还在养病就是因为被你是个偷袭了一掌,当然也拜你那师哥所赐,方潇现在已经登上天地榜了。”
  
  “我就知道他有这个实力。”冷云也是高兴地说道。
  
  “哎,你分清楚。方潇现在是敌人。”清松看着他的样子也是皱着眉头提醒道。
  
  “那师叔你不是也和雪浓捕头关系挺好吗?”冷云也是看着他说道。
  
  “我和雪浓那是私交,再者如果我们和六扇门终有一战的话,那我一定会亲自和雪浓解决的。”清松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师叔您这么一说,我怎么还有一些期待呢。”冷云也是看着他说道。
  
  “好了,一切等我们到南京再说吧。”清松也是止住了这个话题,在车厢里闭目养神起来。
  
  而在白玉楼前也是一场争斗,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桑丘志被赤老压制的缘故,所以整个漕帮也是被赵家的人给赶了回去。赤老也是寻到了一个桑丘志的破绽一个强攻,将桑丘志打翻在地。但是此时赤老也是收了手,因为他清楚现在和漕帮闹个不死不休不是什么好事情,就算他能在这把桑丘志解决掉,但是无论是谁接替这个漕帮帮主的位置都会打出为了桑丘志报仇的旗帜,如此一来南京的赵家怕是没有宁日了。于是赤老也是看着桑丘志说道:“桑帮主,这场闹剧可以结束了吧。”
  
  “前辈,桑某技不如人,这个事我漕帮记下了。”桑丘志也是站起来对着赤老行了一个礼后说道。
  
  “桑帮主,我赵家在南京至少不会像陆家这么大。”赤老说着也是背过身去继续说道,“我也就说这么点话了。”而后也是独自往楼内去了。
  
  而桑丘志也是大喝一声,将所有漕帮的人收拢过来后,带着人撤了。
  
  “师傅。”赵正菲也是看着走进来的赤老说道。但是赤老确实面无表情地走向赵正菲后,抡圆了一记耳光抽在了赵正菲的脸上。
  
  “赤老。”龚明兴也是和赵晴可忙出口宽慰道,“您别生气了,这不都没事情吗?”
  
  “没事情?要是有事情,那还了得?”赤老也是没好气地说道,“你们都住嘴,让他自己说,知错了没?”
  
  “师傅,我知道错了。”赵正菲也是认真地一撩自己的衣服后跪在赤老面前说道。
  
  “错哪了?”赤老看着这一幕也是没有一丝同情的,继续用着质问的语气对着赵正菲说道。
  
  “师傅,我错在没有听从师傅的安排,强行要与桑丘志比试。欺骗师傅和亲妹,是我们险些陷入被动的局面,让大家担心了。”赵正菲也是跪着说道。
  
  “你说的都对,但是你最对不起的那个人却被你轻轻地划过了。”赤老也是指着赵正菲的鼻子说道。
  
  而赵正菲的眼神中却透着几分迷茫,见此赤老也是冷哼了一声后说道:“你最对不起的那个人是你自己,不考虑自己的实力,强行挑战比自己实力强的人,你以为你是谁?姬发吗?一个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当回事情的人,你让属下们怎么去相信你能珍惜他们的生命。被敌人一两句话就激得不知道南北,你要知道你不是一个游侠,你是赵家的三少爷,南京这面的主事。还有你完全不在意我们的感受,使自己在危险的境地,让身边人为你担惊受怕,赵正菲你这次真得很棒。”
  
  “师傅,我真得知错了。”赵正菲听着赤老这两句肺腑之言也是不由得流下了两行清泪。
  
  “真得知错了?”赤老的话也是软化了不少。
  
  “是,师傅我知错,我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赵正菲也是跪着说道。
  
  “下一次,这一次你都差点没命,下一次我就不一定能第一时间赶到了。”赤老也是带着些埋怨地说道,“去禁足一个月,你就当是闭关吧。”
  
  “是,徒儿遵命。”赵正菲也是想着赤老磕了个头后说道。而后也是扭身就往外面去了。
  
  “赤老您是不是今天这话有些重了。”赵晴可也是开口说道。
  
  “重了?你这丫头是觉得我没有说你?”赤老也是看了赵晴可一眼后说道,“答应我的事没有做到该怎么论处?”
  
  赵晴可也是知道赤老在逗她于是也是笑着拉着赤老的胳膊说道:“赤老,您还差这么点事情啊。您就跟我说说吧,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要对我三哥说这么重的话啊。”
  
  “因为他的野心啊。”赤老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后说道,“他若是想安安稳稳,我自然有安安稳稳的法子,可是他不想啊。如此他的心态配不上他的野心,那结果必然是衰亡。丫头啊,你的那几个哥哥都不是省油的灯,或许你们赵家的人血脉里都有着那么一份不安定的因素吧。”
  
  听到这句话赵晴可也是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低着小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龚明兴也是向着赤老一拱手后说道:“既然这白玉楼的事情告一段落,那我也要去苏州一趟,帮主人家解决一时事情。”
  
  “那就去吧,不过还回来吗?”赤老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赤老说笑了,自然还是回来的,毕竟这南京还不太平。”龚明兴也是笑了笑后说道。
  
  “嗯,那你就早去早回吧。”赤老也是对着龚明兴点了点头后就不再理会他了。龚明兴也是清楚赤老这是送客的意思,也是再次向着赤老一拱手后往外面去了。而随着龚明兴走出去,赵晴可也是对着赤老说道:“赤老,这龚明兴是我大哥的人,您刚才在他面前说那些话,会不会引火烧身?”
  
  “你三哥现在说他不会和你大哥争位子,你大哥会信吗?”赤老也是用茶杯的盖子轻轻地压了压茶杯后问道。
  
  “这自然是没法相信的。”赵晴可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
  
  “那不就得了,既然如此那就如他所愿,至于我?他赵正平还要不够格,你们赵家除了老爷子,谁还能给我甩脸色?”赤老也是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赵晴可也是笑了笑后说道:“赤老,您这话倒也是有几分道理,也难怪当时父亲知道您要来江南,还不高兴了好久。”
  
  “我只是喜欢江南水乡的感觉而已。”赤老也是老脸一红后说道。
  
  “那现在也没看您看厌啊。”赵晴可也是没好气地说道。
  
  “这教一个徒弟获得成功远比自己获得成功,更加开心。”赤老也是笑着说道。
  
  “那您就打算跟着我三哥这么走下去了?”赵晴可也是问道。
  
  “不然呢?要是你和你是三哥对调一下,我想我会轻松不少。”赤老也是开着玩笑说道。
  
  “您得了吧,到时候您就要嫌我烦了。”赵晴可也是开口说道。
  
  “怎么会呢?”赤老也是笑了起来。
  
  而在府里的方潇也是在第一时间收到了六扇门传过来的情报,而与他一起看情报的,自然是凑过来的跟屁虫方咏宁。
  
  “好了,我给你看就是了。”方潇也是用手把抱着自己手臂的方咏宁拉开后说道。
  
  “哥,你早这么爽快不就解决了?”方咏宁也是松开手乖巧地方潇后说道。
  
  方潇也是将这情报打开后简单看了看就递给了方咏宁。方咏宁也是拿到手后看了看,砖头盯着方潇问道:“哥,这桑丘志这么弱吗?”
  
  “海河龙王,地榜二十,怎么会弱?”方潇也是苦笑着说道,“这就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老者不简单。”
  
  “赵家什么时候出来了这么一个老头啊。”方咏宁也是问道。
  
  “这我哪去知道,看来等找个机会去一趟思问阁了。”方潇也是说道。
  
  “去会你的老情人?”方咏宁也是开口说道。然而换来的是方潇的一记头槌,“想什么呢?有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妹妹?以后别和牧流、徐湘他们走太近,都说得是些什么东西。”方潇也是没好气地说道。
  
  方咏宁也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头,嘟囔道:“难道不是实情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和齐思瑶小姐,说到底也没见过几面,最多也就是相互欣赏,哪有他们两个说得那么龌龊。”方潇也是说道。
  
  “好了,哥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跟牧流他们划清界限,您还是和我说这情报的事情吧。”方咏宁也是赶紧摆脱方潇的说教,将这话题扯回到情报上。
  
  “其实现在和赵家已经没有影响了。”方潇也是缓缓地说道。
  
  “嗯,这点我认同。现在就看着漕帮怎么折腾陆家了。”方咏宁也是点着头说道,“这陆家没有出手这里面一定有哥你的手笔吧。”
  
  “没错,就是我不让你们出院子的时候,我见了一下赵家的三公子。”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赵正菲?”方咏宁也是问道。
  
  “没错,于是我就和赵家达成了一致,这个一致就是我们六扇门阻止陆家的支援,而他们则要在日后我六扇门对抗陆家时提供必要的帮助。”方潇也会笑着说道。
  
  “可是哥,这对于你们来说,只是获得了一个空头承诺啊。”方咏宁也是不解地问道。
  
  “傻丫头,六扇门为什么要对陆家动手啊。”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不听从管辖?”方咏宁也是不太肯定地说道。
  
  “是啊,那赵家在江南做大后会不会是下一个陆家呢?”方潇也是反问道,“而且赵家本来就是关中的老大,再在这里当了老大,那怕是这心要野起来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六扇门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陆家全面开战啊。”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怀橘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