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王毒妃 > 第698章 要当娘亲了

第698章 要当娘亲了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鬼医按住胸口,他总觉得这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可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这种感觉让他恐慌,心里空落落的,怕得厉害。
  
  楚倾瑶他们已经坐上大船,离开了昆仑境。
  
  她看了眼身后的胡铁,“你伤还没好,真应该留在昆仑境。境主都不在了,你就不打算重建浮云宗吗?”
  
  胡铁道,“宗主这是何意,是不打算要属下了?弟兄们的命都是宗主救的,自然是宗主在哪,我就在哪。”
  
  楚倾瑶好笑的道,“难道你要一辈子跟着我,不成家也不娶妻?”
  
  “这些事,属下从来没想过。”胡铁苦笑。
  
  不只是他以前没想过,宗里的其他兄弟们,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思。那时候,他们身中剧毒,还会遗传给下一代,就算有人想要成家,最后也不得不掐灭了这份奢望。
  
  “以后,你就可以想了。”楚倾瑶望着翻卷的海浪,“毒都解了,你还在怕什么?”
  
  “属下只想跟着宗主,光大我浮云宗。”胡铁一脸豪气,“浮云宗沉寂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重出江湖了。”
  
  楚倾瑶伸手拍了下他肩膀,“好,有志气。胡铁,浮云宗的将来,就靠你了。”
  
  胡铁眼中现出一抹惊慌,宗主这是何意?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宗主,属下……”
  
  “胡铁,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抛下浮云宗不管的,但后续的发展,还要靠你。”她是炙王妃,江湖上的事,有些时候,不好插手。
  
  胡铁开心的笑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有宗主这句话,我胡铁就放心了。”
  
  停了一下,他问道,“宗主,鬼医都没让你医治,他的伤到底严不严重啊?”
  
  “放心吧!他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出于本能,给自己找点管用的草药,还是可以的。”楚倾瑶虽然没拆开伤口看,系统却说出了他都上了什么药。
  
  那些都是消炎的草药,连续外敷几天,炎症自会消除。
  
  胡铁一脸可惜,真是事实多变。他看到十公主一直与鬼医同行,还以为他们好事将近了。没想到又出了这个岔子,真是好事多磨啊!
  
  楚倾瑶道,“他那么爱皇姐,会想起来的。”
  
  “可万一他已经娶了那个女人,就算想起来了,还有何用?宗主以为,十公主会去给人家做小?”胡铁说出了心里话。
  
  “我觉得他不会。”楚倾瑶心下一凛,此事,是她太欠考虑,她当时就应该把鬼医抓回来。
  
  见她闷闷不乐,胡铁刚要说话,就看到轩辕炙走了过来。他打了声招呼,就进船舱了。
  
  “阿楚,风这么大,你怎么不进去休息?”轩辕炙心疼的拉住她的手。
  
  发现她的手很凉后,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手怎么这么凉,我抱你下去。”
  
  他抱起她,就要往船舱走,楚倾瑶把头靠进他怀里,“炙,我心里烦。我把鬼医留在了昆仑境,你说他会不会脑子一热,真娶了那个叫柳儿的姑娘?”
  
  “如果他真娶了,本王就敢杀了他。”轩辕炙声音变冷,身子也僵了一下。
  
  是的,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从皇姐十几岁时,鬼医就开始招惹她。一直到这么多年,他都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的跟着皇姐。如果不是他杀了秦心远,皇姐也用不着这么痛苦。
  
  如今皇姐对他动心了,他竟然敢失忆。失忆也行,他给他时间,让他想。可他要是敢做出格的事情,敢娶别人,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敢伤皇姐,鬼医,你就是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砍。
  
  听他这么说,楚倾瑶更加担心。她道,“要不掉头吧,我们回去,把他带上。”
  
  “不回去。”轩辕炙冷着脸。
  
  皇姐身为公主,还能嫁不出去不成?
  
  “这些年,鬼医对皇姐怎么样,你比我还清楚。如果他们就这么错过了,你就不为皇姐可惜?”楚倾瑶暗自叹气。
  
  “不说他了,你也累了,我们下去休息。”轩辕炙抱着她下到船舱。
  
  他们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刚好够两个人睡。可能是吹了海风,楚倾瑶觉得头晕晕的。
  
  轩辕炙把她放到床上后,她道,“我有点不舒服,想睡一会。你去看看皇姐吧!劝劝她,我相信鬼医就算不记得皇姐,也绝不会娶别人。”
  
  楚倾瑶拍了下自己胸口,“因为这里一旦住进去一个人,就再也容不得其他人。”
  
  轩辕炙扶着她躺好,自己也爬了上来。
  
  “你怎么不去看皇姐?”楚倾瑶问。
  
  “我现在只想照顾我自己的女人。”轩辕炙将手臂搭到她身上,看着她闭上了眼睛。
  
  轩辕炙弯了弯嘴角,侧过头来轻吻了一下她挺俏的鼻尖。一脸心疼的道,“阿楚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因为没听到回答,他才发现人已经睡了。
  
  他失笑,露出一抹宠溺的神色,阿楚,等解决掉了境主,我们就安心去过我们自己的小日子。我会把你宠到骨子里,陪你一生一世,从青丝到暮雪。
  
  楚倾瑶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随着她的醒来,轩辕炙也睁开了眼睛。
  
  眼角含笑的对上她澄澈的眸子,“阿楚,睡够了没有?如果睡好了,我带你去吃饭。”
  
  楚倾瑶伸了下懒腰,好像还真是饿了。想要坐起来,可是怎么感觉浑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是不是哪不舒服?”轩辕炙把她扶起来。
  
  “就是觉得没力气,”楚倾瑶蹙眉,“可能是上船之后,吹风受了凉。”
  
  轩辕炙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正常,这才起身道,“你在床上等着,我去把晚饭端回来吃。”
  
  楚倾瑶笑道,“只是吹了点风,哪那么娇气。”
  
  “那也不行,呆着别动。”轩辕炙下床,推门走了出去。
  
  轩辕炙提着食盒回来时,就见楚倾瑶蔫蔫的靠在床上,一脸的昏昏欲睡。
  
  “阿楚,我回来了。”他找了张小八仙桌放到床上,将吃食从食盒中拿出来,又把筷子塞到她手里。
  
  楚倾瑶被她伺候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着道,“你也坐下吃。”
  
  她吃了一口蒸鱼,就捂着嘴巴道,“快把它拿走,怎么这么腥?”
  
  轩辕炙跳起来,将蒸鱼又放回食盒,不让味道散发出来。转身倒了杯清水递给她,“阿楚,喝点水压一压。”
  
  楚倾瑶的脸色更加苍白,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水,催促道,“你到一边吃吧!我还想睡觉。”
  
  “还是吃点药吧!”轩辕炙看着她,“你先把药拿出来,吃了再睡。”
  
  楚倾瑶摇头,“我胃不舒服,不想吃。”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
  
  见他不吃,轩辕炙也没了胃口,他起身,将桌子撤了下去。楚倾瑶躺在床上,闭目沉思,她常年习武,身子一直不错。
  
  就算上次被境主打得那么惨,恢复好了之后,一点毛病都没落下。怎么忽然就这么弱不经风了呢?
  
  她心下一凛,倏地坐了起来,月事好像好久没来了。
  
  自己不会是中奖了吧?
  
  “阿楚,你怎么了?”她把轩辕炙吓了一跳,急忙用手扶住她肩膀,一脸担心。
  
  楚倾瑶打掉他的手,“炙,你等我一下,我……”
  
  看着她把手搭到自己的手腕上,轩辕炙皱起了眉头,“阿楚,如果实在难爱,我就去把皇姐叫过来,让她帮你看看。”
  
  “不用,不用。”楚倾瑶急忙摇头。
  
  “不行,我现在就去叫皇姐。”轩辕炙跳下床,向外走去。
  
  楚倾瑶拉住她,“真不用去,我自己就是大夫,我给自己检查一下就好。”
  
  “你没听说过,医不自医这句话吗?乖,在这等着,我去叫皇姐。”轩辕炙吻了下她的发丝,眼神柔得都能滴出水来。
  
  是他对不起阿楚,跟了他之处,总是担惊受怕,没过过一天安静日子。
  
  “七杀,你去把皇姐请过来。”他对外面道。
  
  白谨过来时,一脸迷茫,看模样就是在睡梦中被叫过来的。她扫了眼两人,对楚倾瑶道,“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说完,上前来给她把脉。
  
  “许是没有休息好。”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在没确定之前,楚倾瑶也不敢说出来。她怕万一给了炙希望,又不是怎么办。
  
  白谨惊呼一声,赶紧又去把另一手。然后脸上就现出一抹多日不见的笑容,埋怨道,“亏你还是大夫,连自己有了身孕都不知道。”
  
  轩辕炙懵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道,“皇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白谨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再说一遍,也是你媳妇有喜了。”
  
  轩辕炙狂喜的看向楚倾瑶,恨不得将她抱起来,在地上转几圈。
  
  “阿楚,你有了……我们的孩子,你听到了吗?”轩辕炙忽然抱住她,激动得差点没把楚倾瑶勒死。
  
  “你快放手,”楚倾瑶胃里本就不舒服,被他一抱,差点吐出来。好在她什么都没吃,要不然……
  
  白谨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轩辕炙赶紧松手,不知所措的搓着两手,“阿楚,你现在有了身子,不吃东西可不行,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白谨噗一声笑起来,这个皇弟啊!还真是宠媳妇。心里升起一股落寂,宠她的人已经没了,鬼医,你个混蛋,你竟然敢忘掉我!她眼眶发烫,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