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阎罗混校园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给猪送礼

第二百八十七章 给猪送礼


  
      这话一出口,这头死猪好像压根就没注意我说的是什么,口水倒是耷拉着流了一地,不得不说甭管什么类型的猪,贪吃绝对是它们的本性。
  
      我故意咳嗽了两声,道:“猪王前辈,我说的这些您还满意吗?”
  
      被我这么一喊,这头死猪算是回过了神,吧唧了两下嘴,随即道:“恩,满意满意,你们既然有如此诚心,那我就大人大量不跟你们计较。”
  
      不得不说,老头子还真是把这头死猪给吃死了,我随即笑道:“即是如此,那猪王前辈您快享用这三树叶吧,一会儿要是来场大风全给您刮走了,这可得不偿失啊。”
  
      我这话刚一出口,这头死猪早就按捺不住了,张开巨口伸着它的长鼻子,直接钻到了这树叶之中,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吧唧嘴的声音大得就跟打雷似的,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那副神情别提多享受了。
  
      我也不着急,直接坐在了地上看着这头死猪慢慢的吃,这头死猪的体型大,这胃口也是出奇的大,像座小山似的树叶,仅不到十分钟就被它吞下去了大半,这死猪伸出满是倒钩刺的舌头一舔嘴巴和鼻子,不由得还打了个响隔,这声音又大,恶臭也是满天飞,我真有些怀疑这头猪是不是从来不刷牙的,怎么会那么臭啊?
  
      我原以为它已经吃饱了,正想说话,但谁知道,它这只是中场休息,打完隔后又钻进了树叶堆里,蠕动着大嘴吃了起来,终于一座小山的树叶被它给吃光了,这头死猪的肚子也比刚才胖了一圈,满是享受的朝地一躺,四肢左右摇摆,打着哼哼像是想睡觉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道:“猪王前辈,您满意了吗?”
  
      死猪听见我一叫,这才发现我还没走,巨大的脑袋一偏,看着我道:“你怎么还没走?我都说了不跟你们计较了。”
  
      我笑着一点头道:“猪王前辈宽宏大量晚辈佩服,不过家师拖我来给猪王前辈赔礼之时,也带了几句话,让我务必转告猪王前辈!”
  
      这头死猪眼睛都快合拢了,一听我这话,懒洋洋的道:“说吧。”
  
      我故意把音量提高了一个倍,生怕这头死猪就这样睡过去,道:“家师让我来向猪王前辈求两样东西,一样是猪王前辈的浑羽白鬃,第二样嘛就是猪王前辈您的守项元丹!同时家师还说,只要猪王前辈肯把这两样东西借给我们,那保准让猪王每天都能吃上这三树叶。”
  
      这头死猪瞬间把眼睛睁得通圆,睡意好像在这一刻全然消散,整头猪也从地上爬了起来,道:“哈哈,我就说你们为什么来给我赔礼,感情是惦记上了我的宝贝!不过你们也够蠢的,我虽然贪吃,可是你们想用这一堆破叶子就换我的宝贝,你们比猪还要蠢!”
  
      我一摆手道:“猪王前辈,可没你这么骂自己的,猪什么地方蠢了?既然猪王前辈您不肯借,晚辈自然不敢造次,不过师命难为,猪王前辈您看您有什么需要,只要我们有的,都可以跟你换!”
  
      这头死猪放声大笑道:“换?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你们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我看得上眼的!行了,别费口舌了,趁着我心情好,现在滚刚才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过,不然我一会儿发怒了,你想走也走不掉啊!”
  
      这话威胁性十足,不过我既然敢来,那又怎么可能会怕?
  
      我笑道:“这么说起来,是真的一点商量也没有喽?”
  
      死猪把头仰得老高,道:“没有,就算是你们把天帝给叫来,也没有商量,除非黄河水倒流,天地换方位,否则我绝不会给你们!”
  
      “猪王,话别说得那么绝嘛,要不是有需要,我们也不会找上你,现在三界危难在际,所有的希望都在我这个小徒弟身上,你就算不待见我们,难道这三界你也不管吗?”
  
      老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这头死猪一见老头子,双眼通红的道:“死小鬼现在都成老头子了!三界的安危跟我有什么关系,三界的人通通死光我才高兴了。”
  
      老头子一摇头道:“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一点儿没变啊,现在妖孽横行,你怎么说也算是位列仙班的人吧,难道连这点力也不肯出?”
  
      这头死猪身上的鬃毛根根立起,双眼之中杀气顿生,道:“我说了,跟我没关系,你们现在滚不滚,不滚我可就要动手了!”
  
      老头子笑嘻嘻的耷拉着我的肩膀,道:“你看看它还想动手,咱俩站在这里谁也别动啊,看它怎么动手。”
  
      这头死猪大怒道:“我看你们是都不想活了!”
  
      话音一落,身上的鬃毛瞬间炸开,整个猪变得就像是一个刺猬,眼看着这鬃毛就要刺出,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这鬃毛瞬间就像是打焉了的茄子一样就一眨眼的功夫,就又全部塌了下去!
  
      老头子一摆手道:“怎么了?不是要动手吗?”
  
      这头死猪像是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一张猪脸涨得通红,好似又想发动身上的鬃毛,但不管它怎么用力,身上坚硬的鬃毛就再也没立起来过,突然之间一声巨响响彻山林,空气中飘满了恶臭,这死猪毛没立起来,这屁倒是憋出来了!
  
      我被臭得两眼泛花,一只手死死的捂住了鼻子,另外一只手不停的驱赶恶臭,骂道:“真够埋汰的,吃那么多,屁也这么臭!”
  
      这头死猪骇然的大叫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我的法力怎么全没了?”
  
      老头子笑道:“别紧张,我只不过是在那三叔叶里帮你加了些调料,就是那断草绝虫草,你吃的时候没发现吧?忘记告诉你了,断草绝虫草里还有虫卵,入肚便开始孵化,不一会儿等那断肠虫长出来了,你的血肉肠肚可都会被它们给啃食干净噢。”
  
      这死猪血红的眼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怒号道:“你竟然敢暗算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就范吗?”
  
      说完话,这头死猪把脑袋往地上狠狠一撞,面前的土地都被它给撞得龟裂开来,我吓了一跳,朝着老头子道:“它这是想要自杀?”
  
      老头子一摆手道:“它可舍不得死,慢慢看吧。”
  
      只见这死猪撞向了地面,朝天又是一阵咆哮,喉咙一动,一声怪叫,巨大的头颅又朝地一抬,哇哇哇的开始呕吐了起来,又是一阵恶臭袭来,这死猪吐出了一地绿莹莹的呕吐物,看着十分的恶心,而且在这呕吐物中,还有着十来只如同小指母大小的白色小虫正在蠕动。
  
      这头死猪一见这白色小虫,浑身一激灵,又强迫自己吐了起来,老头子一摆手道:“不用费工夫了,吃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吐得干净,而且那断肠虫你也知道,一个虫卵就能孵化上千条的断肠虫,你这才吐出来几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在你肚子里!”
  
      这头死猪愤怒的一咆哮,震得整个山林都是一阵摇晃,血红的眼睛瞪着我和老头子,怒号道:“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让你们得逞!我要你们的命!”
  
      此话一出口,这头死猪可真豁出去,朝着我和老头子就冲了过来,我们一个瞬步让到了一边,这头死猪就像是疯了一样,两对獠牙朝地一戳,掀起一块巨土向我们甩了过来,我们又是一闪。
  
      老头子朝着我道:“这会儿它发疯了,别管它,先让它折腾,一会儿咱们跟它在慢慢谈。”
  
      正如老头子所说,这头猪现在是真疯了,根本不管不顾,撞到了大片大片的森林,只要一见我们的身影,甭管撞得到撞不到,这头死猪横冲直撞的朝着我们就过来,我们这一路的躲闪,遭殃的是林子和大地,几乎就没有一块好地方!
  
      终于这头死猪闹不动了,庞大身躯轰然倒地,瞬间变得虚弱无比,压倒了大片森林,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见它不动了,我和老头子也停了下来,瞬到了他的身边。
  
      虽说这头死猪变得虚弱无比,可是眼神中依旧难掩那暴戾之气,瞪着我们道:“你们好卑鄙,有种就跟我面对面的打上一场,玩这些阴的,也不怕辱没了你们的华夏守护神的名声!”
  
      老头子笑着一摆手道:“谁都知道,你猪王的皮毛无人能挡,跟你正面一战,不是脑子坏了是什么?”
  
      这头死猪大叫道:“就算是如此,我哪怕丢掉了性命,也绝不会让你们这两个小人嘚成!卑鄙,卑鄙至极!”
  
      老头子一听它这话,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走到这头死猪面前吼道:“我们卑鄙?你这么说像是很不服是吧!”
  
      这头死猪叫道:“我当然不服!身为堂堂的华夏守护神!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夺取别人的至宝,你们不配叫什么华夏守护神,下三滥连妖孽都不如!怪不得现在三界岌岌可危,有你们这样的小人做守护,这三界不被颠覆,那才是怪事!”
  
      老头子像是被它这话给激怒了,表情变得异常的不自然,见着老头子这表情我可有些想不通了,平日里老头子心如止水,很少看见他会因为几句话动怒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只见老头子一把抓住了这头死猪的獠牙,双手一用力居然把这头长达数米的巨型猪给举了起来,同时朝着地上狠狠一砸,轰隆的一声,地面立刻深陷下一个巨坑。
  
      这头猪也痛得连连大叫,老头子随即怒道:“好,你既然说起了卑鄙和小人,那我就和你好好掰扯掰扯,究竟是谁卑鄙,谁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