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色莫斯科 > 第451章

      “外面的战事如何?”索科夫觉得从大战开始以来,自己还从来没有召集过各营营长开会,便觉得趁今天有时间,把大家叫过来,和他们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想确认外面的战斗是否结束,可不能因为开会,而影响到了各营营长指挥作战,便望着西多林问:“我把各营营长召集起来开个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不会,旅长同志。”西多林摇着头说:“敌人今天的进攻到此刻已经结束了,就算你把各营营长叫到这里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听到西多林的答复,索科夫立即给他下命令:“参谋长同志,立即给各营营长打电话,命他们立即到指挥部来,我要召开一个紧急的军事会议。”
  
      虽说部队每天都能打退德军的若干次进攻,但伤亡也是相当可观的,西多林正为这事焦头烂额呢,听说索科夫要召集营长们开会,猜到他可能有什么新的部署,不敢怠慢,立即给几位营长打去了电话,通知他们立即赶到指挥部开会。
  
      仅仅过了五分钟,接到通知的营长们就先后来到了指挥部。除了果里亚以外的四位营长,见索科夫躺在行军床上,都不禁大吃一惊,连忙上前询问出了什么事情。对众人的关怀,索科夫冲他们摆了摆手,故作轻松地说:“就是受了一点小伤,不碍事,躺两天就好了。”
  
      看到营长们都来齐了,索科夫便开门见山地说:“营长同志们,我今天把你们叫到这里来,是和坚守马马耶夫岗有关。大家都知道,如今的战斗是越来越残酷,而我军的伤亡也在不断地增加。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最多半个月,马马耶夫岗就会被德国人夺去……”
  
      没等索科夫说完,二营长瓦西里大尉就迫不及待地说:“旅长同志,您给我们说说,接下来该怎么打?我们都听您的。”
  
      “瓦西里同志,”见瓦西里擅自开口打断了索科夫的话,西多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悦地说道:“别随便打断旅长的话。”
  
      等到屋里重新恢复平静之后,索科夫继续说道:“目前全旅还剩下了三千多人,全留在马马耶夫岗的意义不大,毕竟这里的面积有限,无法同时展开那么的部队,只能采用添油战术依次投入战斗。为了更好地打击敌人,我打算调整部署。”
  
      说到这里,索科夫停顿了片刻,随后将目光投向了三营长安德烈:“安德烈大尉,我打算派你率部队到马马耶夫岗的左翼去,到那里去收容被打散的部队,与敌人在城里展开周旋,从而达到掩护我们左翼的目地。”
  
      “旅长同志,”对于索科夫的这道命令,安德烈有些为难地说:“城区大多数地段在敌人的轰炸和炮击之下,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在这样的地段建立防御,恐怕很难挡住敌人。”
  
      “安德烈大尉,我派你率部队到城区,并不是让你和他们打阵地战,而是打巷战。”见安德烈没有领会自己的意图,索科夫便耐心地向他解释说:“在城市的废墟上歼灭敌人,比在伏尔加河和顿河之间的大草原上要容易得多。尽管敌人兵力雄厚,但在狭窄的街道和被炸毁的建筑物里作战,却无法施展其力量,总是遭受重大损失,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他们往往弄不明白,子弹是从哪里打来的,死神在何处等待着他们。”
  
      听完索科夫的这番话,安德烈若有所思地说:“旅长同志,难道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像瓦西里中士学习,占据一栋或几栋建筑物,以那里为火力支撑点,来阻挡和消灭冲入城内的敌人?”
  
      “假如某支部队具有瓦西里中士他们的实力,占据一栋或几栋地形有利的大楼,封锁德军前进的道路,倒也是可以的。”索科夫等安德烈说完后,继续说道:“但我更希望你能充分地利用手下的每一名战士,和敌人在每一条街道、每一栋建筑物内进行战斗。只要还有一名战士活着,哪怕敌人已经占领了客厅,那么我们还要和他在厨房或卧室里继续战斗……”
  
      索科夫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巷战常识传授给安德烈之后,又面向另外几位营长说:“你们几个营的任务,是坚守马马耶夫岗。但是,我不希望你们只是进行单纯的消极防御,而是应该采取各种手段,把战场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旅长同志。”一向最沉稳的一营长万尼亚,等索科夫说完后,立即虚心地请教:“我想问问,我们该怎样采取积极的防御?”
  
      “指挥员同志们,”索科夫从众人的目光中,看出他们的心里有着和万尼亚一样的疑问,索性就对着众人说道:“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只要敌人不进攻,我们就心安理得地待在坑道里,不管左右两翼的战况如何激烈,都与我们无关;若是有敌人进攻,我们的指战员就拼命地抵抗,绝不后退一步,坚决地把敌人从阵地前赶走。”
  
      索科夫说到这里,有意停了下来,以观察大家的表情。见众人都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说法,才接着往下说:“不过这只能算消极防御,而积极的防御,则是敌人在进攻时,我们坚决地抵抗;敌人不进攻,我们也别闲着,要采取各种手段来打乱他们的部署,使他们无法按照原来的计划,向马马耶夫岗发起进攻。”
  
      对于索科夫的说话,大家倒是挺赞同的,但对于该如何实施,依旧是一头雾水,于是万尼亚再次代表大家问道:“旅长同志,能说得详细点吧。”
  
      “万尼亚大尉,我给你举个例子。”索科夫盯着万尼亚说道:“敌人要进攻马马耶夫岗,他们的宿营地离我们这里就不会太远。等到夜深人静时,我们是否可以派小部队去偷袭,让敌人的营地陷入混乱,使他们彻夜不得安宁,这样就可以打乱他们第二天的进攻计划。
  
      还有,敌人要进攻马马耶夫岗,他们每天所消耗的弹药和各种军用物资,也不是一个小的数目,肯定需要运输车队昼夜不停地给他们运送物资。假如你们派出一支小部队,去袭击敌人的车队,炸毁他们的补给点,使敌人的枪里没子弹,肚子里没粮食。你们说说,他们还能像现在这样疯狂地进攻我们吗?”
  
      “不能。”索科夫的话刚说完,几位营长就异口同声的答道。
  
      “很好,”见众人都领会了自己的意图,索科夫便向营长们下命令说:“你们回去后,立即抽调精兵强将组成小分队,深入到敌人的后方,去袭击他们的交通线、炸毁他们的补给站,并在夜间袭扰他们的宿营地,使敌人彻夜不得安宁。只要敌人变得疲惫不堪、又丧失了大多数的弹药和物资的补给,他们对马马耶夫岗的进攻才会减弱。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旅长同志。”营长们响亮地回答道。
  
      “既然都明白了,那你们就会各自的部队去布置任务吧。”索科夫示意众人离开后,又特意补充了一句:“三营长留下。”
  
      安德烈猜到索科夫可能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自己,等其他几位营长一走,立即追问道:“营长同志,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是这样的,安德烈大尉。”索科夫在脑子里重新组织了一下词汇,随后对安德烈说道:“瓦西里中士他们所坚守的那栋大楼,位置格外地重要,千万不能让德国人占领。因此,你率部队在附近活动时,一定要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索科夫的话让安德烈有点懵逼,他挠着后脑勺问道:“旅长同志,我该怎么为他们提供帮助呢?难道给大楼里派去援兵嘛?不过那栋楼只有三个单元,能容纳的兵力有限,假如把过多的兵力放进去,只要遭到轰炸或炮击,就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出现。”
  
      “安德烈大尉,我不是让你派兵去加强大楼的防御。假如那里需要部队的话,我可以直接派一个排甚至一个连过去,何必要吩咐你呢?”索科夫说道:“当德国人意识到瓦西里他们所坚守的大楼,对他们的威胁有多大时,肯定会出动重兵对他们发起进攻。你可以派出若干个战斗小组,在附近用火力为瓦西里他们提供支援。”
  
      “战斗小组?!”听到索科夫说出的单词,安德烈迟疑了片刻,随后反问道:“您是指一定人数的战斗单位吗?”
  
      经安德烈这么一提醒,索科夫才想到这个单词好像要等到十月才出现,连忙点点头说:“没错,就是一种人数有限的战斗单位。每个战斗小组,应该由一名狙击手、两名机枪手、一名反坦克手和若干名的步兵组成,人数为七到十人。狙击手,可以远程狙杀敌人的重要目标;机枪手可以对集结在一起的德军进行扫射;而反坦克手,则是利用有效的反坦克武器,摧毁城内的德军坦克……”
  
      这样的战斗小组,索科夫曾多次提起过,但如此正式地向安德烈提出还是第一次。安德烈听完后,有些为难地说:“旅长同志,机枪手和步兵倒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狙击手和反坦克手,能找到却不多……”
  
      “安德烈大尉,我明白你的难处。”索科夫知道三营是全旅伤亡最惨重的部队,因此看到安德烈如此为难,便委婉地说:“我知道狙击手和反坦克手都不好找,不过这样的战斗小组不需要太多,有四五个就可以了。他们不用和德国人进行硬拼,而是采用打了就走的战术,使敌人根本搞不清楚我们所在的位置。”
  
      等安德烈离开之后,索科夫想起了那支由水兵组成的步兵旅,连忙问西多林:“参谋长同志,步兵第92旅的情况如何?”他深怕西多林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哪支部队,还特意强调说,“就是那支由波罗的海舰队和北海舰队水兵组成的步兵旅。”
  
      西多林听到索科夫的这个问题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旅长同志,自从塔纳索洛夫上校带着旅指挥部脱离战场后,整个旅就失去了统一的指挥。虽然水兵们表现得异常顽强,但他们还是没能将敌人彻底从车站里赶走,如今整个部队已经被打散了。”
  
      索科夫一直想把水兵们都招入自己的麾下,此刻听说由于旅长的逃跑,而让这支英勇的部队被打垮,他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崔可夫司令员,对于临阵脱逃的旅长和政委是如何处置的?”
  
      “他们刚刚逃到沙洲,就被克雷洛夫参谋长派人抓了回来。”西多林对此事的内幕比较了解,此刻听索科夫问起,便干脆说了出来:“旅长塔纳索洛夫上校、政委安德烈耶夫都被送上了军事法庭,部队交给了政治部主任夫拉索夫指挥。”
  
      “既然部队已经交给了夫拉索夫同志指挥,为什么还会被敌人打散呢?”索科夫不解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拉索夫是一名优秀的政工人员,但却不是一名优秀军事指挥员。”这次没等西多林说话,别尔金就插嘴说:“他在率领部队夺取车站的战斗中,被流弹击中,已经光荣地牺牲了。该旅的残部由一营长列穆塞夫大尉指挥,在车站附近继续和敌人进行战斗。”
  
      “可惜了,这真是太可惜了。”索科夫没想到这样的一支英雄部队,就因为旅级指挥员的贪生怕死而被葬送掉了。他望着西多林说道:“参谋长同志,你能和列穆塞夫大尉取得联系吗?”
  
      “旅长同志,如果你说通过电话或者电报进行联系,我做不到。”西多林望着索科夫说道:“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和列穆塞夫大尉交流的话,我可以派通讯兵去找他们。”
  
      “立即派出通讯兵,一定要找到他们,并把他们带回马马耶夫岗进行休整。”索科夫等西多林一说完,立即毫不含糊地说:“我们不能让这样一支英雄的部队,就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斯大林格勒的巷战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