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明天下 > 第1415章 李家——惊呼

第1415章 李家——惊呼


      <content>
  
      自始至终,李咏琳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丹青生。
  
      “爹,这!”丹青生指着李家的大门,一脸不满的对自己的父亲说道。他一开始就反对前来参加李家举行的庆贺自家渡过难关的宴饮。在他看来,休妻之事已经将李家得罪到死,无论如何关系是弥补不回来的,以后与李家不打交道就是了。可他多次与父亲争辩,丹墨却毫无采纳他建议的想法,今日还执意带着他来参加宴饮。不出他预料,他们父子被反复羞辱。
  
      “这什么!”丹墨心情也不太好,但不敢发泄在李家人身上,哪怕只是一个奴仆,只能对自己的儿子呵斥道:“还不快进去!”
  
      “李家这样羞辱咱们家,咱们还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丹青生气急之下说了个民间俗语。
  
      “你再敢违背我的话,这样的话你再说一句,我就将你逐出家门!”丹墨喝道。
  
      “爹!”丹青生不敢相信的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父亲的表情并不是在说笑,虽然心里仍十分不满,也只能按捺下气,跟在李家的奴仆身后走进李府。丹墨也跟上。
  
      “这里就是你们坐的地方了!”李家的奴仆带他们向府里走了几步,来到一个小院落中,指着桌旁的两个空位说道。
  
      “这里!”丹青生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情绪几乎就重新爆发。李家身为苏州第一商户,家资巨富,院落当然也极为广大;但再广大,毕竟不是乡下,是寸土寸银的苏州城,李家也不敢占的地方太大惹得官府忌讳,何况还有作为装饰的各色花圃,顶多只能盛下一百桌左右。
  
      可今日苏州城中除了官员之外,稍微有点儿地位、有点儿钱的人都来了,哪怕家里只开一间裁缝铺的人都半是贺喜半是蹭饭来了,还有自家在这段时间表现良好的伙计,院子根本装不下。李家不得不将前院周围的房子都清空,院墙打通,将许多地位较低的宾客安排在这些小院落中。而丹家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小院中,而且还是非常偏僻的小院。
  
      丹青生看了看空座两旁的人。这两个人他恰好还都认识,其中一个是香烛铺的东家,另外一个是他们家附近的二流子,有三五个弟兄,平日里除了偷鸡摸狗就是哄骗外地人几个钱,连他们家看门的都能呵斥几句。让他们父子坐在这样的人中间,比在大门前的羞辱还大。
  
      “咳!咳!”丹墨这时咳嗽了两声,走过来按住丹青生的肩膀,将他强按到座椅上,自己也坐下。两旁的人显得非常惶恐,站起来表示不敢与他们并排坐。丹墨十分温和的说了几句话,稍微减轻了他们的害怕之意,又被李家的下人瞪了一眼,只能坐下,但也做好了随时站起来的准备。
  
      丹青生一脸怒容的坐在椅子上,为了不惹怒李府的下人只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丹墨仍然是云淡风轻的表情,还四处张望起来。
  
      ‘今日宴席至少安排了六百桌,按每桌十人、每户宾客两人来算,就是三千户人家,中产以上基本都来了,这次宴饮规模真是不小!’
  
      ‘如此看来,我今日是来对了。现在李家在苏州的影响这样大,李咏琳又是李泰元的亲生女儿,若是之后处处针对我丹家,我家的秘密必定暴露。只有对李家忍辱负重,主动凑上来被李家反复折辱,才能让李家消了这口气,不再针对我丹家。我丹家才能平安。’丹墨在心中想着。
  
      他曾祖父当年就是明教教徒,还曾跟随过朱元璋打天下,可朱元璋当了皇帝后立刻开始清洗军队中的明教徒,宣布明教为邪教。当时大多数所谓的明教徒其实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看着元末明教起义声势最大混进来吃饭而已,朱元璋的禁令一下马上宣布脱离明教;可丹墨的曾祖父是个虔诚的明教徒,不得不从军中逃亡。
  
      他本欲逃到山东,但江边看守森严,他也不会游泳,只能在江南逃窜。正好他之前曾经在苏州打仗,就逃到了当时刚刚经历战乱、户籍混乱的苏州,改名换姓隐藏起来。又因他想要找到自己的组织,而农户不可能有合适的理由四处走,就做了商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出身来历不被查出,他又认了当地一个姓丹的小家族为亲族。
  
      又过了几年,他成功找到了组织,与江北已经改名为白莲教的教友联络上。他当时本欲带着妻儿离开大明控制极为严密的苏州,前往相对松懈的山东或陕西,可白莲教的高层觉得他们家已经在苏州扎下根来,不宜妄动,就让他在苏州潜伏下来。
  
      后来他们丹家出了几个极有商业头脑的人,将家族的买卖做的很大,成为苏州排名前五的大商户。丹家后人虽然觉得这样太招摇了,但已经到了这种规模也无奈何了。
  
      虽然自家是白莲教徒之事极为隐秘,只有极少数人知晓,但若是有人持续不断的针对他们家,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到那时他们家所要面对的就不是李家,而是朝廷的锦衣卫了。为了不让李家一直针对他们家,丹墨就决定主动上门求辱。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李家此时对我们丹家侮辱的越厉害,消气也就越快,这样折辱三五个月的,也就消气了,以后就不必太过提心吊胆了。唉,都是祖上一时糊涂。’丹墨无奈地想着。他们家对于这个白莲教徒身份其实很不喜欢,一直想摆脱,但谁叫祖上当初找到了组织呢?若是没找到组织大可当做没有这个身份,可找到了组织,就退出不得了。
  
      ‘幸好当初有人提议除掉李咏琳的时候我思来想去否决了,不然恐怕李家缓过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利用靠山将我丹家除掉。’他又有些庆幸。
  
      丹墨正想着,只听外面传来爆竹之声,又见烟花在空中飞舞。丹墨忙收敛心神,恭坐在椅子上,又与人换了一个能看见门外的位置,等候一会儿李泰元的说辞。
  
      可此时从大院里忽然传来喧哗声,似乎是发生了一件十分不可思议之事。丹墨站起身一边向院内看着,一边心想:‘发生了什么事?莫非是苏州的新任赵知府前来拜见?不会,文人都是要脸面的,本地的文人也就罢了,乡里乡亲的也说得过去,外地来苏州做官的文人可拉不下这个脸面。但若不是这件事,何事会让众人这样惊讶?’不仅是他,这个小院内的所有人都很好奇,向大院内巴望着。可这个小院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些宾客正一脸惊讶的议论,其他什么也看不到;由于太过嘈杂也听不到他们在议论什么。
  
      “卫大哥,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这么惊讶?”坐在丹青生身旁的那个二流子问刚刚走进来的李家的一个下人道。
  
      这下人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二流子招呼他两遍,他才反应过来,说道:“大老爷将三小姐安排在了席面上,而且就坐在他身旁。”
  
      “怎么会!”众人也都纷纷惊呼起来。三小姐就是李咏琳,她虽然是李泰元的长女,但在家族里是这一辈第三个女儿,所以下人都叫她三小姐。虽然明初社会风气还不像后来那么封闭,但女子在宴请宾客的时候上席仍然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不必提还不是家中已经有年岁的长辈,而是一个年轻的小辈。李泰元让自己的女儿上席之事估计得让整个苏州的人议论半个月,甚至官府都有可能对李家进行斥责。
  
      更令众人惊讶的是,李咏琳竟然坐在了李泰元身旁,而且其他李氏族人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李泰元一人这样胡闹也就罢了,整个李氏一族的人都陪着他一起疯?
  
      “这必有缘故!”坐在大院内的李行检经历了最初的惊讶后,马上说道。
  
      “我也觉得必定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他二弟李行孝也说道。饶是他不怎么聪明,也不如大哥懂得人情世故,也知道事有反常必有妖。
  
      他们这样想了好一会儿,等苏州城所有的鞭炮都爆完了,刚刚休息了一小会儿、已经来到席面上的李泰元端着酒杯站起来,向四周团团一诣,说道:“感谢诸位参加我李家的宴饮。我李家不过一介商户,这次却能将全城士绅请来,是我李家的荣幸。”
  
      “李老爷不必如此客气/您太客气了/哪里如此/……”众人纷纷说道。
  
      李泰元待他们说完了,才继续说道:“诸位就不必过谦了,我李家是什么人家鄙人清楚的很,全凭诸位照顾才有了这一点点体面。”
  
      “不过,”李泰元忽然转了话头:“前不久,我家的这点点儿体面被人完全剥开,数人也几乎性命不保。那几个人不仅要剥开我家的体面折辱我李家,还要将我李家完全生吞活剥,不留一丝活路。”
  
      “他说这做什么?”李行孝十分不解。今日是庆贺渡过劫难,却这样渲染当时遇到的困难似乎没什么必要;而且苏州的各个家族,不管与李家关系如何,全都没有帮上忙,他这样说好像在讽刺他们似的。
  
      “认真听!不要说话!”李行检呵斥道。李行孝见不仅他大哥呵斥他,其他人也都对他不满,也不敢再说,认真听着。
  
      “……,当时我李家真是危难到了极致!”李泰元嘶哑着嗓子大声说道。
  
      “可正当求告无门的时候,我的女儿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使朝廷惩治了贪图我李家产业、诬陷我李家的官员,使得我李家渡过次劫难。所以,她就是我们李家的大功臣,功勋最大的大功臣!没有她,我们李家就完了!”
  
      “爹,”李咏琳有些不安的要说什么,可没等她说完,就听李泰元又道:“所以,我今日要当着众人之面,以家主之身,向拯救全族的大功臣道谢!”
  
      </conten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