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宝篆 > 第四章 冥月之名

第四章 冥月之名


  “你该死!”李浩成食指中指并成剑诀,点破大手,随后手掌一压,对着道士天灵拍下。
  那道士瞳孔收缩,身形猛地后退,又是从小包里拿出一杆画满斑斓图案的灰布长幡,对着虚空一晃,一团五彩斑斓的烟气从幡面上升腾而起,对着李浩成席卷而去。
  “狂妄!”李浩成冷冷一下手掌上托,一点清光升起,点破烟气,直直对准道士的眉心。
  道士赶忙再躲,李浩成身形一边,手指紧随其后,反复数次之后,李浩成抓住道士的一个破绽,点在他的眉心,震碎他的大脑。
  看着七窍流血的道士,李浩成整了整衣冠,并没有动手回收战利品,而是让朱老爷命人去拿起长幡,让他对着坟边的一棵古树挥舞,众人只见那人舞动长幡后,一道烟气升起,落在大树上,顿时想起“嗤嗤”声响,不过片刻的功夫,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就是干枯腐朽,看得众人大骇,那人也是赶忙扔下长幡。
  “使用此等邪物,想来这道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一再催促来修等人合葬,必然有所算计,恐怕是针对我等全家而来,老朽在此多谢道长救命之恩。”朱老爷也是个明白人,看清楚了李浩成的打算,上前一阵恭维后,就是询问道:“敢问道长,老朽这孙儿和孙媳妇?”
  李浩成询问了一下双方的生辰八字,又是掐指计算一方后,点头道:“二人命格十分匹配,刚才的仪式也没太大问题,只是那妖道以邪术聚集阴气,使得令孙沾染阴气,恐怕是想要祭炼一对阴阳僵尸。待我破去尸体上的阴气,便可下葬。”
  朱老爷听到这话顿时放下心来,如今将近五月,天气转暖,江南又潮湿,尸体挖出来这么一会儿,众人就隐隐闻到一股恶臭,若是不尽快下葬,也难免会沾染上晦气,如今能够尽早下葬,自然是再好不过。
  众人等李浩成消去阴气,立马将棺材放入坑内,火速埋好土,朱老爷顺势邀请李浩成前往自家宅院。
  正打算借助朱家势力,宣传自家第二元神名号的李浩成自然乐意,二者边走边说,聊的倒也不差,不过到了朱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朱老爷毕竟年龄大了,加上近日操劳,十分疲乏,同李浩成打了声招呼,就回屋睡觉。
  第二日中午,朱老爷命一仆人,将李浩成带到正堂,开口询问道:“今早我起来查阅了一下典籍,并未听闻冥月神的说法,敢问此神是何来历?”
  朱老爷心中有些纠结,李浩成虽然年纪轻,但从昨天的表现来看,显然实力不弱,同他交好,对朱家是一件好事,但李浩成昨天在路上,希望自己能够帮忙宣传一下冥月神的事情,却让他有些纠结。
  江南虽然是对淫祀监管力度不怎么样?但这东西毕竟是朝廷明令禁止的,他一个举人参合进去,容易被对手抓住把柄。
  李浩成也是看出朱老爷的顾忌,连忙开口道:“朱老可是担心冥月神乃是邪神?你无需如此担心,你可听过于时曜灵俄景,继以望舒,极盘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
  “哦?”朱老爷毕竟是一位举人,今早又刚刚翻阅了典籍,此时被李浩成这么一提醒,顿时想起自己在古籍当中看到的记载,有些迟疑道载:“我想起来了,素舒是古之月御望舒的别名吧!”
  “正是如此,先来朱老你也清楚,古神之名非同小可,冥月之神虽无名号传世,但祂既然以素舒为名,显然同上古月神望舒关联甚深。”
  朱老爷听到这话,面色顿时好了许多,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差的只是一个借口,有了一块遮羞布,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会方便的多,有了古神别名做担保,哪怕自家在日后被卷入其中,也还有脱身的可能。
  昨天回来的路上,朱老爷曾旁敲侧击过李浩成的来历,李浩成对此也是“直言不讳”,把道童的来历交代的一清二楚,然后又说自己在位师尊守孝半年中,神游阴土,惊醒了沉睡在阴世的冥月神,得传道经三卷,修成神通,并且隐晦的提到,希望朱家能够帮忙宣传一下冥月神的神号。
  在朱老爷看来,李浩成这是希望彻底唤醒冥月神,为他自己添加筹码。
  但他朱家不一样,在朱老爷眼中,李浩成已经和冥月神绑在一起,逃脱不得,无论冥月神是正是邪,他都只能选择将其唤醒,而自己朱家还未陷进去,此时插手,前途难辨啊!
  要是这冥月神真的和李浩成说的一样,是古之神圣,那么自家日后必然受益无穷。
  要是这冥月神是一位邪神,哪怕自己给出冥月神素舒同上古月御的关系作为借口,可以撇清一些关系,也免不了上下打点一番,其中消耗,朱老爷也是能够大概预算出来,足够让朱家落败数十年,若是子孙不孝,说不定就一直衰败下去了。
  朱老爷人老了,没有年轻人的热血和冲劲,比起未来可能得到的收获,他更注重如何保证自身家族的安宁,所以才会在早上翻阅古籍,唯恐李浩成会被某位邪神欺骗,连累了自家,哪怕现在李浩成给出解释,他还是有些踌躇。
  李浩成见到朱老爷有些意动又踌躇的神情,心中暗暗叹息,知道让他帮忙建庙是不可能的了,也就退了一步,将自身的底线说出:“贫道也清楚直接请您老为冥月神建立庙宇,实在是强人所难,所以我希望的只是祂名号能够被人知道,毕竟贫道的道法同冥月神素舒关联颇大,祂的名号若是广为流传,贫道也可受益无穷。”
  李浩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朱老爷也不好多说什么,再加上昨天路上李浩成也没有压低声音,很多人都知道他的道法来历,自己在这一过程当中,只需要帮忙将冥月神和上古月御联系,并且保证宣传过程当中,不让别人故意败坏冥月神的名誉就行。
  这么做没有什么风险,又能给李浩成一个面子,同时也算是同冥月神结了个善缘,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对自家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朱老爷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李浩成暗暗松了口气,自己比起其他一起降临的诸派真传,虽然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可道法来历却需要一个解释,太清楚的来历,造就了他不好解释自身道法来历,如今冥月神的名号传出去,既为日后宣传冥月信仰打下基础,也解释了自家道法的来历,日后动手也可以方便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