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五十八节 讹诈 1

第五十八节 讹诈 1


  蔡世文走出军营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达成的协议。
  他当然知道周琅,根据盛住对哈拉尔的审讯结果,现在广州官府都知道周琅是一个类似明末汪直那样的大海商,不过汪直勾结的是倭寇,周琅勾结的是英夷。
  按照哈拉尔的说法,目前占领广州城外的夷人軍队,大多数都是周琅的部下,周琅才是主子,手下那些夷人不过是打手,而且现在他们看到的大多数士兵都是华人,就更相信周琅才是幕后头目,至少周琅是头目之一,是说得上话的。
  现在这个头目答应,只要广州官府放了他们的人,他们就可以撤军。周琅还好心提醒,可以先放一半人,另一半等撤军之后释放也可以。并且保证可以立字据,但必须先放一半人之后才能立字据,而且周琅要求确认他们的人都活着,所以要派一个人去广州城查看。
  这个人当然就是魏连理了。
  蔡世文很难相信,但却不由得不信,对方不但答应立字据,还派了一个心腹,这简直就是送人质,分明就是表示诚意啊。
  但跟上次一样,蔡世文表示他只是一个传话的,尽管他也穿着顶戴花翎,穿着七品的官服,可这是他花钱买的候补,平时是为了在平民百姓面前立威,现在是为了取信于洋人才装扮起来的,在那些真正的官员严重,他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商贾。
  所以进出敌营这种冒险的活儿他可以干,但拍板做决定他做不了。不过看到条件这么优厚,蔡世文觉得城里的大人们应该不会拒绝,也许他这个苦差事快结束了。经过这一次,大概那些当官的会更觉得他蔡世文有用,他以后在生意场上会更加如鱼得水。
  走出军营不久的蔡世文竟然已经开始盘算他能得到的好处了,越想越高兴,就越相信周琅的诚意了,因为他希望周琅有诚意,这种心理影响了他的判断。
  跟蔡世文一起进城的魏连理是战战兢兢的走进广州城的,但进城后他发现,他的处境并没有那么遭,不但住进了蔡世文的豪宅,而且还得到了对方可以的巴结和奉承,不但成捆的银洋送上来,还招来了好几个女人伺候。
  魏连理马上摆出了嚣张跋扈的“海寇”面目,狐假虎威这一套他很熟,而且十分享受狐假虎威的过程。
  广州城的大人们确实很着急,前半夜蔡世文去紧急汇报谈判成果,后半夜他们就召见了魏连理,魏连理在这些大人面前多少有些拘谨,可仍能基本装出“海寇”的蛮横态度,对方竟然也不在乎,还满足了他夜里去探望俘虏的建议。
  魏连理见到了哈拉尔,哈拉尔的形象很惨,审讯的时候就被打惨了,但手段高明的狱卒们只是让他受皮肉之苦,却没有伤到内脏骨头,因此哈拉尔也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过程十分痛苦,实际上伤并不重,甚至现在都能行走。
  哈拉尔看到魏连理,简直就是见到了亲人,连忙问情况怎么样了,是不是来保他们的。魏连理对周琅好一番夸赞,将周琅这次出兵说成了为救哈拉尔,迎来了好一番感激。
  他拍胸脯向哈拉尔保证,为了救哈拉尔出去,大帅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让哈拉尔把心放到肚子里。
  接着魏连理就向看押的狱卒们发了好一顿火,斥责他们没有好生照顾,逼的蔡世文连夜就将这些人送到了一处民宅安置。当然东印度公司那些职员,也同样安置了,魏连理同样没少在这些人面前,给周琅卖好。
  魏连理甚至见到了广州知府,可却没有见到盛住,好像真像盛住说的那样,他不管这些事了,这到让魏连理有些郁闷,他的职责是来跟盛住沟通的,现在却见不到盛住,完不成任务啊,但他也不在乎,这又不怪他,最好盛住一直不管事,他真的很不愿意跟这些性情乖张的八旗权贵子弟接触。
  第二天,广州府就决定先释放一批人,可这些人经过他们的甄别,都是些小卒子。船长哈拉尔和大班布朗这样的大人物,一个都没放。
  魏连理很郁闷,他高高兴兴的拿着蔡世文的孝敬,然后跟着对方押送第一批俘虏出城,可周琅竟然又让他再次进城。
  魏连理心里都开始骂娘了,他是青楼出身的天地会小角色。当年左营还是凤山县县城的时候,青楼里也还能混得开,后来县城搬走了,他就失业了,做起了给大户人家踅摸小妾的人肉伢子生意。
  他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有什么忠诚思想的,对天地会如此,对周琅也是如此。无非是图一个富贵而已,没什么事值得他玩命。
  所以周琅派他来广州的时候,他更看重的,并不是立功,而是周琅给的五千个银元的经费,周琅告诉他,这些钱不管他怎么花,只要把事情办好了,一分钱不花也都是他的。
  于是魏连理过来之后,选择了一条风险最低的办法,把哈拉尔给出卖给了广州官府,因为这样最能取信对方。至于他怎么回台湾,有五千个银元在手,就是不会去了那又如何?
  所以之后魏连理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流连在烟花之地,过去他是个伺候人的,现在被人伺候的感觉那真是好,但是钱花的也是如流水一般。
  不久,谁想到周琅竟然带兵打过来了,还占了城外的炮台和黄埔。混迹在广州城外花船上的魏连理又动起了心思,好像这时候去找周琅,没准还能有更大的收获,于是这才又回到了周琅身边。
  谁想到周琅又给了他一个危险的任务,让他在这个节骨眼进城跟盛住联系。
  他冒险进城,可没见到盛住,接着送俘虏的机会,跟蔡世文一起出城,但周琅又坚持让他去,你奶奶,欺人太甚!
  于是魏连理答应了,他哪里敢反对啊。
  魏连理只是一个小人物,从身份到心理都是,周琅并没有猜度这种人的兴趣,他更关心目前的局势发展。
  由魏连理探听到的情报,周琅知道,现在广州城里的清军数量不断增长,据说已经有上万人。早在马嘎尔尼占了虎门的时候,广东巡抚甚至两广总督就开始行动了,调集軍队赶赴广州,就是担心洋人攻打广州城,丢了广州城盛住这个纨绔子弟死活不重要,他们这些大员也跟着倒霉。
  可即便有上万兵马,城里的大人也不想冒险开战,打赢了不是什么大功,打败了,丢了广州城可是要掉脑袋的,尤其是科举出身的文官,对战功没多少兴趣,反倒是失陷城池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到时候除了自杀外,没其他办法。
  因此文官普遍比较厌战,而武将在跟夷人軍队打过一仗之后,也没多少打仗的兴趣了,因为他们发现这股夷寇不好对付,打炮台和黄埔的时候极为凶悍,就算是八旗的将领,也不想跟这些亡命徒拼命。
  所以广州城上下开始出现主和的声音,本来主和最大的障碍盛住都不管事了,主和似乎就成了必然,唯一的麻烦是,夷人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好在夷人中主事的,好像是一个中国人,所以大人们马上答应先放一半人,然后要求对方撤军,至于签字句的事情,他们想了想还是不要签。
  这些精明的大人仔细斟酌之后发现,让夷人签字句确实能够约束他们,可是留下自己的字迹,也容易给自己留下黑底,万一将来事发,他们就死定了,而且容易成为夷人的把柄,他们甚至怀疑这就是周琅的阴谋,所以反复斟酌后,他们决定不要字句了,反正重要的俘虏在他们手里,不怕对方不就范。
  广州的官员们不要字句,马嘎尔尼却坚持要签订协议。
  马嘎尔尼终于赶到了黄埔,他是听到科林攻占黄埔后就出发的,终于在今天早上赶到。
  科林的速度有些超乎马嘎尔尼的预料,他本以为清军怎么也能在炮台坚守一两天的,没想到不到半天时间就结束了,早知道这样,他就跟着一起来黄埔,而不是留在虎门坐镇。
  马嘎尔尼一来,就听周琅跟科林向他介绍了目前的情况,知道了周琅跟科林的协议,马嘎尔尼没有反对周琅欺骗清军放人的方式,对手非法扣押人质在先,自己欺骗他们在后,这不损诚信。
  但马嘎尔尼对周琅的谈判内容不满意。
  在见到清军释放了一半人质之后,马嘎尔尼认为清军有谈判的诚意,所以他希望趁此机会跟他们谈判,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要求。
  马嘎尔尼想要的,一个是满足他荣誉上的损失,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利益。他提出了好几条内容,并且直接跟蔡世文谈判。
  提出撤军的要求是:第一、广州官府出面道歉,并给予那些扣押人员赔偿,总计二十万银元;第二、广州官府必须马上恢复贸易,并在香山、东莞各开放一个口岸允许英国商人贸易;第三、仿照澳门,在广州附近辟一地,为英商停泊、居留、存放货物之用,当地官府不得干涉侨民的生活。
  蔡世文没想到释放了一半人后,对方突然返回加码了,提出了新的条件。这时候他想找周琅,发现他见不到周琅了,就只有马嘎尔尼跟他谈。
  他最后只能无奈的将这个消息带回广州城,幸亏魏连理又一次跟他进城,否则他真担心城里的大人会认为是他蔡世文办事不力,得罪了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