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拳无双 > 第202章 恐怖深渊 此章恐怖,胆小勿进

第202章 恐怖深渊 此章恐怖,胆小勿进

    当李三千主动开口说要一起发财的时候,张武就晓得没法拒绝了。
  
      人家抢香囊时神之又神的手段,现在还记忆犹新,能从你手里抢东西,快到根本反应不过来,抹了你的脖子不算难事。
  
      越向深处走,阴风越大,能把人吹飞,满地都是腐烂的尸体,充斥着呛人的尸气,光线也越来越暗,这也就是他们成了仙的人物,夜能视物,如果带个手电筒进来,黑暗能把光线吞掉。
  
      几千年来无数人怀揣着梦想,神功秘技,神兵利器,前赴后继来这个地方探险,都做了枯骨,滋养了深渊。
  
      “除了茅山的人和张道景,以前有人活着出去过么?”仔细盯着路面,一不小心就会踩到枯骨,路滑,张武心里不怕是假的,运转体内元气,逼退刺骨的寒冷,用讲话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活着出去的人很多,有收获的没几个,大部分人受不住阴风,半道上就拐回去了,怕死,这里的传说很多,咱混江湖的都喜欢听秘闻,我在风门有一世交,搞阴阳风水成仙的,没听说过吧?”
  
      李三千一本经的讲话,不再嬉皮笑脸,反而让人看着不舒服。
  
      张武老实点头,他虽然也是江湖人出生,可真正去过的地方还太少,百多州而已,肯定不像李三千见得多。
  
      “我那世交觊觎这里很久了,虽然明知必死,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足足准备了十年,纠结了一伙人下来探险,都是三花聚顶巅峰的成仙者,儒释道都有,禅宗,密藏,古佛教,道家南宗,北宗,还有大儒。”
  
      “他们没到深渊最底部,就在快下去的时候,见到了染血古碑,上面写着,皇极坠地,玉京归天,赤城松竹,三果呜蝉,还有碎落一地的神骨和血衣,会发光,咱们成仙的人肉身经过锻炼,到一定程度就是不坏金身,不只面儿上发光,骨头都能如此。”
  
      “这些神骨价值无量,当时所有人都看直了眼,但没人敢动,最后还是古佛教的人胆大,正宗的和尚,普渡众生,相信自己能镇压邪魔,结果他对着神骨念了几句超度咒,那些骨头就自己动了,组合成人形,骨头外面开始长绿毛,一层一层覆盖上去……”
  
      李三千着魔般讲着故事,把张武吓得真差点尿了裤子,要不是两腿夹着裆,这就湿了。
  
      “李大叔,你能不能别扯淡,要讲咱回去讲,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李三千不回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绿毛越来越多,首先把手掌覆盖满,绿毛手一把攥住和尚,往地里拉扯,那地就像血河似的,化开了,随着和尚一声声的惨叫,声音越来越无力,整个人从下到上,化成了绿水。”
  
      张武瑟瑟发抖,瞳孔放大,他本就相信这世上有神有菩萨,更相信有鬼……
  
      尽管他是仙人,可心灵习气还没有转变过来,没把自己当仙,只是普通人的心理,对未知和恐惧,深深怕着。
  
      李三千还在继续:“这变故吓坏了所有人,念咒的念咒,施法的施法,但地上的神骨,绿毛却越来越快得长,从胳膊,胸脯,到颈脖,然后发出鬼哭神嚎的怪啸,凄厉的孩儿吼在深渊中回荡,恐怖刺耳……”
  
      此刻的张武,已察觉到身体快要内分泌失调了,下场就是屁股尿流,前后齐出,屎与尿。
  
      想都不想,捞起棺材盖儿照着李三千后脑勺狠狠拍过去。
  
      生死一线,李三千被死亡杀机刺激到回神了,本能的身子一动,移形换影,让张武的进攻失效。
  
      “你刚才怎么回事?”李三千问话,按理说无冤无仇,张武不该下这种狠手。
  
      “问你自己啊,你讲的恐怖故事都快把我吓尿了!”张武自重生以来,第一次这么逊。
  
      “我刚才讲故事了?明明在认真走路而已!”李三千不觉自己的变化。
  
      张武听到这话,哪还反应不过来这家伙中邪了,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就算被活佛打死,他也不想在这地方呆了。
  
      但李三千的速度确实无与伦比,神偷两两种绝活,一是偷,二是跑,有此二技足够独步江湖。
  
      拉住张武:“咱们都走到这儿了,马上见底,不下去看一看怎么能甘心,只要不起贪念,保持本心,看一看而已,不会要命的。”
  
      “你刚才都控制不住你自己,我叫你都没反应,还下去个屁啊!”
  
      “刚才或许是我心有所想,心理契合这里的环境,所以迷失了自己,这种情况很常见吧,阵法不就这样么,什么鬼打墙之类的。”
  
      “你确定你没事?”张武深刻怀疑。
  
      “确定!”李三千肯定的回答。
  
      被硬拽着走,张武让李三千拿着棺材盖儿,自己背着棺材匣子,这东西还是有些效果的,刚才他就没中邪。
  
      又走了一段,这里的阴风更大,呼呼呼,让人站不住脚,气味也更难闻,有毒气体刺得鼻子发酸,想流泪。
  
      如果普通人到了这里,立马就得中毒身亡,就算戴着防毒面具,阴风也能要了人的命,寒冷刺骨,摧残神经系统,人要疯掉,被冤魂所乘,恶灵附体。
  
      两人有意避开那个染血古碑,不想招惹是非,张武已断了寻好处的念想,最大的愿望就是活着出去,至于什么道器之类,白给他都不要。
  
      之所以硬着头皮下来,主要还是好奇心作祟。
  
      “你怎么会想到找我一起下来探险,而不是寻个厉害的大高手?张道景不就寻到好处了么。”还是说话吧,能分散紧张氛围。
  
      仔细盯着地面,一旦遇到枯骨就合十行礼,表达敬意,踩人家更是不敢,能走到深渊底部的,没一个弱者。
  
      “活佛比我聪明,老谋深算,和他合作没我的好处,而且这家伙太奸诈,防不胜防,就像这次坑了张道景,而张道景枉为天师,实在看不惯他,你和活佛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不是短命之相,能当尚天歌的徒孙,不会死在这里。”
  
      “你这么笃定?”
  
      “对!”
  
      李三千的话音落下,“咔吧”他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本来在漆黑诡异的深渊中,人的脚步声就够刺耳了,这一下更是让人心紧。
  
      张武本能的去看地面,却发现,李三千脚下泛绿,他踩断的尖利指骨,开始发绿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