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小中医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金元成在彭院长家门外跪了一整夜。
  
  陈凌却是与何巧晴风流了一宿,在金元成还在施着苦肉计的时候,陈凌神清气爽的回到省附属医。
  
  进入急诊大楼,首先就看到大厅里,那些科室介绍栏里,赫然多了一个急外五科的牌子。
  
  急外五科的介绍栏里,作为科室负责人的严新月的相片及介绍挂在首位上,下面依次是杨伟,叶栋梁两个老资格的主治医生,不过很奇怪,旁边竟然还留了一个空白,再往下面就是候陂谷一等的住院总医生,住院医生,最下面的是几名资历深厚的护士。
  
  急诊大厅里挂上了牌,这就意味着急外五科真的要加入急诊的残酷战斗中了。
  
  陈凌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太多的表情,习惯性的顺着楼梯往上爬,到了最顶一层的时候才赫然发现,电梯已经弄好,可以直达急外五科了!。
  
  陈凌心说难怪周院长敢这么张扬的急外五科的牌子给挂上去,原来是有底气了。
  
  进入急发五科办公室,发现今天大家都来得很早也很齐,差五分钟才上班呢,医生护士已经全到场了。
  
  自从上次周院长上次在急外五科拍案大怒后,所有人都开始心惊胆颤起来,加上又看到周院长这老家伙竟然时不时的在这里转悠,众人就更是小心翼翼起来。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周院长恐怕是铁了心的要整顿急外五科了,所以谁都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周院长揪住了小辫子,从而被当作是典型给推出去,来个杀鸡敬猴,杀一儆百,有杀错没放过……周院长可是说了,他更年期到了,脾气很火爆呢!
  
  这不,陈凌来到的时候,周院长已经在急外五科的办公室里头了。
  
  陈凌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周院长及一班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他就不由看了看办公室墙上的时钟,然后道:“大家看我干嘛,我没迟到啊!”
  
  周院长笑了,“陈医生也到场了,很好,那我简短的说几句。”
  
  原本就很安静的办公室变得更是鸦雀无声。
  
  “相信大家来上班的时候都已经看到了,你们急外五科的牌子已经挂到大厅里去了,科室里的骨干成员也全都挂上了号,而且电梯也已经给你们弄好了,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你们和别的急诊科室不会有什么两样了。”周院长说着停了停,目光缓缓的扫视众人,“骂你们的话我已经说了很多,所以今天我不准备骂人了,希望从今以后,你们全都振作起来,急外五科也振兴起来,别让人家说我们省附属医有个养老科。<>”
  
  众人齐齐点头。
  
  “好吧,我要说的话就这两句,大家好好努力吧!”周院长说完就站起来离开了科室。
  
  他一走,大家都不由大呼一口气,随后又把目光集中到严新月身上。
  
  “大家不用看我,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有一点要提醒大家,从今天开始,急外五科不再是轮值,而是三班倒,也就是说每天晚上都要有夜班了,每个住院医生以上级别的医生都要值夜,排班表我已经例出来,大家一会儿回到自己办公室就可以看到,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好吧,散会!”严新月说着就站起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不过出门的时候却回过头来,阴恻恻的看着陈凌道:“陈凌,跟我来一趟。”
  
  陈凌知道这是要秋后算账了,不过要是怕死他昨晚就赶回来陪她了,所以这会儿他耸耸肩,无所无谓的跟在严新月后面去了。
  
  大不了就是一顿毒打而已,难道你还敢把我强奸了不成。陈凌如此光棍的想!
  
  所以进了办公室之后,陈凌已经作好了被毒打的准备,谁曾想严新月竟然不打他,而是指着自己桌面上的食盒道,“我刚刚出去吃早餐,顺便给你买了一份猪肉蒸肠粉!”
  
  受宠若惊,绝对是受宠若惊!陈大官人都傻了,不用挨打,还有吃的……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大只蛤蟆随街跳吗?不会是放了毒药吧?
  
  “傻站着干嘛,赶紧吃啊!”严新月喝道。
  
  陈凌只好坐到她对面,可是当他打开食盒的时候,看到里面装的是猪肉蒸肠粉,他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比还臭了。
  
  刚才来的时候,何巧晴把他送到医院门口,看着时间还早,这就陪陈凌在医院旁边的早餐档上吃了早餐!
  
  当时陈凌吃的就是猪肉蒸肠粉,而且一口气吃了两碟,可是当他吃到最后的时候,发现肠粉里面竟然有一条东西,黄黄的,长长的,细细的,起初还只以为是配料,可是认真看看,见多识广的陈大官人仔细辨认之下,终于认出了此物:蟑螂的触须。
  
  蟑螂的触须在碟子里,它竟然在碟子里,那蟑螂呢?蟑螂呢?难道它是在……
  
  陈凌的肚子里“咕噜”响了一声,仿佛有一只冤死的蟑螂在里面叫唤似的,当下他就差点没把年夜饭给吐出来了!
  
  虽然说,当初在大辽的时候,草根树皮隔夜饭都吃过,可问题是……现在都不是在大辽了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毕竟已经过去了嘛!
  
  陈凌是一个很开朗的人,逝去的一切就如昨日死,没有意义的事情他是从来不去浪费时间作回忆的,可问题是现在竟然又看到了一盒满满实实的猪肉蒸肠粉,而且依颜色,性状,黏稠度来分晰,明显还是来自于那间早餐档的。<>
  
  他还能吃得下吗?他真的能吃得下吗?
  
  陈凌内牛满面的哀求,“老师,我能不吃吗?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吃,必须都吃光,一点汁都不许剩!”严新月呼喝道。
  
  陈凌站起来,在她的桌面上寻找起来。
  
  “你找什么,筷子不就是在那里吗?”严新月道。
  
  “老师,你的戒尺在哪里,你打我吧,你打我一顿好了,我真的不要吃这个玩意儿了!”陈凌叫苦连天的道。
  
  “打你?神经病,我干嘛要打你!”严新月喷了一句,这又立即换了一副温柔和蔼之色,“吃吧,老师专门给你打的,你不吃,不是浪费了为师的一翻苦心吗?”
  
  “老师,你发发慈悲,我真的吃不下去了!”陈凌苦着脸道,现在,他已经隆重怀疑,刚才吃早餐的时候,严新月是不是也在场了。
  
  “吃不下你也要吃,不然今天你别想出这个门!”严新月嚯地站了起来,横眉竖目的叉着腰道,“老师好不容易才对你好一回,你竟然敢不领情!”
  
  陈凌同学真的猜对了,他和何巧晴在吃早餐的时候,严新月真的在场,不过他们两位只顾着卿卿我我,并没有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瞪着他们咬牙切齿的严新月罢了。
  
  “老师,我能不能把这肠粉留着,等到中午的时候才吃,我现在真的很饱呢!”陈凌用商量的语气道。
  
  “不行!”严新月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就是要故意恶心陈凌的,谁让他昨晚竟然敢拒绝陪她,谁让他竟然敢带着个小妞招摇过市,唯恐别人不知他泡妞与野战的本事似的,所以她更是变本加厉的吼道:“吃,现在就吃!”
  
  “老师,你这不是把我往死里逼吗?”陈凌泪眼汪汪的道。
  
  “哟哟,陈凌同学,你怎么把老师说得那么狠心啊,老师这可是一片好心啊,老师只是让你吃早餐,又没逼你去滚去嫖去赌去偷去抢,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严新月说得有板有眼,仿佛真个用心良苦似的。<>
  
  陈凌那个眼泪啊,默默的往肚子里流啊,暗里大叫:老师,我真的情愿你别对我这么好啊!
  
  “我不吃!”陈凌霍地站起来,可是看到严新月那凌厉的眼神,气势又不免弱了下来,“老师,我不吃行吗?”
  
  “不行,你今天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严新月冷着脸喝道。
  
  “……”
  
  正在严新月逗着陈凌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向了,候陂谷慌慌张张的跑来道:“不好了,不好了,严老师,陈凌医生,来病号了,来病号了!”
  
  来个病号就把你慌成这样!废柴,真是废柴!严新月在心里骂道。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陈凌却是高兴得不行,立即抓住候陂谷的手,激动又欣喜的道:“候医生,病号在哪,病号在哪!领我去,赶紧领我去!”
  
  :。: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