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革宋 > 第83章 匆忙的战争间歇

第83章 匆忙的战争间歇

    忽必烈很欣赏宋公明,因为这位南宋官员所说的一切话都简单明快。
  
      “大汗,双方都有心要维持和平的时候和平才能实现。蒙古不愿意和平,或者大宋不愿意和平,和平就无法达成。我们以三年为期,因为三年正好能让我们想清楚要不要继续打仗。”
  
      很多年没有人敢用军事来威胁蒙古,宋公明则在忽必烈面前公开讲述战争与和平,这种毫不拒绝战争的态度让许多蒙古朝臣露出不屑的表情。
  
      “若是我们觉得要打呢?”忽必烈问道,他对和战争有关的话题很感兴趣。
  
      “我看史书看到蒙古与花剌子模之间要通商,花剌子模决定与蒙古交战。那时候成吉思汗说道,你要战,我便战。若是蒙古觉得和议期过后要打仗,我们大宋只会讲,你要战,我便战。”宋公明非常从容的答道。以现在大宋的实力,距离灭蒙古还有很大差距,却完全不惧怕与蒙古作战。他在军中的不少朋友觉得若是能与蒙古在山东与河南大战,是宋军求之不得的好事。
  
      阿里海牙元帅在宋军手里吃过打败,忍不住怒道:“便和你打仗又能如何?”
  
      宋公明看着阿里海牙,认真的说道:“这位先生,朝堂上自然有蒙古大汗做主。你在这里说什么都做不得数。”
  
      阿里海牙完全没想到居然被人当众嘲讽,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嘲讽,他登时勃然大怒。可宋公明所说的一点没错,在这个朝堂上能当家的是大汗忽必烈,阿里海牙是做不了主的。阿里海牙气的脸通红,张口结舌了一阵,才愤愤的说道:“你这南蛮,就知道逞口舌之利。”
  
      宋公明本想还击两句,不过看着阿里海牙的窘态,他也知道自己再说就等于给阿里海牙脱困,便扭回头看向大汗忽必烈。
  
      忽必烈并不在乎阿里海牙的反驳,若是蒙古朝堂上没有人反驳,忽必烈才会觉得失望。大宋使者能够控制他自己的情绪,把决定权再次给交到忽必烈手中。蒙古大汗才是能够决定战争与和平的唯一人选,这种认知让忽必烈很满意。
  
      之后忽必烈就让宋公明先回驿馆,他也没有在朝堂上继续讨论。等散朝之后,忽必烈就将他信赖的几个人叫来商议此事。
  
      “我准备先统一各个汗国,然后再灭了宋国。远征各个汗国的时候,我想调用府兵。”忽必烈大汗果断的说出自己的战略设想。
  
      “大汗,我觉得在统一汗国之前,宋国应该不会侵袭山东与河北。”郝仁说道。
  
      忽必烈微微点头。他与伯颜数次商讨此事,宋国已经莫名其妙的缓过劲来,如果真的与宋国发动大战,很可能弄到两败俱伤的结局。宋国连临安总投降都能撑下来,再糟糕又能糟糕到何种地步。
  
      “宋军定然会夺回旧地。不知他们三年中会不会对大理动手。”伯颜讲述着他认为的最糟糕局面。
  
      听到这个,张弘范忍不住说道:“若是宋国真的去攻打大理,倒也未必不是好事。我们蒙古攻打大理用了近十万兵,宋国就算是同样用十万兵,可他们是步军。所用的时日也必然比我蒙古的骑兵要多。战争旷日持久,反倒不至于让宋国有余力骚扰燕地与山东。”
  
      在张弘范眼中,河北比几千里之外的大理重要得多。蒙古控制的汉地在册的百姓不过两百万户。满打满算,人口一千万多些。这些人口中适合从军的大概有两百多万。就算是十抽一,也不过是二十几万状丁。从襄阳之战开始,蒙古几年来已经伤亡了十几万汉军。地方上原本的汉军世侯们怨声载道。这次南征,汉军或多或少都捞了点好处,这才算是没有出什么大事。若是蒙古大汗忽必烈要与宋军打硬仗,假如鄂州与汉阳这种一战就覆灭上万军队的战斗再打上五六次,张弘范对北方汉军为主的蒙古军士气就完全不敢有特别的幻想。
  
      当年是忽必烈带兵攻下的大理,所以忽必烈大汗对大理远没有张弘范这么‘豁达’。听了伯颜与张弘范的意见之后,忽必烈怒道:“若是宋国敢对大理用兵,定不饶过。”
  
      见大汗发怒,伯颜与张弘范都不敢说话。倒是郝仁笑道:“若是能统一各个汗国,便是宋国不对大理用兵,我们也不会饶过宋国。”
  
      这话对了忽必烈的想法,他只是哼了一声,就没有再说下去。郝仁也不再接腔。他自从成了荀子的追随者之后,就爱屋及乌的看了荀子徒弟韩非子的书。韩非的书看完之后,郝仁并没有读荀子的著作后的通透感,即便如此,很多实用内容也让他受益匪浅。
  
      譬如韩非子?说难第十二里面讲,夫龙之为虫也,可犹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之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忽必烈自己攻打下的大理,让他放弃那是千难万难。不管伯颜或者张弘范说的多么正确,只要提出这个就已经是大错特错。所以郝仁就从另外一个层次来讲,既然蒙古与大宋的全面战争不可避免,那么大理就只是远离蒙古统治中心的一个偏远之地。从战略高度去谈整体战争,忽必烈自然会有他的判断。
  
      之后忽必烈等人就确定了停战协议的核心底线,蒙古与宋国不能在四川到山东的漫长战线上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在这一带上,双方以现在的实际控制线作为停战线。至于在更遥远的地区,蒙古只求能够固守大城,不主动去挑衅宋军即可。
  
      带着这样的谈判底线,郝仁就与宋国使者宋公明进行谈判。两边是一拍即合。蒙古有内部问题,大宋同样也有大量内部问题。赵嘉仁同样希望能够有时间先解决这个问题。
  
      “宋兄弟,襄阳现在可就在我们手里呢。”郝仁开玩笑般的说道。
  
      “襄阳就放在你们手里好了。”宋公明笑嘻嘻的答道。
  
      两边对话的时候虽然都笑的开心,情绪轻松,对话中蕴含的意志力却如同针尖对麦芒。
  
      郝仁确定这个最大的难题之后,心里面也轻松许多。忽必烈大汗绝不会允许耗费巨大人力物力的襄阳被宋国夺走,幸好宋国并没有坚持。
  
      至于宋公明,赵嘉仁对襄阳的看法让他觉得非常讶异。‘蒙古人愿意在襄阳囤积重兵,那就让他们这么干吧。他们囤积的兵力越多,我们在未来可以杀的蒙古军就越多。若是蒙古人未来愿意搞千里驰援那就更好,围点打援可是很好的战术。’
  
      赵太尉既然如此有信心,宋公明也愿意相信赵太尉的判断。
  
      由于此次议和不涉及蒙古与大宋两国之间的相互关系,所以到底在哪里签署协议就成了问题。忽必烈当然希望协议在大都最后签订,宋公明基于对等的立场,就提议在临安签署。双方经过一番讨论,最后决定在汴梁这个‘边境城市’签署协议。
  
      没想到蒙古人最终会同意把签约地放到汴梁,宋公明心中也非常感慨。现在大宋基于地球的经纬度的制图已经被干部阶层接受,赤道本就存在,东西向的纬度很好确定。然而南北向的经度没有天然的标准,就得人为界定。所以听过爱国教育的宋公明听过赵太尉的一句话,‘只有经过汴梁观天台的那条子午线才是本初子午线’。
  
      如果想准确测量这根子午线,大宋就一定得夺回旧都才行。仅仅这一点,宋公明就确定在赵太尉眼中的议和仅仅是停战协议,大宋与蒙古之间一定还会再次爆发激烈的战争。
  
      孛儿只斤?郝仁非常欣慰的看到和议终于签署。虽然此次南征在领土上的成果基本上只剩下一个襄阳,不过蒙古文化里面对于土地并不是特别在乎。南征宋国获得了极为丰厚的战利品,蒙古贵人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成就。郝仁忍不住在想,如果希望宋国的左丞相赵嘉仁能够把宋国多养肥几年,以便蒙古再次去宋国抢一把。
  
      可巧不巧,返回临安的赵嘉仁召集会议。首先就是宣布杨太后临朝,接着就是召集官员,讨论大宋的财富问题。
  
      杨太后坐在位置上,听着赵嘉仁讲述着交钞、铜钱、钱庄、粮铺、常平仓这些名词。虽然这些东西杨太后也听说过,然而被赵嘉仁一讲,杨太后完全听不懂。
  
      赵嘉仁也没指望杨太后懂得这些。实际上他觉得连这帮官员们也未必完全听懂赵嘉仁做出的财政规划。
  
      “……我大宋交钞一直贬值,很大原因就是在设计交钞的时候就有让百姓长期持有交钞的心思。虽然有这心思,却没有这种理由。所以交钞的钞法需要改。江南四路凡是在城市购买粮食、布匹、食盐、铁器,只能用交钞!”
  
      赵嘉仁的话音一落,文官们都懵了,干部们倒是眼睛发亮。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