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帝姬 > 第三十六章 齐响

第三十六章 齐响


      殿内的其他人怔住了,先前的话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薛青的动作也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要脱帽?是要验伤吗?
  
      不对啊,头发散了......
  
      披头散发以表达悲愤之情......
  
      众人的视线凝聚在那少年身上,还是不对.......
  
      人还是那个人,官袍依旧在身,但感觉有些奇怪,似乎是头发比日常所见的男儿们柔顺,又似乎是还在微微晃动的波光,让站立的人的身姿变得绵柔如春柳。
  
      那不像是一个青春飞扬的少年官员,更像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
  
      少女?
  
      殿内顿时嗡嗡一片,两边的官员忍不住骚动向薛青这边涌动,但又畏惧般的向后退。
  
      “他是女的!”
  
      已经有不少人失声喊出来。
  
      “女人!”
  
      无数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惊恐惊愕。
  
      大周朝的新科状元,是个女人,这是怎么回事?
  
      大殿里恍若卷起波浪,俯瞰下有些许的官员向薛青这边涌来,穿过人群,似乎好奇惊恐质问惶惶,但都慢慢的接近围住。
  
      柳春阳也在其中。
  
      张莲塘要迈步,但和裴焉子对视一眼,停下脚,没有上前反而向外退了退,隔着涌动的人群,看站在殿中的薛青如同大海中起伏的小船。
  
      这时候似乎应该想起很多事,以前的种种,但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看着前方,看着四周。
  
      .....
  
      .....
  
      “薛青,你是女儿身。”陈盛的声音在殿内回响,“你为何假扮男儿?”
  
      薛青抬头看着前方,道:“因为我要躲避秦潭公黑甲卫的追杀,要躲避宗周的搜捕。”
  
      不是为了读书......
  
      殿内的官员们安静下来。
  
      “青霞先生可知道?”陈盛的声音继续。
  
      “先生当然知道。”薛青道,看着秦潭公,“如不然也不会被秦潭公诛杀。”
  
      青霞先生也知道,五蠹军的笃也知道,青霞先生指罪秦潭公弑君,五蠹军指罪秦潭公弑君.....殿内的官员们眼神闪烁,此时此刻发生的事太突然,信息也太多,但大家都是久经朝堂,纵然乱七八糟的消息冲击,也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殿内鸦雀无声。
  
      “好大胆啊!你们竟然敢欺瞒戏弄天子。”宋元喝道,“来人,来人,将她拿下。”
  
      两边金吾卫连秦潭公都不听,哪里会听他号令,唯有声音回荡。
  
      陈盛也没有理会宋元,看向秦潭公,道:“秦公爷也知道吧?”
  
      “秦公爷怎么知道,如果秦公爷知道,岂容你们沆瀣一气。”
  
      “原来科举果然舞弊,却不是公爷,而是你陈盛!”
  
      秦潭公下方的几个官员纷纷说道。
  
      秦潭公抬手制止,道:“薛青。”看着殿内站着的少年,官帽卸去,长发散落身后,仔细看面容也与往日不同,嗯,大概吧,其实往日什么样他并没有注意过,现在这面容因为散落的长发显出女儿姿态,但身姿俊秀,官袍穿在身上依旧英姿飒飒并无违和。
  
      “你,我还真是不知道。”秦潭公道,神情依旧淡然,视线打量,“原来.....”
  
      原来二字到嘴边又停下,嘴角弯了弯笑。
  
      “...你与他们是共犯啊。”
  
      “没错!共犯!”宋元紧随其后喝道,伸手指着薛青,“假充男儿混入朝堂,如今罪证确凿。”
  
      附和者纷纷,殿内再次嘈杂。
  
      “到底在做什么?让这些莫名其妙的人,罪军钦犯,还有这个女儿身的状元。”
  
      “让他们这些人指罪他人?真是荒唐可笑。”
  
      “朝堂威仪何在!”
  
      “天子威仪何在!”
  
      “陈盛,这是谁的朝堂!”
  
      殿内质问四起,更有不少官员站出来,颇有几分金吾卫不动手,他们就自己动手拿人,殿内当然不是只有他们......张莲塘站在外边看的更清楚,围绕在薛青身边的官员们涌涌将这些人挡住,真真假假的推搡反驳,柳春阳倒是没有动手,挤到了最靠近薛青的地方。
  
      “这是谁的朝堂?”陈盛的声音再次喝响,“问得好,这是秦潭公的朝堂,天子威仪?天子?此非天子有何威仪?”
  
      他伸手指向空空的龙椅。
  
      非天子....
  
      嘈杂的殿内安静一刻,旋即再次哗然。
  
      “陈盛大胆!”
  
      “陈盛忤逆!”
  
      先前指罪秦潭公弑君虽然罪名大,也只是臣子之罪,说难听点是权臣们倾轧争斗,多大的罪名都不荒唐,但论天子,那就不一样了。
  
      天子是假的,那岂不是要颠覆天下!
  
      陈盛没有畏惧,面对群臣上前一步,抬手向天:“陈盛受先帝遗命,辅宝璋大帝姬为皇储,帝姬尚在人世,谁人敢称天子!”
  
      帝姬,尚在人世。
  
      殿内的官员们一怔,而与此同时,又有数十官员齐声高呼陈盛的话。
  
      “宝璋帝姬尚在人世!”
  
      “宝璋帝姬尚在人世!”
  
      一时声响殿内,震耳欲聋嗡嗡。
  
      .....
  
      .....
  
      喊声让嘈杂消散,殿内的官员们除了知道真相的都一脸震惊。
  
      虽然先前猜到了,但真切的听陈盛说出来还是不敢相信。
  
      宝璋帝姬在世,在哪里?
  
      大殿里不少人的视线闪烁,下意识的看向站在那边的薛青,长发垂垂....
  
      陈盛没有看薛青,而是看向秦潭公。
  
      “秦潭公,十年前夜半我们得到陛下病重消息,进陛下营帐看到陛下已经口不能言,伸手指我王烈阳胡明闾阎....。”
  
      竟然口不能言?
  
      不是说当时是陛下口谕指的顾命大臣吗?
  
      殿内的官员们抬头看着陈盛。
  
      “胡学士,你说是不是?”陈盛道,看向殿门外。
  
      殿门外有脚步声,四个太监抬着肩舆进来,其上坐着干瘦的老者.....殿内顿时再次嘈杂。
  
      “胡学士!”
  
      “胡学士。”
  
      喊声四起,竟然是告病许久不上朝的胡明。
  
      胡明归乡养病已经五六年了,此时乍一见差点认不出,苍老许多,面色枯黄,很明显是久病之身。
  
      胡明抬手示意,声音虚弱道:“让我下来走。”
  
      太监们神情为难看向陈盛。
  
      陈盛道:“你莫要下来了,你的身子已经受不住了。”
  
      胡明摇头,喘气道:“胡明还没有资格在皇城乘轿,走到这里已经是逾矩了,天子座下,胡明不能放肆。”说罢挣扎起身。
  
      见状如此太监们也不敢再阻拦,将轿子放下,两边有不少官员激动含泪迎上搀扶,更有几个中年官员撩衣跪下颤声喊老师。
  
      “老师,您怎么...怎么也不说一声。”他们到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哽咽。
  
      胡明被几个相熟的老官员搀扶,他们亦是激动的颤声:“大人啊。”
  
      胡明拍了拍他们的手,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能说的话也不多了,咱们就不说了啊。”说罢向前走去,脚步虚浮无力,两个年长的官员差点搀不住,还好两个中年官员抢过扶住,扶着胡明向前去。
  
      “是的,当时陛下并不是对外说的,急病,病重,其实,我们进去时,陛下已经不行了。”胡明一面走一面说道。
  
      大殿里回荡着他虚弱的声音,官员们竖耳听,当年事啊,当年的事真的很多都是个迷啊,但帝王皇后双亡,贵妃弱子不稳,五位顾命大臣稳定朝纲,禁谈当年事,所以那时候秦潭公用黑甲卫刑部做了很多强权的事,陈盛王烈阳胡明闾阎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终于要说当年事,而且一说就这么骇人。
  
      但也有官员不想听。
  
      “...胡明,你无诏进京...”有人大喊,“藐视天子...”
  
      “....藐视天子?”胡明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天子不是我胡明的天子,所以我才离开朝堂!而我今日归来,正是为了天子!”
  
      四周更多的声音响起支持胡明呵斥那官员。
  
      胡明也没有再理会。
  
      “...陛下已经不能说话了,但他一口气还撑着。”他接着道,看向陈盛,“看到我们这些大臣进来,他伸手指了指我,陈盛,王烈阳,闾阎....”视线一一扫过,最后落在秦潭公身上,停下脚站定,喘了口气,看着秦潭公。
  
      秦潭公也看着他,神情平静,不管是先前的指控,还是胡明的出现,情绪都没有变化,不喜不怒不悲不愤。
  
      胡明枯黄的脸上忽的笑了笑,道:“那时候也像现在这样....陛下最后看向秦潭公,秦潭公也是这样的神情....”
  
      面对要亡故驾崩的皇帝,宠臣不喜不怒不悲不愤,真是令人感叹的事。
  
      “总之陛下虽然口不能言,他的意思我们立刻明白了。”陈盛没有感叹这些,道,“他又指了指京城的方向,我就说陛下是要宝璋帝姬为储君吗?陛下就点点头,又拍了拍心口,那是不放心啊,胡学士就补充一句,皇后权同听政直到帝姬成年亲征,陛下就闭上眼了。”
  
      陛下原来是这样,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结束了,十年前的旧事令人好奇,又这么简单。
  
      “王相爷,闾中丞,是不是这样?”陈盛转头问道。
  
      一直安静无声的王烈阳抬起头,神情复杂,眼神幽暗,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一停顿,他道:“是。”
  
      静立在的闾阎也应声是。
  
      陈盛看向秦潭公,道:“秦潭公,你说,陛下伸手指你,是说让你为顾命大臣呢,还是指你是凶手?”
  
      秦潭公道:“相爷真是会编故事。”
  
      “陛下不是病。”胡明道,“是重伤发作。”
  
      殿内的官员们再次骚动。
  
      “当时事急,我们没有多想,事后才觉得事情古怪,但陛下只是指向你却没有做更多的手势,也可见他的英明圣武。”
  
      陈盛接着道,看着秦潭公。
  
      “那时候指出你是凶手,也于事无补,你兵权在握,控制了整个营地,如果撕破脸,不仅陛下没有救,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接下来大周也必然翻天覆地。”
  
      “既然你要伪装,陛下也就伪装,或者伪装原谅你,或者让我们伪装不知晓,我们就将错就错,将你也指为顾命大臣,为了稳住你,安稳朝堂。”
  
      “没想到你竟然不知足,又弑杀皇后和宝璋帝姬。”
  
      “更没想到你竟然还安排了秦贵妃假孕,将我们也欺瞒了过去。”
  
      “秦潭公,你真是狼子野心!”
  
      看着愤怒拔高声音的陈盛,秦潭公笑了,道:“就因为陛下是重伤而亡,你们就要说我是凶手?”视线扫过陈盛王烈阳等人,“你们也说了,陛下是重伤发作,他的重伤是发作,不是新伤,是以前就有的,陛下有重伤在身的事你们也多少知道吧?王相爷?你可知道?”
  
      谁都问他,把他当什么?傻子吗?王烈阳站在一旁眼中闪过一丝冷笑,没错,他王烈阳就是个傻子!
  
      “是,我知道。”他道,“陛下的确有伤在身。”
  
      “这一点太医院医案也有过记录。”闾阎也开口了,道,“陛下大平二年冬,猎苑打猎不小心受了伤,因此有几日早朝都停了。”
  
      殿内响起低低的声音,那是大家回忆起大平二年冬,皇帝自登基以来朝政勤勉,很少不早朝,所以大家都有印象,说是打猎受伤,当时还有老臣御史进言指责陛下耽于玩乐......
  
      原来伤的不轻吗?
  
      打猎重伤?打什么猎能重伤?听得认真的薛青想着,念头闪过眼尾一挑,看到秦潭公的视线看过来,嘴角还浮现一丝笑....笑?笑什么?她看向秦潭公,秦潭公却已经移开了视线,嘴角的浅笑还在,视线在大殿里巡弋,似乎看薛青只是顺便扫过。
  
      “所以怎么就不能是赶路辛苦,天气不好,重伤发作了呢?”他道,视线落在了陈盛身上,“就因为我是武将,陛下受伤,就是我做的?陈相爷,莫须有啊。”
  
      陈盛看着他,道:“不是莫须有,秦潭公,你弑君,弑杀皇后,宝璋帝姬,是有证据的。”
  
      秦潭公道:“证据呢?”抬手环扫,“你的这些...证人吗?”他在你的二字上加重语气。
  
      “不是。”
  
      有声音答道。
  
      “是你的..证人。”
  
      哎?重复的话吗?殿内的官员们微微一怔,而看着陈盛的人们则有些不解,陈盛没有张口啊,不对,这不是陈盛的声音。
  
      有脚步声轻响,声音也再次响起。
  
      “我就是证据。”
  
      这个声音!殿内的视线慌乱一刻,落在走出来的人身上。
  
      人走出来转向秦潭公陈盛,背对着大家。
  
      红袍,揣手握着笏板,肩头有些耸起,这个背影,大家都不陌生,这个声音,大家更是熟悉。
  
      宋元!
  
      是宋元!
  
      殿内轰然。
  
      薛青的视线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就看过去了,看着宋元走出来,看着宋元转过身,看着宋元抬起头看向秦潭公....
  
      薛青心里喊了一句不雅的话,宋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