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 985 糟老头子,坏的很!

985 糟老头子,坏的很!

    关城亦是抬起头,又望了眼仿佛近在咫尺的月亮,轻笑道:“自然还是家里的月亮,更圆些。”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不少和月亮有关的诗词,”方清翰眉毛挑了挑,转过了身,率先向着楼上走去,走了两步,脚下便是一停,开口问道:“床前明月光,上一句是什么来着?”
  
      关城:“……”
  
      好老的套路,正常人谁会问,上一句是什么!
  
      一旁的雷奥哈德眉毛扬起,不动声色的拿出手机查了查,轻咳一声道:“低头思故乡?”
  
      方清翰朝着他笑了笑,毫不吝啬的夸奖了句:“真聪明!那举杯邀明月的上一句呢,又是什么?”
  
      雷奥哈德十分配合的,拿起手机继续搜索,很快得出了答案:“独酌无相亲?”
  
      在他们两个一问一答间,关城慢慢踱步,已经越过这两个家伙,继续朝上走去,方清翰不动声色的瞥了他一眼,咳了咳,又问道:“除这两首诗以外,其实还有一阕词,也非常出名,意境也非常的优美——”
  
      没等方清翰说完,雷奥哈德就口齿清晰的念了起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哈,”方清翰眼中笑意满满:“不错不错,你都学会抢答了。”
  
      雷奥哈德耸了下肩:“不不,我输入明月后,又输入诗词,自动就出现了这个结果。”
  
      方清翰眼角余光瞥到关城已经快要走到了楼梯顶端,呵呵一声:“我们华国的诗词太多了,你就慢慢学吧。”
  
      雷奥哈德眸光闪了闪,诚实的道:“我已经开始学了,而且,为了让我能掌握正确的读音,晗还亲自的为我示范。”
  
      说着,他不动声色的打开了手机上唯一保存的音频,一个清脆悦耳的年轻女孩的声音从他的手机中传了出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两句诗读完,雷奥哈德就第一时间关掉了音频,爱惜的把手机攥在了掌心,仿佛生怕被人偷去!
  
      方清翰脸色铁青,已经登了一半楼梯的关城亦是双眼如电,向下射来!
  
      两个人当然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这音频里的声音,分明就是简晗的声音!
  
      仿佛还嫌这里的战斗气氛不够炽烈,雷奥哈德轻轻笑了起来:“其实我已经能背下来不少华国的古诗词了,只是,你们知道的,女孩子嘛,更喜欢一些比翼双飞类的。”
  
      顿了下,他一往情深的诵道:“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依,短相思兮无穷极!”
  
      在雷奥哈德背到第二首诗的时候,方清翰就直接扭头爬起了楼梯,很快,他追上了前面的关城,两个人双肩交错的瞬间,方清翰狠狠的唾了句:“小人!”
  
      关城十分给力的补了句:“真小人!”
  
      方清翰依然恨意难消,又喷了句:“瓜娃子!”
  
      关城配合的补刀:“真瓜娃子!”
  
      方清翰瞪着关城:“……你是不是傻?!”
  
      关城斜瞥了他一眼:“……你们是不是傻?!”
  
      方清翰瞬间觉得,这两只真是人憎狗厌,怎么看怎么讨厌,亏他刚才还为关城解围,还有那个雷奥哈德,同样讨厌至极!
  
      真是混蛋,怪不得前面那么配合的玩着寻找诗词上句的游戏,原来狗粮在这儿等着呢!
  
      啧啧,这三更半夜都要睡觉了,临睡来了满满的两大口狗粮,估计是不用吃夜宵了!
  
      很快,二楼传来了一前一后巨大的关门声。
  
      “只愿君心似我心——”,雷奥哈德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说实在话,这两只如果不是这么脆弱的落荒而逃的话,恐怕立刻就会发现,他根本背不了几首诗词。
  
      倒不是他有意敷衍,而是他认真研究了一番后,震惊的发现,华国关于爱情的诗词很多,描写也十分的动人,但是,这里面,竟然有百分之九十,都是以悲剧收尾!
  
      像是什么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又或者送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那真是一个比一个惨,就没有个王子和公主,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的大团圆结局。
  
      这让雷奥哈德完全无法忍受,他绝对不接受任何和分手有关的东东!
  
      所以,大海捞针,满打满算,雷奥哈德也就找了七八首寓意美好,又和爱情相关的诗词。
  
      仔细算算,今日可谓是大获全胜,三国杀纸牌的绝地大反攻,和简搭档,演出了一个完美的爱情小短片,吃火锅的时候,不明觉厉的简给他撑的小腰,还有,他给简剥的一百盘的虾仁,做成虾酱,两个人可以在庆祝十年锡婚的时候拿出来,给孩子们吃!
  
      晚上也成功的反击两次,还想拿鬼故事吓唬他,他是被吓大的么?!
  
      雷奥哈德志得意满,双手背在身后,宛如老学究般,慢悠悠的朝着楼上走去,看着楼梯外的月色,甚至还忍不住吟诗一首:“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雷奥哈德一边吟,一边还在心里腹诽,这两个华国来的家伙,看着挺精明,其实都挺傻的,看看他,选的这首诗,月亮有了,相思有了,这才是讨好妹纸的正确途径。
  
      看看那个姓方的选的都什么诗,单身青年空虚寂寞冷到看着月亮都生出幻觉了!
  
      “……还寝梦佳期!梦假期!”雷奥哈德一步三跳,配合口中的诗,十分有节奏的跳上了最后一个台阶,两步走到了中间的卧室前,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心中强大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所谓的表哥,所谓的哥哥,不过如此!
  
      一想到明天,就可以把这两尊哥哥送走,雷奥哈德的心情更好,他哼着小曲冲了个战斗澡,换了身舒服的睡衣,扑到了大床上。
  
      翻来覆去至少一刻钟,却始终无法沉入梦乡,雷奥哈德猛地掀开被子坐起,双眼发直瞪着前方,该死,为什么老是觉得凉风阵阵,一闭上眼,就有个脸上蒙着白布的人影在眼前晃动?!
  
      这两个华国的糟老头子,真是坏的很!
  
      来来,借着这个章节数祝今年高考的妹纸们都心想事成!
  
      周一了,来点推荐票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