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 741 西里尔的共鸣

741 西里尔的共鸣


      看着面前的亚裔少女从最初的慌乱到镇定下来,再到若有所思,三个年轻男人悄无声息的交换了一下视线,心中极是满意,不愧是他们等了几年,才千挑万选出来的女主角。
  
      简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搭档们都这么疯,她也该跟着疯狂一把,反正,不就是同时接了几个角色嘛!
  
      她痛快的点了点头:“好!不过先说好,如果我的表演不能让你们满意,你们就要找其他人来演出其他角色!”
  
      西里尔大笑出声,忍不住上前想要抱一抱这个可爱的亚裔女孩,却被简晗无情的躲开,最后,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当然,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的毕业作品,谁也不会想要搞砸他,是不是?”
  
      他求证的看向了另外两个搭档,这一次,罗伊和瑞安,十分配合的,郑重的点了点头。
  
      简晗素来是个实干派,眼见第一个议题已经成功通过,她立时坐了下来,兴奋的开了口:“你们一定不会想到,我昨天去了哪里!”
  
      这时,西里尔几人才依稀想起,似乎,在女孩今天刚刚抵达活动室的时候,曾经大叫了一句同样的话,只不过当时他们都太兴奋,在三个人的热情进发下,毫无悬念的把女孩的兴奋给碾压了下去。
  
      此时听到简晗提起,不由都颇为给面子的做出了聆听的姿态,西里尔更是饶有兴致的追问了句:“去了哪里?”
  
      简晗目光闪亮,俏脸上神采飞扬,激动的吐出了一串单词:“法国!巴黎!卢浮宫!”
  
      “蒙娜丽莎!”
  
      眼看着西里尔被自己的四个单词一下下炸起,当她说出法国,他坐直了身体,她说到巴黎,他的大半身体,已经扭向了她,卢浮宫从她口中吐出时,他的臀部离开了沙发。
  
      最后,蒙娜丽莎的名字一吐出,他直接从沙发上弹到了她面前,一张白皙的俊脸涨的粉红,双眼放光的盯着简晗,薄唇微颤,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简晗被他的情绪感染,同样从沙发上弹跳而起,俏脸泛红,激动的大叫:“是的!就是她!我看到她了!她本人!不不,是她的画像——”
  
      “你不知道她多美——”
  
      西里尔终于呼吸顺畅,他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简晗的话:“我当然知道她多美!”
  
      简晗惊奇的看着他,双眼的焦点却没有落在他身上,这一刻,她仿佛又回到了初见蒙娜丽莎的那一刻,她双眼痴迷,恍若着魔般呓语:“她真的很美,但是最打动人的,还是她眉间的一抹轻愁——”、
  
      “你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她的忧郁,她唇角的笑又十分真实,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极黑的夜里突然亮起了一抹白光,又或者遍地污泥中开出了一朵雪白的莲花,纯净的让人只想把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简晗瞬间回神,意外的看着准确无误的说出了她心中所想的西里尔,惊诧极了:“是的!就是这种感觉,您也是这样想的吗?”
  
      西里尔少见的一脸严肃,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若无其事的重新坐回到了沙发里。
  
      简晗顿时有些莫名其妙,求助的看向了瑞安,瑞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西里尔,镇定自如的应道:“他虽然大部分时候不是很靠谱,但是一提到他的专业相关——”
  
      简晗猛地想起,海神的三叉戟中,每个人都多才多艺,却也术业有专攻,比如西里尔,擅长的就是摄影和灯光,而绘画,和摄影,又是息息相关的——人们最初用绘画的方式来记录世界,现在,不过改成了摄影机罢了。
  
      她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罗伊,“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探讨一下剧本了。”
  
      之前由罗伊撰写的初版剧本中,设定蒙娜丽莎的丈夫花心而多情,更换了一个又一个情妇,这让她深深的困扰,也是她忧郁的根源。
  
      之后,她的丈夫带来了一个年轻人,让他担任儿子的家庭教师,年轻的家庭教师被美丽的女主人倾倒,开始热情洋溢又不动声色的追求起女主人——夹在书的扉页里的一片玫瑰花,又或者一条刻了她名字的精致手链,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些小小的礼物,为她平凡乏味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但是她表面上,却始终不为所动,让她越来越忧郁的,除了丈夫的花心,还有逐渐长大的儿子的疏远。
  
      直到她生日这一天,她碰巧看到了年轻的家庭教师教导儿子的场面:“去吧,孩子,把这束还沾着晨露的玫瑰,送到你母亲面前,她一定会十分开心的。”
  
      于是,当半大的少年拘谨的,僵硬的,低着头把玫瑰送到母亲面前时,苦守多日却毫无进展的画家,终于抓到了女主人展颜的动人瞬间。
  
      先入为主的剧本内容,让简晗在看到蒙娜丽莎的画像时,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了相关联想。
  
      但是随着观看时间的推移,她却觉得,这样的故事,太肤浅了。
  
      无论是她丈夫的背离,还是儿子的疏远,都流于表面,她的忧郁那么深沉,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染黑,绝非这样简单的事件就能堆砌而成。
  
      那么,是什么让她如此忧郁?又是什么让她展颜一笑?
  
      “她这个年龄的妇人,丈夫的花心不是一天两天,虽然会让她难堪,却绝对不会让她如此忧郁——”简晗细致的陈述着自己的理由。
  
      “如果不是她的丈夫,那又是什么呢?!”罗伊锐利的目光笔直的刺向了她——毫无疑问,正如西里尔谈及自己的领域会变的格外认真,罗伊同样因为简晗挑衅了他作为编剧的权威,而变的满腔恼怒。
  
      简晗坦然回视,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她的儿子!”
  
      顿了下,她认真的补充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在她心里,配偶的地位也许会高于子女,但是前提,绝对包含了这个配偶没有出轨。”
  
      “出轨的丈夫的分量,永远比不上儿子在她心中的分量!”
  
      罗伊怒极反笑,甚至对简晗用上了敬语:“如果我没记错,刚刚您也否定了这一点,否定了她因为儿子的疏远而变的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