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 080 两个臭不要脸的

080 两个臭不要脸的



    冬天来临,一片冰天雪地,二人穿着镶着毛边的锦色棉衣一起出了门,冬靴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韩湘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我们来堆雪人吧!看谁堆的快!”

    韩湘手脚麻利,很快团了两个大雪团子,往一起一摞,一个雪人的身体就堆了出来,“你喜欢什么样的鼻子,红萝卜还是青椒要不我给你切半个西红柿再配上两把蒲扇,还有现成的钉耙,就唤你一声天蓬元帅如何”

    她话音未落,在一旁的方清翰无语的注视下,韩湘眼睁睁的看着小一些的雪团干脆利落的从大雪团上滚了下来。

    这话唠女主,简直是天憎人厌。

    冬去春来,二人感情渐浓,这一日,又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韩湘捉着他亲手制作的蝴蝶风筝在绿色草坪上奔跑,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不断响起,她奔跑一阵,兜了个圈子又回到了他身边,脸颊红红,气喘吁吁。

    他掏出帕子,一脸温柔的为满头大汗的她擦拭着额头,韩湘歪着头,两眼放亮的看着他,忍不住脱口而出:“方生!我很快活!”

    方生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写满了疑惑,不解的看向了她,韩湘笑的双眼弯起,捉住他的右手,认认真真的写了下来——方生,我很快活!

    方生眨了眨眼,反手捉住了韩湘的右手,一笔一划的写道——我也很快活。

    韩湘心中欢喜,拽着风筝风一样的跑开,转眼又跑了回来,十分认真的看着他:“方生,你可有什么愿望?”

    方生微微一怔,脸上流露出几分落寞,摆了摆手,韩湘眼睛睁圆,并不肯轻易的放过他:“告诉我告诉我!”

    方生被她缠的无法,只得在她掌心一个字一个字的写道——我只想听一听你的声音。

    我只想听一听你的声音。

    韩湘一字一顿的读完他写在自己掌心的字,心中仿若炸开了一个响雷,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笑的温柔无比的清俊少年,登时痴了。

    夜深人静,木屋的柴门被轻轻打开,韩湘手挽竹筐,悄无声息的向着密林深处行去,最后在一棵三人方能环抱的老树前停下了脚步。

    把竹筐里事先备下的祭品一一取出,韩湘认真的祷告,上一次,她就是在这里许愿,愿得一有心人,可以终日听她絮叨而永不烦倦,结果隔日就心想事成,拣了方生回来。

    冥冥中,一个苍老的声音远在天边又近在耳边的响了起来:“为了让他恢复听力,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韩湘又惊又喜的抬起头,盯着面前的老树,虔诚的连连点头:“愿意愿意的,什么都愿意!”

    天地间,悠悠一声长叹,仿佛连神佛也不愿意继续下去,半晌方道:“如果代价,是你永远都不能再开口说话呢?”

    让一个连草木都可以当做说话对象的话唠,从此不再说话——

    韩湘惊的连退数步,一张俏脸上几度变色,他唯一的心愿是听到她的声音,可若是她不能说话了,他却恢复了听力——

    他将体悟到晨间被鸟儿的欢唱叫醒的乐趣,听到雨打芭蕉的美妙声音——

    最后,她满脑子只剩下了他恢复听力这一个闪闪发光的念头,她苍白的俏脸上挣扎之色尽散,彻底的下了决心,“我愿意,用我的声音,换他的听力!”

    韩湘提着竹筐,慢吞吞的回到了家中,方生一脸惊喜的迎了出来,他捉住她的双手,拢在自己的耳后,满怀期望的看着她的唇。

    韩湘又惊又喜,嘴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一片寂静中,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远处鸟儿的鸣叫,藏在泥塘里的青蛙咕咕的叫声,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被放大了无数倍,映的画面中间默默无言的二人越发悲怆。

    韩湘不再开口,方生也只是恢复了听力,两个人的生活被安静完全占据,小草见到韩湘不再趴伏,大树也不再拜倒,一切都似乎变的正常起来,她脸上的笑容却渐渐减少,他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转眼到了秋天,草木干枯,韩湘决定,再去一次树林深处,问一问老树,她以后,真的不能再说话了么?

    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她。

    韩湘失魂落魄的往回走,还没到家,远远的看到一片火光烧红了半边天,她震惊之下,丢掉了手里的竹筐,拼命的朝着木屋跑去。

    即将坍塌的木屋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韩湘再也控制不住,尖锐的声音划破了长空:“方生!”

    声音一出口,她的身体骤然一轻,韩湘惊恐的发现,自己正一点点的变的透明。

    下一刻,她猛地抬头看向了在火中挣扎的方生,一咬牙,毅然决然的冲了进去。

    天地间一声长叹,一个声音悠悠响起:“痴儿——”

    接着一根手指从天际出现,充斥了整个视野,直接点在了全身都已经变的半透明的韩湘头上。

    昏迷前,韩湘隐约听到了另外一个男声伴随着哈哈大笑响了起来:“哈哈,龙君,你输了!”

    再次醒来的韩湘,已经身在仙境,烟云缥缈,亭台楼阁,皆是金雕玉砌,又有仙禽瑞兽穿梭其中,俨然一派仙家景象。

    昏迷前听到的那个带笑的男声在耳边突兀的响了起来:“莺歌,你可都想起来了?”

    韩湘一身霓裳羽衣,眉目又精致了几分,目光清冷的看了一眼面前一身白衣玉冠的仙君,恨恨的转过了头。

    原来她本是仙君养的一只七色鹦鹉,开了灵智以后,终日絮絮叨叨停不下嘴,引得仙君烦躁,忍不住向着来访的龙君抱怨,龙君遂与他打了个赌,赌自己能让莺歌闭嘴。

    为了赢得赌注,尊贵的龙君大人不惜亲自化作一个凡人男子,陪她粗茶淡饭,玩起了过家家的把戏,同样尊贵的仙君大人眼见败局已定,为了反败为胜,恬不知耻的对她施了幻术,引得她到底还是毁诺开声。

    呸,两个臭不要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