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六章 不一样的纨绔子弟

第十六章 不一样的纨绔子弟

    翘首以待的人们终于等来第一辆车,几乎以极限速度奔驰而来的车子灯光在远处拉出一道长长的幻影,顿时引发一阵欢呼声。

    当叶无道将所有人甩在身后第一个以遥遥领先的绝对王者姿态到达起点线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叹这个怪物,原先被认为极限速度行驶跑出来的十六分钟二十秒的纪录竟然被他足足向前推了近两分钟!

    叶无道单脚踩地,扬起高傲的头颅,不屑的望着那些为他欢呼的观众,当他的视线和那个冷峻青年身边的女孩接触时,勾起一个暧昧的微笑,但是他并没有在她身上过多停留,因为他发现几道不同寻常的眼神,一个当然是那个看人和看狗没有两样的靠在宾利轿车上的青年,还有一道是那个异常冷静的女孩,那眼神冰冷似乎想看穿人的本质。

    叶无道收敛那浑然而生的皇者气息,温柔至极的将坐在后面的慕容雪痕轻轻抱下来,在被风吹冻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帮她揉着冰凉的小手,道:“吓坏了没有?”

    慕容雪痕甜笑着摇摇头,在数百人瞩目下勾住叶无道的脖子投下深深眷恋的一吻。

    “我送你去机场,我已经让他们在那里等你了。”叶无道不理会众人的诧异钻入玛莎拉蒂,身体已经渐渐暖和的慕容雪痕抱住叶无道,兴奋道:“无道,好喜欢你一个一个把他们超越再远远抛在后面的感觉,雪痕就像在飞,好几次雪痕真的好紧张,都不敢看了,赶紧闭起眼睛,以后雪痕还要坐无道的摩托车,咯咯……”

    “整个世界只有我知道古典婉约的慕容雪痕其实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叶无道笑道。

    “无道,雪痕演奏的时候你一定要听哦,否则雪痕会伤心的!”慕容雪痕一想到马上要离开刚刚见面的心爱男人,眼泪又开始蓄积。

    “会的!”叶无道眼睛正视前方,流露出一抹莫名的黯然,道:“你不想问我这三年去了哪里吗?”

    慕容雪痕摇摇头,“有一天,无道想告诉雪痕的时候,雪痕自然会知道的。”

    叶无道轻轻叹了一口气,将慕容雪痕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来到机场,叶家的私人飞机就停在那里,在叶无道怀里留恋不肯走的慕容雪痕几次想让叶无道留下自己,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和叶无道一个几乎要窒息的长吻后依依不舍的走向梯子,一步三回首,那回眸的风情,只有叶无道一个人能够体会。

    独自坐在车子里,仿佛残留着佳人的香味,叶无道静静坐在那里抽了一根烟,手机响起,但是他却久久没有动静,感受着慕容雪痕的每一个笑每一个哭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用三年的时间来忘却爱情,最后还是身不由己的沦陷!爷爷说得对,我注定要成为但是又注定成不了绝情的人,既然不能忘情,那就任情吧,除了雪痕,我不再有任何破绽!”

    太上忘情,其次任情,最下矫情!

    叶无道戴上眼镜,终于接起电话,随着对方的讲述他始终平静的神色渐渐流露难得的兴奋,“确定吗?”对方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叶无道有一种仰天大笑的冲动,心中因为慕容雪痕离去的郁闷一吐而空。

    他没有开车回家,而是直接到蔡羽绾的公寓,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蔡羽绾穿着一件天蓝色宽松羊毛上衣,马海毛的蓬松与紧身的短裙勾勒出优美的诱人线条,斜敞的领口流露个人妩媚却不放荡的风格。

    她正神情落寞的站在窗前,仰望着天空,那消瘦的背影让人心痛。并没有发现叶无道这个昨天夺取她贞操的混蛋已经站在她身后。

    “是集团的发展遇到瓶颈了吗?不妨说出来听听,也许我可以提点建议。就算我帮不到什么忙,说出来心里总会好受点。”叶无道将外套轻轻给她穿上,走到橱窗钱拿出一瓶产自波尔山庄的葡萄酒,倒了两杯。

    蔡羽绾羽一听到叶无道的声音马上转身充满敌意和怯意的望着他,发现自己身上叶无道的外套,狠狠扔到地上,道:“假如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你出去!”

    叶无道黑眸眯起,托着酒杯走到她面前,低声道:“似乎你忘记了你的承诺,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认为我来这里还需要你批准吗,被男人宠坏的女人?”

    蔡羽绾不敢正视那深邃的眼眸,恨不做声,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害怕这个高深莫测的大坏蛋干出什么有违常理的事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是今天早上还吃过他的大亏,她怎么能不戒备,虽然她心里知道那并没有用。

    叶无道笑着一耸肩,坦然的坐到沙发上,凝视着杯中的红酒,渐渐收起那份轻浮,淡淡道:“飞凤集团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三年来始终无法突破省际经济壁垒,在本省原地徘徊,无法在全国打开局面,这不是经营和管理层面的问题,而是公关能力过于薄弱!也不能怪你,清高的你怎么可能愿意和那些满脸横肉酒气熏天的款哥色狼很好交际,最重要的是你爸爸的势力范围在本省已经是极限,在外省没有必要给你这个面子,寻找不到突破口那只能龟缩在一省的狭窄空间求生存!而且你们的管理人才没有很好适应外界土壤的能力,侥幸在外地占有一席之地,最终还是惨淡收场,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在外地的七家酒店全部是集体亏损,造成一个不小的经济黑洞,要不是你果断撤出那些市场,恐怕飞凤早就被拖垮了。”

    不理会蔡羽绾的震惊,叶无道继续道:“而且近来似乎烦心的事情不少,先是发现有人在你的酒店内贩毒,紧接着又是大规模的卖淫,这对飞凤集团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还有几起火灾要不是安全设完善,恐怕早就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了!我想你也清楚,那么明显的人为纵火为什么还是会被说成是管理不善!”

    蔡羽绾的眼神愈加黯淡,接下来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情,恐怕自己的高层经理被人恐吓这些事情他也知道了吧,在灰心的同时,被他知道一切的她竟然有一种莫名的轻松。

    “看来这次你的对手来头不小,竟然连你当省政协主任的爸爸也不放在眼里,也难怪,今年再过一段时间你爸爸就要退休了吧?”叶无道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笑意邪魅。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这么多年来我都熬过来了,就算他们直接把矛头对向我,我蔡羽绾也不会有丝毫的退让!”

    “其实一个女人不用这样的。”叶无道望着那张倔强的绝美容颜轻声叹道。他走过去捡起地上的外套再一次给蔡羽绾穿上,将酒杯放到她冰冷的小手里,“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一个男人出面的!”

    叶无道出乎她意料的将钥匙放在桌上,向门口走去,不回头淡淡道:“这件事情我会在三天之内用我的方式帮你解决。天气转凉了,发呆的时候最好多穿一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