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五章 太子

第十五章 太子

    叶无道脱掉外套站在窗口,庞大的信息量在他脑海中分析解构,最后寻求细微的共同点重新组合,拥有惊人记忆力的他终于开始运用这笔财富。

    现在的太子党主要核心人员都不在这里,李玄黄已经在麻省理工大学,他令人震撼的新原子学理论已经展开研究,薛雍炎在英国剑桥大学,戴计成、张布史和费廉三人共同则在f省拓展势力。

    萧破军则有一笔生意要和邻市的仙剑堂要谈,并没有在市区。这次战魂堂的去了一百多号人,生意是那种谈妥则相安无事谈不妥则刀枪相见。

    可以说在现在这个市的太子党真正的核心人物没有,但是绝对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轻易挑衅,因为太子党的第二批领导人已经迅速成长,独当一面的除了实力惊人的“狼王”和“凤凰”,还有被誉为“南方三少帅”之一的林傲沧,以及以他为核心的一大批青少年才俊,敢说要不是叶无道率先组建太子党,另一个“太子党”很快就会成型。

    叶无道将太子党主要的新成员资料全部仔细浏览了一遍,一丝忧虑浮上心头,点上一根烟,凝视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吴暖月已经随父母在三年前到英国去,留给自己一封信和一个手镯。

    电脑的信箱里全是她的邮件,这证明她没有让叶无道失望。

    燕清舞好像在清华大学,成为这所代表中国大学最高成就的学府的新校花,用两年的时间她便修完所有学分,开始进行她的专项研究。

    追她的人加起来的规模应该足以和太子党媲美了吧,不知道有没有令她心动的男人,在人才济济的清华大学在广博的北京总会有她想要的类型,叶无道泛起一个自嘲的微笑,只可惜太远了。

    突然一个柔软的身体从后面靠向叶无道,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轻声道:“无道,你抽烟的姿势变得更加落寞了,是慕容雪痕不好,以后慕容雪痕一定时时刻刻陪在无道身边,不让无道寂寞。”

    “雪痕,明天你还要在美国纽约进行全球演出的第二场个人演出吧?半年后终点站在中国的演出一定会成为今年大陆最豪华的音乐盛宴,我还不知道原来雪痕已经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了,看来以后让雪痕签名拿出去买都可以养家糊口了。”叶无道身上的落寞孤寂气息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再熟悉不过的轻佻。

    “人家才不知道什么环球演出!”

    慕容雪痕将小脸紧紧贴在叶无道的后背,嘟着小嘴道。

    叶无道转过身捧起那张噘着嘴的可爱小脸,没有想到她也有任性的一面,弯下身子凝视着那对水晶般迷人的眼眸,笑道:“原来三年来雪痕变得不听话了啊!都说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看来以前雪痕那么乖是因为有我这个‘善人’的缘故啊!”

    “嗯,没有无道雪痕就会变坏变得不乖的,所以无道不要赶雪痕走,雪痕才不要为整个世界演奏,雪痕只要无道一个人听就行了!”

    慕容雪痕环住叶无道的脖子,脉脉含情,似海的深情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疯狂。

    “乖,雪痕,我喜欢你站在世界的舞台上用音乐表达对我的爱情,喜欢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为你疯狂,喜欢你用音乐征服整个世界,你的荣耀就是无道的荣耀!”叶无道吻了一下玫瑰花般诱人的唇瓣。

    “雪痕听无道的。”慕容雪痕依偎在他的怀里痴迷道。

    突然叶无道拉着她跑出房间,不准保镖跟随开着那辆玛莎拉蒂冲出车库,叶无道刮了一下迷惑的慕容雪痕鼻子,笑道:“还记得我们上次在市南区看到的地下赛车吗?那个时候我还只能陪你一起看,今天不一样了!”

    慕容雪痕看着那张愈发自信的脸,心道,其实你只要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来到南区的一个街口,人山人海,停满了各色的车子,其中不乏奔驰宝马这些高档车,因为这里的赛事吸引的都是一些白领阶层的中青年和一些钱多得花不掉的富家子弟,更多就是那些小混混了。

    今天有一场摩托车赛,据说还有几位顶级的车手会参加,有香港地下赛车的上届车王,还有一个欧洲的车神级别的人物,所以今天来的人特别多,赢得赛事的人将获得一万美元之多,当然参加比赛的要交一千人民币。

    密密麻麻的摩托车挤在赛道上,其中前面的两个尤为引人注目,当然除了顶级的摩托车,还有他们的气势。两边呐喊的人几乎陷入疯狂状态,叶无道拉着慕容雪痕跑到最后,扔给一个家伙一大叠钱,把他推下车,小心地给慕容雪痕戴上安全帽,但是慕容雪痕摇摇头,摘下安全帽扔在地上,紧紧搂着叶无道的腰,“无道,我相信你。”

    等到所有的车子冲了出去好久,叶无道才嚣张的启动,动作优美而专业,并不出众的车子在他手里仿佛拥有了灵性,许多内行眼睛一亮,紧紧看着那道风驰电掣的车子留下的如梦幻般的灯影,大惊之下纷纷询问这匹黑马到底是谁,但答案都是不认识。

    显得格外清静的区域停着一辆豪华的宾利轿车,一个冷峻的高傲青年斜靠在车头,双手环胸,一勾手,后面一个黑衣彪悍壮汉走向前恭敬的站在他身边,青年淡淡道:“去查查看,那一路的,能为我所用最好。”

    凶悍的黑衣人恭敬的走回去,没有丝毫的大意。青年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奔放的车影,看看身边的女孩子,关心道:“冷吗?”长发女孩子没有作声,当她第一眼看到叶无道的时候,眼睛就红了,尤其是那个倾城风华的女孩子搂住他腰的时候,美丽的眸子悄悄充满了晶莹的泪水。

    盈水秋眸望穿秋水,那是怎样的一种感人思恋?

    “不冷。”女孩子柔声道,望着叶无道车子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

    一群格外引人瞩目的女孩子正在一旁有说有笑,因为她们漂亮,因为她们的车子都是上百万的跑车,还因为她们的周围有几个太子党的大佬级人物,没有人敢接近。

    “查出他是谁了。”其中一辆迈巴赫里坐着一位冷艳的美女,膝盖上放着一部小巧的计算机,屏幕在空中形成,没有人敢相信穿着时尚而典雅的她竟然会和黑社会的人在一起,看到资料,惊道:“是他?”

    两个漂亮高挑的女孩子蹦蹦跳跳到车窗,一个清秀女孩张大眼睛问道:“是谁,好帅哦,我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他眼神的忧郁,那中世纪贵族的气质和古代王者的气势完美结合,简直就是太完美了!”

    另一个稍丰腴的女孩子道:“大姐,你不知道那个女孩子真的很有气质,连我都有点喜欢她了呢!”

    “白痴,连慕容雪痕都不认识!比真正的公主还公主的人会没有气质吗!”车子里的女孩淡淡道。

    不理会两个目瞪口呆恍然大悟的女孩,她走出车子,等待那个具有传奇色彩的男人第一个冲过终点线,他如果输了,眼高于顶的她是不会承认他的。

    那两个女孩愣了一阵子发出恐怖的尖叫,“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