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二章 男儿有泪为卿弹

第十二章 男儿有泪为卿弹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蔡羽绾保留了二十七年的贞操成为叶无道花花公子生涯的一抹色彩绝美的重笔,也许现在是当局者迷,但是时间会给满腔恨意的省花一个出人意外的答案。

    蔡羽绾全身酥软缓缓醒来,发现那对凝固着太多感情的黑色眸子正凝视着自己,撇过头不看叶无道那即使现在已经不再锋锐而是柔和的眼神,一半是恨意,一半是害羞,自己完璧的身体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不知道被他亵玩了几遍,所有令人害羞的部位这个淫贼都没有放过。

    叶无道轻轻一笑,起身将她温柔的抱起,蔡羽绾微微一皱眉,叶无道在她眉头上投下轻柔的一吻,“不是你太迷人的话,我不会要你这么多次的。今天就好好在家休息吧,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今天中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我不能缺席,而且下午还有一个剪彩仪式。”蔡羽绾略微不满的皱眉道。

    “不准去,这是我说的,虽然我丝毫不不介意自己的女人有自己的事业,但前提是不能以身体为代价!我不想面对一个多早衰老的女人。”叶无道抱着她朝浴室走去,不给蔡羽绾任何

    蔡羽绾偷偷嘟着小嘴,这么多年来自己何曾因为生病而没有去公司,何曾给过自己一天休息的时间,作为一名女性,要想统御一帮具有真实才华的男人谈何容易,看来自己以后要因为这个坏蛋而产生很多第一次了。

    比如,现在自己极力反对但是毫无作用的第一次鸳鸯浴……

    将蔡羽绾送回她的公寓,理所当然的要了她的房子钥匙,顺便借用了她的那辆保时捷,车子里的饰品让他哑然一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借他车时有点犹豫的原因了,时努比、伽菲猫各种可爱的小玩艺塞满了超眩的车子,看来刚才不让他进屋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了。

    开车的时候叶无道打电话给她说了一大通注意事项,什么不准加班不准熬夜不准随便解决吃饭问题之类的,上天好不容易给了这么一个美人,不好好保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刚想偷偷出门参加会议的蔡羽绾在电话那头嘟着嘴听完叶无道的长篇大论,不停的骂叶无道狡猾,竟然用打电话到她卧室来确定她是否在家这种卑鄙的手段。

    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后竟然真的没有出门,老老实实的抱着一个大娃娃坐在床上自言自语。

    叶无道驱车回到自己家的别墅前,先在车里抽了一根烟,眼神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现在的他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摘掉眼镜走下车,轻轻按下门铃,嘴角的笑意温暖而醉人,有着和这个清冷季节不符的暖意。

    当门打开,是妈妈那张布满泪痕的绝美容颜,美眸有着彻骨的深情,有自己儿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有三年来第一次见到儿子的激动,有三年来无法疼爱自己儿子的辛酸……

    “妈,无道回来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了。”叶无道红着眼睛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无道真的长大了,妈妈也老了,都快认不出来了。”杨凝冰将叶无道紧紧搂在怀里。

    门口的杨宁素和叶河图同样是泪水盈眶,杨凝冰这个坚强的“冰山女神”最后越哭越大声,让叶无道始料不及,不是女人不是母亲的他再怎么聪明也不能感受身为人母的想法。

    杨宁素刻意压制的感情也终于爆发,从叶无道身后抱住这个自己最重视最在意的亲人,其实昨天在坐上叶无道车子的时候,她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和姐姐苦苦等了一个晚上,等的都快发疯了。

    在客厅,杨凝冰和杨宁素两个绝色美女不停的用纸巾,叶河图喝着叶无道送给他的极品铁观音,一脸惬意,给了一个你自己搞定的眼神。

    在叶无道“连哄带骗花言巧语”下两个倾国美人总算止住了哭,当然叶无道也换来一顿身边杨宁素痛扁的惨痛代价,原本清冷的家一下子因为叶无道的到来充满生机。

    “雪痕呢?”叶无道想到那个清灵绝俗的身影,问得有些忐忑,有些期待。

    “你走后,她每次走到你门口就会哭,每次进到你屋子就会偷偷流泪发呆,一定要我们叫她才肯出来,每次我们不小心谈到你她就会跑到自己房间不让我们进去,后来我们怕她出事,就把她送到你爷爷那里去了,听说你回来,她马上就动身赶来了,等一下你去接她吧,一点半到。这么傻的孩子,傻的令人心疼!真不知道你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杨凝冰一想到那个憔悴消瘦的孩子,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

    叶无道心一酸,嘴角的微笑愈加醉人,黑色长眸流露出魅惑的沧桑,“因为雪痕是我的女人,上辈子是,这一生是,下辈子还是,那是我们约定好了的。”

    杨宁素微微一呆,黯然的低下头,眼泪也止不住滑落脸颊,轻轻抓住叶无道的手。

    开着那辆玛莎拉蒂quattroporte,叶无道咬紧嘴唇,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的情愫,前面回到房间看到那本以前慕容雪痕死活不肯给自己看的粉色日记本,坐在窗边捧着那份代表十年青涩和甜蜜记忆的日记,看着桌子上满满的千纸鹤和整整九瓶幸运星,他发现自己都有些不能承受这份凝重几乎无法流溢的深情。

    以前每次慕容雪痕小心的提到婚姻的话题时,叶无道总是会刻意的回避,因为在他看来婚姻就是埋葬爱情的坟墓,在爱情和婚姻之间,他还是选择前者。

    日记的第一页记载着“雪痕必须要做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我失去所有记忆,也要记住叶无道;

    深深爱着叶无道,比爱自己还爱;

    偷偷用一次他的牙刷,如果他不生气,可以多用几次;

    弹奏自己谱写的曲子给他一个人听;

    ……

    嫁给叶无道,给他生一对可爱的儿女,女儿要比自己要漂亮,儿子像他就行了;

    慢慢看着无道变老,然后一起等流星,许一个不告诉他的秘密愿望;

    一定要比无道后离开这个世界,这样自己死的时候叶无道就不会伤心,而只是开心的在天堂或者他一直说的地狱等她;

    ……

    最后一句是,

    如果这辈子不能实现这些愿望,那就留到下辈子。

    ……

    随便将车停在路边,他静静靠在栏杆上,抽烟,眯眼,身上的优雅气质如延续数百年的贵族,但是又颓废如遗落在人间的堕落天使。

    他用颓废中的优雅,从容中的**,不动声色的完成绝对“金粉式”的精神诱惑,女人,尤其是成熟的女人纷纷将视线投注在这个迷人的青年身上,但是后者暧昧中的清冷又让她们知难而退。

    当原本沸腾的机场奇迹般瞬间宁静的时候,他仿佛已经等待了千年之久的那个倾城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的视线,那一刻,他已经凝固如冰的心渐渐开始融化,眼角不由自主的湿润。

    整个机场悄无声响,安静感染了每一个人。因为他们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清澈典雅如曹植《洛神赋》那个“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那个“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女神。

    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不食人间烟火吗,会如此灵慧玉润吗?

    所有人都痴呆着望着那个仿佛从古代仕女图里走出姗姗而来的女孩,目不转睛,很多是原本迎接一位韩国超级偶想巨星的记者和粉丝们都把照相机对向她。

    叶无道张开双手,他要拥抱整个世界,她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任其眼角的泪水轻轻滑落,既然拥有了整个世界,何必在乎这点无谓的尊严。

    慕容雪痕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一直就卓而不凡的身影,只是更加修长挺拔了,更加邪美寐惑了,那种无法掩饰的皇者之气让他显得与世隔离。

    他真的是那个第一眼就霸道宣布自己是他女人的人,是那个自己每次想起父母偷偷哭泣就会陪在自己身边人,是那个说要驾着整整一马车玫瑰花来向自己求婚的人,是那个答应和自己在世界上最美丽的教堂结婚的人,是那个答应自己老了以后也要

    终有一天,世界会匍匐在他的脚下,那一天,他会记得渺小的自己吗。

    泪流满面的慕容雪痕不顾旁人的惊骇和震撼跑向那个每天都会梦到青年,冲入他更加温暖的怀抱,一声声的“无道”叫得令人心痛,很多人都被她自然流露的刻骨铭心感情感动的流泪,一对原先还在吵架的情侣看见慕容雪痕的举动后,女人流着眼泪主动偎在男人的怀里。

    “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带你去世界上最美丽的教堂!”叶无道在她耳边低诉道,黑眸里的泪水流到微微翘起悬挂着快乐的嘴角,整个人温暖而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