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章 男人犯错,女人补偿

第十章 男人犯错,女人补偿

    电梯里,叶无道突然想到韩剧《b型男友》里的那个经典动作,站在龙玥身后拉着她的小手放在玻璃壁上,当随着电梯的上升龙玥看着自己好像真的飞起来的时候,雀跃不已。

    叶无道望着并不璀璨的星空和灯火通明的现代城市,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悲哀,有一种要发泄的冲动。

    叶无道将她拉过身猛的吻住那张湿润的樱桃小嘴,一只手解开她的领口的扣子,另一只手肆意游走,刚开始龙玥还有些犹豫,但是很快就主动配合叶无道近乎粗鲁的动作,痴迷道:“少主,玥儿好喜欢你,好喜欢,比喜欢姐姐还要喜欢,少主要玥儿做什么事情都行!”

    叶无道往后靠在玻璃壁上,双手插进裤袋,任由龙玥用那丁香小舌细细亲吻自己,细眯的黑色长眸闪烁着不为人知的光芒,好像刚才的冲动都被他完全压制。叶无道微微皱眉,他对于刚才情绪波动十分不满,对于情绪的绝对控制是作为一名杀手或者政客、顶级商人必需的,轻易的情感波动都是不成熟的表现。

    突然电梯里走进一位十分时尚的女人,一身法兰绒v领上衣配上雪白胸前的古埃及风格项链,丝袜和秀气的蕾丝鞋,寂寞而优柔,女人味十足。尤其是嘴角的那颗美人痣将她衬托出几分入骨的妩媚。当她走进电梯看到叶无道和龙玥这火爆的一幕时,俏脸不禁一红,站在电梯的角落转过头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脸上的浅浅的红晕为她平添几分可爱。

    当她一踏进电梯,龙玥的眼神就变了,温柔中带着一丝顶级杀手的杀气,动作有了一瞬间不自然的停滞,叶无道拍拍她的头,示意继续。

    叶无道用眼神强奸那位容貌几乎不下于小姨和妈妈的女人,和拥有绝对完美比例的小姨相比,这个女人的身材稍稍差了一筹,因为最多只有一米六五的她限制了女人身体这件“艺术品”的想象空间,而论脸蛋,她又要比妈妈的清冷空灵、慕容雪痕的精致绝伦和燕清舞的风华绝代逊色一分,但总的来说绝对是算得上极品的女人,特别是那份骨子里的柔弱让人倍生怜爱。

    注意到叶无道极具侵略性的视线,女人稍稍感到一丝不自在,手不由自主的提了提不算高的衣领。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叶无道轻轻一笑,看着这个可以归纳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范围的美女,没有丝毫的收敛。

    叶无道要去的第二十层很快就到了,叶无道搂着龙玥的小蛮腰嘴角噙着醉人的微笑走出电梯,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叶无道回头勾起一个坏笑,那个女人愣了一下。

    在龙玥的指引下叶无道来到一个房间,看到一个青年斜靠在门口抽烟,竟然就是前面在天涯皇家大酒店里的那个冷峻青年,也就是追求杨宁素的那个公子哥的“狐朋狗友”,只是此时的他更加冷漠。

    见到叶无道他马上扔掉烟恭敬道:“太子!”

    “是你告诉我他要对我不利的吧?你在太子党里应该是星组的会员吧,这次会给你记功,以后他将成为我们太子党的摇钱树之一,就由你来操纵这个傀儡吧。”

    叶无道行事的果断那个青年原本的轻视马上消失,微微躬身道:“我叫颜渊,毕业于复旦大学,在父亲的企业担任首席ceo,现在是太子党星组的白银会员,因为业务上的需要与这个垃圾混在一起,他见到太子和杨宁素在一起便想教训一下太子。”

    “你先回去吧,你目前还是不要和那个垃圾撕破脸,狗急了还会跳墙,不要把他逼得太急,这种没有理智的家伙很容易干出一些冲动的事情,以后你就是星组黄金级会员了。”

    “谢谢太子!”颜渊感激道。叶无道微微一笑,推门而进。

    极为宽敞的房间里面有四个人,三男一女,女的姿色不错,打扮入时,一袭价值不菲的金色徽图案丝棉长礼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的体现出来,有几分诱惑男人犯罪的本钱。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坐在窗边的檀木椅上,托着一杯红酒,冷冷注视着床上的两个人,两个男人!两个男人,在床上能干什么?当然不会是好事,高大魁梧的龙五正在穿衣服,对着那个不敢置信的女人狰狞道:“怎么,男人被玩了,不高兴?要不是少主让我不要动你,现在你已经**斯五次了,真不知道是你的幸运还是悲哀!”

    床上的那个男人两眼呆滞,死死盯着天花板,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被一个男人干,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见到叶无道走进来,龙五和龙六两人赶紧起身道:“少主!”

    叶无道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床上那个一丝不挂的男子淡淡道:“你不是要追杨宁素吗?不是要找人教训我吗?不自量力的家伙,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是不是够资本和本太子斗!龙五,他女人好像还不错,当着他的面来一场现场版的激情戏!”

    那女人吓得往角落退去,紧紧抓住自己的衣领,楚楚动人别有韵味。

    龙五狞笑着走向惊惶失措满脸泪水的可人,似乎很喜欢这种让猎物恐惧的快感,一个箭步到那个女人跟前,毫不怜香惜玉的撕开那件金色长礼裙,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衣,雪白的一片,女人死死护住自己的胸部。

    “见惯温柔总有点视觉疲劳,来点新鲜刺激的感官冲击对身体是有好处的,温柔就由我一个人来好了。”叶无道优雅的抿了一口酒,漾起一个如同杯中红酒一样醇的微笑。

    龙玥闪过一抹轻微的怜悯,但是看到少主叶无道恶魔般的笑容,仅有的一点点怜悯马上不存在。

    床上的男人发疯一样的冲向叶无道这个“罪魁祸首”,但是被龙玥一个干净利落的侧踢飞回床上,叶无道淡淡一笑,把身前的龙玥轻轻搂入怀中,将酒喂入龙玥的嘴巴。

    将苦苦挣扎的女人拥在怀里的龙五见他还敢反抗少主的威严,将女人身上的衣服全部扒下后朝他狠狠道:“怎么,不想活了,你这种垃圾敢惹少主,看样子刚才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男人见到龙五眼中交织着痛苦和仇恨,但是最多的还是畏惧。

    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敲门声。叶无道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轻轻放开龙玥,后者瞬间移到门后,手里的瑞士生产军用匕首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男子无力的喊道:“是我姐姐,不要伤害她!”叶无道嘴角的阴险笑意让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不会轻松。

    进来时龙玥带来刚才电梯里那位大美女,见到这副场景,有看见弟弟**身躯和女人**的羞色,还有看到叶无道的诧异,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对于架在脖子上的匕首毫不在意,平静道:“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叶无道心中暗赞一声,看来她不是那种只能放在男人卧室的花瓶,此时她先天的柔弱加上坚强的气质更加显得与众不同,优弱的外表下竟然蕴含着冰冷的高傲。

    “你弟弟应该死,你给我一个他不死的理由。”叶无道将酒一饮而尽,说不出的颓废,凌乱的长发将他的骨子里的放浪形骸绝妙阐释,但是精致的金边眼镜却赋予叶无道正统的儒雅学者气质。

    俊雅的外衣为本质为魔鬼的他平添一份神秘色彩,加上偶尔流露出的迷离布满伤痕的眼神,简直就是女人的杀手,那个原本被龙五扒光衣服坐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女人看着看着竟然痴了。

    “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只要我做得到!”此时的她竟然有一种圣洁的气质,优雅不失高贵,像女神般不可侵犯。

    这让叶无道想起一个女人,一个同样有着圣洁外衣的女人,眼中瞬间的悲哀让人震撼,整个人以前的那种锋利尖锐的王者气质也在瞬间消失,但是只有几秒钟的事情,很快他嘴角的笑意更加冰冷,眼神更添加了不屑的意味。

    那抹最深沉的悲哀没有逃过那个女人的眼眸,她发现自己竟然也有心痛的感觉。

    “很简单,做我叶无道的女人,身体,灵魂,全部归我!”叶无道淡淡道,“如果你不是处女,他就得死!要怪就怪他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