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四十四章 横刀夺爱

第四十四章 横刀夺爱

    叶无道认为做一个大师级花花公子必须完成的人生作业有:一、在神圣的教堂婚礼上抢走别人的新娘,私奔的时候顺便用十字架拴住门参考《毕业生》;

    二、以完美的第三者身份横刀夺爱

    三、脚踏十来只船而风平浪静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四、在自己死的时候能让全世界的女人一起痛哭流涕。

    原则上非处女不要

    “你就不怕你妈妈?”

    见到叶无道缓缓起身,突然变得冷静夏诗筠一语命中叶无道要害,要是现在她出声喊叫,杨凝冰一定不会饶了叶无道这个色胆包天的小色狼。

    “难道你忘记了家族的使命?”叶无道轻蔑道,女人,总是喜欢披着虚伪的面纱在你面前卖弄风骚或者假装清高。

    夏诗筠的眼神马上黯淡无光,看叶无道的时候竟然多了一丝狰狞,咬紧牙关不说话。

    “啧啧,没有想到你也只不过是个贪慕虚荣的花瓶,在我面前装什么圣洁!怎么,缺钱花?只要你服侍我还可以还满意,你想要多少我就给多少!你只不过是一个被家族利用的可怜棋子罢了,还以为自己真是公主啊!”叶无道走过去捏着夏诗筠的精致下巴邪邪道。

    把一个女神当作一个妓女来亵渎真是一件让男人感到十分爽快的事情。

    “对!我是家族想要拉拢你们叶家的棋子,但是那并不代表我愿意和你这种胸无点墨的花花公子交往!你这种只知道玩弄女人感情的人根本不配成为我夏诗筠的男人!”夏诗筠撇过头不看那张令她憎恶的脸。

    “我不配?我作为叶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不配,还有谁配?”叶无道强行板过那张令他晕眩的绝美容颜,冷笑道。

    “你配?你也配?我自己一手经营的网络公司一年可以赚上千万,我要你那些不属于你的钱干什么?你除了挥霍那些上几辈人的心血,你还有什么用处!”夏诗筠几乎是喊道。

    “只要我是叶无道,是叶家庞大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我就配!”叶无道贪婪的凝视着夏诗筠此时别有一番味道的风情,眼神凌厉。

    “你无耻!”夏诗筠终于愤怒,但是在叶无道看来杏目圆睁黛眉紧皱的她不过是向他展现了另一种美丽罢了。

    这不过是时时误琴弦欲得周郎顾的伎俩罢了,叶无道这样对自己说。

    “我无耻?”叶无道好笑道,“我不光无耻,还卑鄙下流龌龊流氓没有品味没有人性不学无术,是一头标准的色狼,是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败家子,是一个见到女人就想把她抱上床的花花公子!”

    夏诗筠没有想到叶无道竟然这么有觉悟,气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叶无道已经死了不下百次。

    “我好像没有惹你吧,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虽然我是有点花,有点色,有点坏,但不至于你这样恨不得扒我的皮抽我的筋吧?”叶无道收起坏坏的笑,捧着夏诗筠的小脸淡淡道。

    夏诗筠第一次和男孩子如此近距离接触,羞怒两种在脸上交织,看着那张长得确实很不错的脸庞,以及那对魅惑忧郁的黑色眸子,她脑海里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他实在有点辜负上帝给他精选的容貌,他要是能够带着沧桑的成熟和正经的行径,一定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也许你不知道在三年前我就已经很讨厌你了!”夏诗筠任叶无道捧着她的脸,冷笑道,“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吗?”

    叶无道没有想到三年前就和她有机会见面,不禁后悔当初怎么没有把握机会,手掌感受着夏诗筠脸颊的滑嫩,他摇摇头。

    “你在用裴多菲的情诗骗取一个女孩的初吻!”夏诗筠愤怒道,“这简直就是对的污辱,竟然被你这种人做这种下流的事情!”

    “那总比用钱卖一个女孩的初吻强上不止百倍吧!”叶无道无辜道,“情诗用来换取情人美妙的初吻难道不是正好能够体现情诗的存在价值吗?诗人们创造情诗的意义也正是如此吧?”

    夏诗筠一阵语塞,最后恨声道,“你是在玩弄女孩子的感情!你难道不在乎他们的感受吗?她们对于你来说不过是你的玩物罢了,想玩就玩想扔就扔,高兴的时候哄两句不高兴的时候就视而不见,只在意自己的感觉,从不会站在她们的立场考虑她们的感受!你是个可恶的感情骗子!”

    叶无道一阵放荡不羁的狂笑,将放弃抵抗的夏诗筠搂进怀里,垂头凝视着那对迷人的眸子,扬起一个醉人如酒的微笑,“但是她们并没有感到你所说的痛苦,更何况爱情本来就是充满伤害痛苦——但是依然甜蜜而温馨的,你说连被一个人深爱都有可能痛苦,爱情怎么可能不受伤?但是我知道被一个被我‘骗’的女孩子都很快乐,这就够了!”

    夏诗筠被叶无道强有力的手臂挽住,那男人独有的气息扑鼻而来,让夏诗筠不断感受他的味道,在她脑海里深深的烙印——女人对于第一个拥抱自己的男人总是存有特别感觉的,甚至会伴随她一生!

    “我敢肯定你一定还没有恋爱经历!”叶无道不敢相信夏诗筠不光有天使的脸蛋,竟然还奢侈的拥有魔鬼的身材,这在白天他可没有看出来,这个时候切身体验才让他一晓庐山真面目。

    想象一下夏诗筠脱光一丝不挂时的梦幻情景,叶无道发现自己的鼻血开始蠢蠢欲动。

    “谁说我没有经历过!”夏诗筠似乎被说到痛处,眼泪滑落脸庞,海棠沾露尤为楚楚动人。

    叶无道对此没有丝毫的奇怪,像她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有过恋爱或者说是爱慕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对于夏诗筠这种极品女人孩来说,一个男人的相貌并不是最重要的,相反,对于叶无道来说不屑一顾的一些东西比如正直勤奋创业开拓更能引起她的注意,而这种男人应该不会少,尤其是可以得到梦中情人青睐的刺激让很多男人都朝这个方向努力发展。

    但是叶无道确定夏诗筠就算有过恋爱经历,也没有接过吻或者拥抱,因为此时她身体的剧烈颤抖让叶无道清楚知道她内心的震撼,刚才当他的手上覆上她的脸庞时,她脸不自觉红得厉害,不过只是她因为气得忘记发觉自己的异状罢了。

    这也激起了叶无道一定要征服夏诗筠的决心,把一个女人从另外一个男人身边夺走,既富挑战性又能产生极大的成就感,何乐而不为?

    “离开自己喜欢的人,投入别人的怀抱,一定很有新鲜感吧?”

    叶无道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夏诗筠扔到那张确实一个人睡太大的床上,“如果能让你记住我一辈子,就算是恨一辈子,我叶无道叶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