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四十二章 浪子回头 上

第四十二章 浪子回头 上

    当女人还是女孩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充满快乐生活无忧的家庭中,她是幸福的;

    当女孩长大后,嫁给了一个不在乎她的容颜变化、愿意给她数眼角的皱纹,一直都把她当小孩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宠爱有加的男人时,她是幸福的;

    当女人有了孩子后,孩子很懂事还知道孝顺父母关爱他人,知道在母亲劳累一天回家后给她倒一杯茶捶捶背揉揉肩,那这个女人也是幸福的;

    当女人白发苍苍、走路都缠颤巍巍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和她差不多也是白发苍苍的老先生互相搀扶着看夕阳一起散步的时候,那她一生肯定是幸福的。

    我要做的就是为她们编织这个谎言,也许等到她们死亡前那一刻蓦然回首发现其实自己被我骗了,但是没有关系,因为那一刻,她们还是开心的,这个谎言——是美丽的……

    ——叶无道在《女人的幸福》这样说道

    女孩子大概十七八岁,一张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的精致脸庞,及肩青丝柔顺黑亮,雪嫩的肌肤健康富有光泽,倾城容颜顿时惹来机场所有人的目光,大小老少男女通杀!直接导致两人相撞倒地的事件达到近十起。

    看见挥手的杨宁素,女孩子提着紫色的典雅lv箱子朝叶无道这边走来,嘴角的微笑洋溢着秋天清淡的气息,叶无道极其失败的呆立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有点弱智倾向。

    “素姐姐好!”女孩子走到杨宁素面前,巧笑倩兮,在笑容里有着几分含蓄和雅致。

    “都长这么高了啊,诗筠?”杨宁素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道,“有三年没有见面了吧?”

    “是两年零三百二十一天!”叫诗筠的女孩挽住杨宁素的手,道,“诗筠可是一直想着再见到素姐姐呢,人家可是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青青子矜,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矜,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叶无道终于缓过神,争取给对方留下一个较好的印象,对于诗词古文他还是有十分把握的。

    杨宁素正想介绍叶无道给女孩子,她却主动开口道:“叶无道,久仰大名哦,三年前我见过你一面。我叫夏诗筠,很高兴认识你。”

    不知道为什么,叶无道从那灿烂的笑容里感受到了几分冷漠,还有淡淡的不屑,虽然他就站在自己面前,他却感到她离他好遥远,似乎有天涯海角的距离横亘在两人中间。

    坐在回去的车上,夏诗筠和杨宁素有说有笑,好像一对姐妹融洽。

    叶无道不时偷瞄坐在杨宁素边上的夏诗筠,发现她面对自己小姨时身上有着一种真正的暖意,但是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蒙上一层刻意掩饰的冷漠,甚至还有厌恶,是错觉吗?叶无道带着浓浓的惆怅摇摇头。

    夏诗筠和慕容雪痕第一次见面时两个同样倾城的女孩都是一愣,在相互凝视了几秒钟后慕容雪痕率先自我介绍:“我叫慕容雪痕,很高兴你能参加叶无道的生日。”

    女人的相互比较是天性,就是再不在乎的女人多少也会有一点,就像是慕容雪痕此等淡泊的女孩在看到与自己处于同一个品次的女人,仍免不了在心底暗暗作一番比较。

    慕容雪痕和夏诗筠就像两颗互相砥砺的钻石,并没有因此而失去璀璨的光芒,相反,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辉。在叶无道看来两者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易压倒那些所谓的世界小姐中国小姐。

    如果说慕容雪痕更加具有古典女子的婉约美,那么夏诗筠就更像一位公主,比真正的公主还要公主!

    到家里叶无道才被告知夏诗筠原来就是他奶奶家族的成员,而且他们还从小订了娃娃亲!杨凝冰警告叶无道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慕容雪痕,这件事情在这次聚会上还要进行讨论,在此之前不能够有任何波澜,因为那将对慕容雪痕造成不小的伤害。

    夏诗筠看着慕容雪痕屋子里在各种国际大赛上获得满满的奖杯,眼睛里不禁流露出一些诧异,看着那个温婉如水容貌不下于自己、似乎永远不会生气的安静女孩,夏诗筠好奇道:“据说你曾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上演奏你自创的音乐?”

    慕容雪痕淡淡姨小,道:“再过几个星期我将去维也纳歌剧院进行演出。”

    “素有‘维也纳灵魂’之称的维也纳歌剧院?‘音乐之城’的精神核心?”夏诗筠惊奇叹道。

    慕容雪痕微微点头,带着惋惜和掩藏不住的赞许道:“其实无道也有很高的音乐天赋的,只不过有一次和老师有不同的意见产生争吵,后来他就一气之下放弃了,有一次老师不小心说漏嘴无道才是对的呢!”

    “这么轻易就放弃,难道不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吗?”夏诗筠并不赞同叶无道的行为,而是从另外一方面看待叶无道。

    这样的男人以后会有出息吗?夏诗筠嘴角的弧度带着浅浅的些许的轻蔑。

    在餐桌上,菜未上齐,叶无道坐在杨宁素和慕容雪痕中间,鼻子微微一嗅,一脸得意道:“雪痕用的是每盎司550美元的甜美花果调srcretwish‘许愿精灵’,而小姨用的是清新海洋活氧合成调的dune沙丘香水,华丽,诱惑,充满女人味,每年数种限量版香水的推出,使dior的香水更象是一种收藏品!”

    杨宁素微微一笑,道:“你以后还是去当香水师好了。”

    “原来男生也有对香水这么有研究的啊,就算是女孩子也没有办法这么精确的判定如此繁多的香水种类吧。”夏诗筠扬起一个迷人的微笑道,犹如鲜花绽放。

    杨凝冰眉头轻轻一皱,但是仍然不动声色。

    叶无道眼神瞬间黯淡,杨宁素还没有什么发觉,对夏诗筠机具好感的她带着点骄傲笑道:“无道不同一般的地方还有很多呢,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你对于连宋访问大陆有什么看法吗?”夏诗筠看似漫不经心问叶无道,“男孩子一定对政治军事感兴趣,我只是懂一点皮毛,所以想问一下。”

    从来不看新闻和报纸的叶无道哪里知道这些,尴尬的坐在那里。

    “噢,这个啊,上次我也恰好问过无道这个问题。”慕容雪痕自豪的朝叶无道嫣然一笑,道,“这是一场互赢的政治博弈,既为中国大陆和台湾打开僵局,也使得国民党这些在野党避免被边缘化的危机,在夹缝中异军突起,获得了大量的政治资本,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

    夏诗筠不敢相信的看着一脸随意的慕容雪痕,她当然知道这是慕容雪痕为叶无道掩饰,但是她真的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出众的一个女孩子会如此在意如此维护这种不学无术的男生。

    杨凝冰望着夏诗筠那张绝美的容颜,心底泛起一股淡淡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