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三十六章 霸王硬上弓

第三十六章 霸王硬上弓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情场的残忍和激烈程度丝毫不让战场,所以男人征服女人有几招简单却是十分管用的手段是不可以不知道的!因为简单的往往就是正确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最难做到的,比如屡试不爽的这招——霸王硬上弓!

    技术要求不高,只要有强壮的体魄和包天的胆子就行。

    女孩子鼓起勇气问道:“我以后可以看你踢足球吗?”

    叶无道嘴角浮起一个放荡的笑意,道:“只要你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我就说。”当然,能够以身相许就更好了。

    小女孩脸一红,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巧别致的,塞到叶无道手里转身就跑,“我叫李淡月。”

    叶无道看着那娇小的身躯,不禁感慨现在的女孩子发育真不是一般的早,怪不得古代十三四岁的女人就可以做母亲生儿育女了。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浮现韩韵的曼妙的成熟身材,使劲甩甩头,走出公园。

    今天的校庆搞的异常隆重,一个月前就开始进行紧密的排练,除了慕容雪痕的个人才艺表演,吴暖月的节目好像是跳民族舞,他的班将近一半的人需要参加一个什么狗屁的团体演出,反正他铁定是个大闲人。

    那个老得可爱的校长正在做演讲,演讲极短,没有任何拖沓,因为他自己曾在新生典礼上说过“演讲就应该想美女的裙子,越短越好”!不过话说回来,这老头的讲话水平确实不错,其实下面的人还真不介意他多讲几分钟。

    观看表演的学生实在是太多了,叶无道好不容易拿着手机边听吴暖月的指示便拨开人群左冲右突,来到吴暖月她们的更衣室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吴暖月偷笑看着狼狈的叶无道,细心的帮她擦汗,不时的安慰“受伤”的他。经过叶无道滋润的她愈发显得润美,原本就没有瑕疵的肌肤更加晶莹诱人。今天的民族服装又有点露,吴暖月的与众不同很快就显现出来,既有嫉妒也有赞美。

    叶无道突然发现高中部那个插在郑阎这坨牛粪上的鲜花高挑冷艳美女也在这边,吴暖月白了一眼眼神暧昧的叶无道,低声道:“人家可是我们校舞蹈部的部长,好几次国内模特大赛上都拿过奖,而且还有数次拍摄电影的经历。怎么,看上人家了?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啊?”

    叶无道略带温柔惩罚的捏着微微吃醋的吴暖月,笑道:“弱水三千,我可是只取你一瓢饮哦!”

    “吃着嘴里的,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吴暖月主动踮起脚搂着叶无道的脖子,虽然小嘴嘟起看似不满,但是眼里那能够这样拥有叶无道的喜悦让她肆无忌弹的在公开场合与叶无道亲密接触。

    虽说吴暖月现在也有一米六,但是相对于将近一米七五的叶无道还是显得小巧玲珑。

    叶无道当然不会介意这种轻微程度的接触,用鼻子碰碰她柔嫩的脸颊,“我哪里是这样的!明明还有回味着肚里的,惦记着未入锅的!”

    “你还真是老实,小心吃撑你!你不怕消化不良啊?”吴暖月感受到周围人的羡慕目光,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甜蜜。

    那个可能比叶无道还要高出一两公分的冷艳美女虽然极力掩饰故意装出一副清高冷漠的样子,但是见到他们如此的甜蜜,眼神不自觉的黯淡下来。

    叶无道一直在观察这朵带刺的玫瑰,嘴角的笑意渐渐浮起。你不是郑阎的马子吗,既然他想对我的女人动歪脑筋,那就不要怪我不怜花惜玉了!

    虽说对女孩子一向本着护花使者的崇高信仰,但是原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更何况是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呢。

    看到叶无道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她仍然骄傲的扬起头颅,冷哼一声转过头。

    这个时候一个女老师在门口喊道,“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现在校长和杨市长的演讲刚讲完,学生代表正在作发言,初中部的慕容雪痕表演花时间不多,你们是第二个节目,现在就可以出去了。”

    女老师突然见到更衣室里竟然有男生,本来就难看的脸一下子拉下来,眼睛冒着阴森的光芒,似乎和叶无道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不得叶无道马上从地球上消失。

    叶无道大叹“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长得这么丑还出来吓人就不对了”,旁若无人的帮吴暖月理理头发,温柔道:“原来我们家暖月还会跳舞的啊,等下我会看你跳的哦。只不过今天这种打扮穿得太少了,以后不准了!”

    吴暖月听话的点头,嫣然一笑,乖巧道:“以后暖月只跳给无道一个人看!”

    那个女老师简直就是气疯了,这一对小情侣实在是太嚣张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就是政教处主任吗?拆散在自己的鸳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本来今天心情好想放他们一马,不过既然这么不给面子,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就你听话!放心,我很快就会走,因为我妈妈要我去看我妹妹的表演。”叶无道看也不看气急败坏的已经到了更年期的中年妇女,淡淡道,“哦,忘了告诉你。她就是你所说刚刚演讲的杨市长。”

    吓死我没有关系,吓死外面的花花草草就不好了。更何况这里美女不少,要是被你这八婆感染了可就是男人的一大损失了。

    中年妇女一愣,脸色马上阴转多晴,“时间应该还够,你们慢慢聊。”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走了。

    叶无道拍拍吴暖月的脑袋,笑道,“好了,去吧,要是跳不好就不要你了!”只是这份笑容里还残留着刚才对那个女人的嘲讽。

    越来越敏感的吴暖月很快就捕获这个细微的表情,紧张道:“那我不跳了!”

    看着那认真的小脸,叶无道心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一说法还真是有道理,一个女人要是把身体给了你之后就会温顺很多。

    叶无道笑道:“小傻瓜,骗你的啦,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再怎么说你家的那资产都是一笔天文数字资源啊。

    叶无道发现那个冷艳美女并没有跟着还是一脸担忧的吴暖月以及其她人穿统一的服装,看出叶无道的疑惑,吴暖月小声道:“人家可没有兴趣参加这种表演,架子大着呢!”

    叶无道黑色长眸细细眯起,见到除了自己、吴暖月和那个美女,淡淡道:“那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事情。”吴暖月纳闷的走出更衣室,不时回头看看这个突然和平时有点不一样的男朋友。

    等吴暖月走出更衣室,叶无道轻轻将门关上,斜靠在门上,优雅的点了一根烟,斜视着整理柜子的美女,颓废而放荡,让人轻易忘记他的年龄。

    看到叶无道还没有走,整理好东西的她冰冷道:“这里是女生得更衣室,前面我没有赶你走已经是很大度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没有看见外面挂着男生止步的牌子吗?你是在美国时间呆久了,不是不认识中文啊?”

    “法律不是明文规定不准强奸吗,还不是照样天天有!”叶无道吐出一个烟圈,笑道:“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美国呆过啊?”

    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冰冷精致的俏脸微微一红,干脆不说话,不知道是不屑还是什么。

    叶无道慢慢走过去,站在她面前,肆无忌弹的凝是那张绝对不输于任何明星的脸庞,眼神邪魅,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会发生些什么呢?”他希望的当然是干柴遇上烈火了。

    她羞愤道:“谁会和你发生什么!你给我出去!”

    “你叫我出去就出去那我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叶无道双手撑在柜子,将她逼得贴在柜子上,邪邪道,“本人向来是非处女不要,但是今天我就破个例,收下你这只破鞋——郑阎那个垃圾穿过的旧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