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三十章 男人和女人的潘多拉魔盒

第三十章 男人和女人的潘多拉魔盒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身在衣食无忧的富贵家,叶无道和慕容雪痕的生活并没有外人想象中那么完美,每次外出都有两位数的保镖随从保护,不管是去趟公园还是看电影,那群叶无道眼里令人憎恶的跟屁虫都会尽职的如影随形。怪不得古代那么多王子公主感叹“悔生在帝王家”,光鲜耀眼的背后藏着的痛苦悲伤又有谁知道呢。

    叶正凌这么小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至今两个身负百亿资产的豪门孩子已经遭受不下十次的绑架,只不过都在叶家严密的防范下没有得逞罢了。那些保镖可不是警匪片中的绣花枕头,全部来自各国的特种部队或者精通暗杀的雇佣兵,一个个都是经历过各种实战的精英。

    叶无道鬼鬼祟祟的踮着脚跟溜出房间,正想摸下楼梯,“无道,你要去哪里?”叶无道吓了一条,回头一看,原来是慕容雪痕,赶紧捂住她嘴巴,做了个静声的手势。

    “我要出去,你可不要告诉妈妈!”叶无道抓着他的小鼻子笑道,眼里满是爱惜。

    “这次我也要去!”慕容雪痕嘟着小嘴道,“以前你都不肯带我出去,这次不管,雪痕一定要去!”

    叶无道拉着慕容雪痕的小手,笑道:“那今天我们去哪里?”慕容雪痕靠在叶无道身边,甜蜜道:“随便去哪里,只要无道陪在雪痕身边那就行了!”叶无道不怀好意道:“地狱呢?那里可没有什么好东西哦?”

    “对于雪痕来说,有无道的地方就是天堂,没有无道的地方就是地狱,这就是雪痕的世界!”

    不等叶无道“顺势”吻上慕容雪痕的樱桃小嘴,一阵故意的咳嗽声响起。

    原来是老妈!这次看来是没希望了,叶无道一下子变成霜打的茄子毫无精神。

    很快杨凝冰的话让他感受到了从天堂到地狱再到天堂的快感——“出去玩可以,但是一定要让保镖在你们附近,要是再向上次那样故意甩掉保镖看我还让不让你们出去!玩的开心一点,无道,带雪痕买些衣服香水什么的,钱妈妈出!也不知道多送女孩子东西!”

    两人抱在一起大声欢呼,“真是孩子!”杨凝冰笑道。

    “我们去看电影吧?”坐在车上慕容雪痕提议道,情侣没有一起看过电影真是一件失败的事情。叶无道想起被媒体炒得火热的《无极》开始上映,便让车子赶往a市最大电影院。

    来到电影院,执意要亲自买票的叶无道看着长长的队伍,还是不禁咒骂中国为什么人就那么多,慕容雪痕在一旁倩笑盈盈,吸引了一大批艳羡的目光,叶无道将她楼到自己怀里一起排队,苦苦等了半个钟头终于买到两张票,而慕容雪痕则是被叶无道的魔爪整整抚摸了半个小时,要不是叶无道搀扶着早就瘫软了。

    今天上映陈凯歌的《无极》,其实叶无道还是很看好这位中国电影的精神教父,尤其是《边走边唱》里的那个盲人琴师,对于《无极》的拍摄和上千万的宣传,叶无道的评价是中国少了一个堂吉诃德式的文人,多了一个进军奥斯卡的导演。

    坐在角落里的叶无道和慕容雪痕两人根本就没有心思看电影,虽然电影的画面堪称唯美震撼,但是慕容雪痕一坐下就被叶无道按住,“雪痕,我一看到那些色狼看你的那种**裸的眼光,我就有一种想亲你抱你的冲动!”

    叶无道嘴里品的是香津嫩舌,鼻中闻的是少女的淡淡体香,又有温香软玉在怀,虽说不远处肯定有保镖,但是此时的他完全沉醉在慕容雪痕的身体和温情中。

    慕容雪痕则陶醉在那种由于缺氧而产生的轻微旋晕的感觉中。良久,两人的唇才分开,叶无道小鸡啜米般的吻了她一下,慕容雪痕微微喘着气,把脸埋入他的胸膛里,轻轻的磨擦着,一脸迷恋

    叶无道在她耳边低声道:“看前面和右边的两对!”慕容雪痕稍稍探起身,原来前面一对情侣正亲吻的火热呢,动作的激烈程度完全达到了“羞耻害臊一起抛”的境界。而身边较远处的那一对更是惊人,依稀可见女人正蹲在男人脚旁,脑袋快速动作,干什么不言而喻,看得慕容雪痕含羞的钻进叶无道的怀里。

    前面那对亲热完后女人充满期待的问道:“如果你只能在我和你母亲之间救一个人,你会救谁?”

    那男子唯唯诺诺了半天连个屁也没有放出来,搞的叶无道直骂笨蛋,女人是听觉上的动物,你哄一下会死啊?!如果是我,我一定不允许失去让妈妈和慕容雪痕中的任何一个。

    如果说任何一个老人的死去都是一座博物馆的倾倒的话,那么一位美女的香消玉殒绝对是整个世界的巨大损失,因为美女就是地球上最大的资源——冰心奶奶她老人家都告诉我们了“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要至少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不信的话,你不妨问问你女朋友或者老婆大人

    这个男人的犹豫不出意外的惹来一阵抱怨,什么你一点也不爱我啦之类的。大哥,就算你真的犹豫,你也可以说如果一定要死,就救母亲,然后陪你一起死!

    这样一来在苛刻的情人也不会有太大的怨言的吧,看来幸好继承了老爸这方面的天赋,温柔也是需要天分的啊!

    叶无道看着抿嘴轻笑的慕容雪痕,有点好棋道:“雪痕,难道你不想问这个问题吗?”慕容雪痕凝视着在黑夜里愈发醉人的英俊脸庞,摇头道:“我不会问的,也不想问,因为有些爱是无法比较的,夫妻之爱和母子之爱、父子之爱永远不可能放在同一架天平的两边。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默默地死去,而不会让你痛苦的挣扎!”

    这就是极品女人和普通女人的差别!极品女人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男人有一点点为难,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热衷于给男人找麻烦。

    只不过慕容雪痕自己没有想到其实那样对叶无道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叶无道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带着点忐忑问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慕容雪痕可爱的眨巴眨巴大眼睛,道:“当然了!”叶无道内心犹豫而且带着点不安,万一要是慕容雪痕给出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会不会对雪痕产生什么想法呢。

    最后叶无道鼓起勇气道:“很久以前,一座在高地的城市和一座低地城市交战,高地城市将军决定把高地上的水库打开,汹涌的水流冲掉了整座城市,身处洼地的低地城市居民求救声不断,最后高地的将军决定派人去救人,但是营救的船只有限,将军下令只能救没有战斗力没有威胁的女人,并要求上船的女人带一样自己最喜欢的物品,于是上船的女人有的带了自己的金银首饰,有的带上自己的漂亮衣服,有的带上了化妆品和镜子……如果是你,雪痕,你会带上什么?”

    慕容雪痕捧着叶无道的脸,毫不犹豫的动情道:“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带上你——这个世界上我最珍贵的事物!”

    那一刻,叶无道冰冷的心终于有所融化,爷爷从小就教育他不要轻易爱上一个女人,甚至对于慕容雪痕叶不例外,要不是慕容雪痕那十几亿的身价,叶正凌这头老狐狸是绝对不会如此宠爱慕容雪痕的,而叶无道自己也绝对是个没有良心或者像他自己所说是“我良心是有的,只不过一般放在保险箱里罢了”的冷酷家伙,对谁他都有着严格的可利用度划分指数,没有达到一定标准的他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

    叶无道将慕容雪痕紧紧搂在怀里,第一次抱她的时候没有淫欲,没有将她当成发泄的对象。慕容雪痕当然不知道这个答案将她在叶无道的心里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地位。

    那个故事里唯有一位女性背着自己的丈夫奋力上船,士兵说男人是不准上船的,女人说:“不是允许带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吗?这就是我最喜欢的!”在这次灾难中,这位妇女的丈夫是洼地城市唯一活下来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