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九章 花花公子俱乐部

第二十九章 花花公子俱乐部

    回到家叶无道先是狠狠“训”了一顿慕容雪痕,谁让她真的相信他会约她去那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要去也是情侣餐厅什么的嘛,要是她原来就笨也就算了,但是她那么聪慧连对什么都挑剔的近乎苛刻的妈妈也十分满意。看来一个女人恋爱的时候智商真的只有零!

    最后在慕容雪痕用小嘴堵住他后,叶无才不甘心的停止“训导”,两人缠绵到杨凝冰打电话叫吃饭才罢休。

    这个时候张布史打来电话,“老大,你带了多少家伙去解决那些渣滓的?被修理的够惨无人道的,嘿嘿嘿……”

    叶无道叹了口气,遗憾道:“这种事情以后我还是不要亲自出马了,否则收你岂不是浪费了!那些饭桶简直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哪像混黑道的,由此看来我们学校的那些黑帮真的不成气候,给你们五天时间清理外围势力都是太多了!”

    张布史在那边狂叫,“老大,你一个人就搞定二十三个人耶!强悍!小弟我对你的崇拜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叶无道示意慕容雪痕先下去,淡淡道:“少跟我放屁,有本事以后的事就全帮我搞定!让他们动作快一点,否则干脆我一个人收拾掉整个明珠黑帮,你们给我该干嘛干嘛去!”

    张布史紧张道:“太子,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快解决!不然我蛤蟆就不再见你了!”

    叶无道不禁感慨激将法还真是蛮管用的,也是,什么都要自己动手,还当个毛太子啊!收小弟就得收那种勤快的,端茶送水打探美女消息样样来的,被人砍挡着有好东西让着,又漂亮妹妹或者姐姐介绍着……这样的小弟才是极品小弟啊!

    下去吃饭,杨凝冰一脸严肃,其实在学校叶家安排了十多了人暗中保护叶无道和慕容雪痕,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汇报到叶正凌和杨望真那里,想想看,光是慕容雪痕那十几亿美元的身价就足以世界上任何一个恐怖组织垂涎三尺了,更不要说叶无道这个小皇帝了。

    “校庆前你和慕容雪痕就不要去学校了,留在家里,知道吗,无道?”杨凝冰半是爱怜半是命令道,今天虽然捅出的篓子不小,但以叶杨两家的势力解决它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也没有人责怪叶无道,相反,杨望真和叶正凌都很欣赏叶无道的表现。

    不过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就是这件事情牵涉到郑阎,他背后的家族势力不容小觑,倒不是说怕了,只是有点小麻烦罢了,毕竟郑阎的爸爸就是s省的副省长,太不给面子说不过去。倒不是说怕了郑阎他们家,只不过杨叶两家不想做的太过火罢了。

    草草吃完饭,叶无道就拉着慕容雪痕回房间上网,今天他可是有重要的聊天!

    打开蓝牙笔记本电脑,叶无道的昵称是烽火戏诸侯,但是慕容雪痕总是笑他这个名字起的俗,他总是一笑置之,神秘至极,好像着里面还有什么秘密似的。

    叶无道成立了一个“花花公子俱乐部”,宗旨是伟大的,立志采花天下消灭光棍,但不知道是曲高和寡的缘故还是思维太过超前,至今只有寥寥四五人,但是难得佩服别人的叶无道对这几个自称情圣级的大色狼却是十分敬仰,可以说正是他们完成了对叶无道对女性对爱情对得进一步熏陶。

    不过现在上线的只有号称a片教父的/;d5意天遣和坚决支持**和同性恋的李逍遥的两个元老级人物。一看到叶无道上线,李逍遥马上扔过来一颗重磅炸弹——“小屁孩,又夺去几个处女的贞操了?给本尊老实交待,否则立阉无赦!”

    一旁的慕容雪痕捂着嘴巴轻轻偷笑,叶无道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感受着那淡淡的香味,发了一句给那个以下犯上的家伙一句“大胆奴才,还不给老大跪下!”,突然他那异常敏锐的鼻子一动,问道:“雪痕,你擦香水了哦?”

    慕容雪痕低头恩了一声,小声道:“人家怕你厌倦了身上的味道,而且别的女孩子身上香味总是比我浓,所以……”

    叶无道捏了一下她的小巧鼻子,怜爱道:“傻丫头!难道没有听普劳图斯说过没有香气的女人最好闻?”

    慕容雪痕一听到小脸马上塌下来,叶无道恍然大悟赶紧道:“当然了,我们家雪痕的体香是极品了!当然不是那些靠香水招蜂引蝶的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了!”

    叶无道马上在心里喊罪过罪过,这下连小姨。吴暖月一起算进去了,而且自己也成了蜂蝶。

    “你用的是annasui!”叶无道胸有成竹道,对于香水的识别自己可是被小姨逼着下了一番大功夫的,“这种香水永远在粉嫩的女孩与诱惑的女人中游走,散发无与伦比的魅力!”

    慕容雪痕亲了叶无道一口,开心道:“是suilove蝶之恋!”

    叶无道抱着她眼睛盯着屏幕,嘴角勾起一个阴谋的微笑,道:“其实你擦或不擦香水都是很好的,不擦的话,我就算眼睛瞎了,也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你!”

    闻香识美,难道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慕容雪痕马上被感动得趴在他怀里眼红着一脸陶醉。

    “老大,你不会结婚吧?虽然你的女人够经典!”其实原本老大是要抽签决出的,但是他们在视频看了被叶无道抱在怀里的慕容雪痕后,纷纷心甘情愿的叫叶无道老大了。

    “不结婚哪来的美女?!”叶无道抛过去一句。

    “就人生游戏讲,男人是女人的玩物,女人是魔鬼的玩物。就爱情而言,女人是专业的,男人是业余的。”向来以色狼流派哲人自居的李逍遥插进来一句,“我什么游戏都玩,就是不玩这个!”

    “滚!”叶无道干脆利落。

    “去死!”天遣不甘示弱。

    “同妻子辩理,是没有意义的,要知道你最大的没理,就是娶了她,当然,这个本天才发明的本世纪最伟大的公理同样适用于女朋友!”天遣作一仰天大笑状。

    “天堂有什么我不知道,没有什么我们很清楚——恰恰没有婚姻,而好的婚姻是人间,坏的婚姻是地狱,所以别想在婚姻中寻找天堂,不信?难道你没有听说拜伦说“悲剧因死亡而结束,喜剧因婚姻而告终”?”李逍遥郁闷道。

    “总算说了几句人话!”天遣安慰道。

    叶无道不想发表任何意见,因为慕容雪痕就在身边,每次涉及婚姻问题叶无道都会扯开话题小心回避。

    婚姻,是花花公子的一次画地为牢,一次慢性自杀!

    这就是叶无道对婚姻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