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二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周幽王为博美人嫣然一笑,点烽火大戏天下诸侯视天下安危于无物;

    爱德华八世为了一个寡妇放弃继承王位拒绝皇冠田园,爱美人不爱江山;

    吴三桂更是不惜背上千古骂名“三军恸哭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放八旗铁骑入关!女人啊!为何你具有如此的魔力?

    当叶无道冲到天台前的几秒钟,他迅速调整呼吸速度和状态,将一切不安情绪全部压下,嘴角再次勾起一抹花花公子轻佻放荡的招牌笑容,只是这笑容里隐藏着愤怒、危险和血腥。

    因为爷爷告诉他,将自己不安急躁的一面展现给对手,你未战便已经输了三分!

    双手插进裤袋的叶无道走上天台,冰冷的眼神扫了一圈,大约有二十几个,全部是高中部的垃圾,好像英雄会、赤虎帮这些学校大的帮派都有份,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为首的是一个肌肉过度发达的猥亵家伙,嘴里刁了一根烟,在那里不停的阴笑。

    最让叶无道奇怪的是这些人里面还有个女生,极高的个子让她在这群男生里还是显得鹤立鸡群,她有意无意的拦在慕容雪痕身前,围着她们的色狼在那里讲着没有营养的黄色淫秽笑话,恨不得把慕容雪痕吞下去。

    但是最让叶无道无法忍受的的是其中还有一个自己班里的同学,知道你早就对我不满,但是你找我可以,找我的女人就是你的不厚道了,不厚道的后果就是血的代价!

    那人不知道为什么被叶无道的眼神惊出一身冷汗。只是他看到周围都是自己人时,原本缩小的胆子再次可笑的壮大。

    慕容雪痕见到叶无道原本苍白的小脸一下子绽放异样动人的光彩,整个人瞬间变得妩媚,脸上未干的泪水和嘴角倾城的笑容构成一副绝美的美人图,让那些**不满的家伙全部看花了眼,就是那个女生也有瞬间的失神。

    看到慕容雪痕眼角的泪水,叶无道心中的怒火更胜,敢动我的女人,你真以为太子只是个玩女人的草包,要不是小舅舅要我不要在学校里太招摇,什么柔道部、剑道、跆拳道部,老子一个个清理过去!今天算你们倒霉,自寻死路!

    但这之前还是先玩玩吧,古代的囚犯判死刑之前还要给点好吃的呢,老子和你们慢慢玩。

    叶无道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走到笔自己高出差不多大半个头的头头前,拿出一包烟给他,用令人作呕的声音谄媚道:“大哥,小弟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说!小弟一定改,一定补偿!”

    除了依然爱慕的看自着他的慕容雪痕,其他人都露出厌恶的表情,有钱的都是孬种!

    尤其是那个女生更是不屑,光是一张好看的脸皮罢了,这种人连天台上的另外那些人都不如。

    “你倒没有怎么惹我,但是你惹到郑阎就……”突然发觉自己说漏嘴,那个家伙赶紧打住,接过叶无道的烟放在鼻子边闻了闻。

    叶无道故意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眼中寒芒暴涨,身形向前滑出一步,一个勾拳击中那人腹部,那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跪在地上,叶无道泛着残忍冷笑一手拎住他的头发,一手夺过他手中的铁棍,道:“你这不是找死吗?郑阎给你钱你就找我麻烦,那他给你钱你是不是连老母也会操啊?真***败类中的败类,连我叶无道的女人也敢碰!?”

    叶无道一棍子就朝那人头上砸了下去,顿时鲜血直流,沿着眼角额头流到嘴角,那人起先还有点茫然,但是嘴角的血腥让他知道到底发生什么,被叶无道放开的他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惨状令人头皮发麻。

    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叶无道这个平时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慕容雪痕则闭上眼睛不敢看这种血腥的镜头。

    叶无道不等他们回神,如同寻找猎物的猎豹冲入他们行列,手起棍落,干净利落的让一个个人躺在地上呻吟,没有几秒钟的时间已经有十多个家伙倒在地上哭爹喊娘了,其实他们很多不过也就是看看热闹助助威的那种小角色,哪想到今天会碰上叶无道这个动真格的主。

    叶无道冷冷看着自己的弱小的猎物,像猫玩老鼠一样慢慢朝那些慢慢后退的人,不似人类的笑道:“怎么,不是要教训我吗?来啊!”两个不怕死的挥棍冲上去,结果一个被叶无道的侧踢飞到几米外,一个被叶无道一棍挥中手臂倒转了两圈趴在地上。

    其他人在不敢有所动作,一个个恐慌的盯着如同煞神的叶无道,尤其是那个同班同学,更是吓得尿裤子,腿都软了,只有那个女生还算镇定,但也是脸色极差。

    慕容雪痕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魔神般冷酷高傲的叶无道,心中满是欢喜,其实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害怕过,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男人肯定会将自己搂在怀里,然后轻轻的捏捏自己的鼻子,嘴角噙着那醉人的笑意对自己说:“你不听话哦!”

    《有这样一款男人》向我们讲述了一个罗伯特的故事,也带来了与罗伯特有共同点的那一类男人的形象——他们或者温文尔或者放浪形骸或者雅风度翩翩,具有吸引女人的特质和魅力,极度受女人欢迎同时不拒绝女人的接近,被人评价为“花花公子”,但这个“花花公子”在某种关键的时刻的行为却让人眼前一亮、心中一惊,然后这些令人唏嘘不已的行动又足以颠覆他先前的“花花公子”的形象。

    他们的身上似乎带有亦正亦邪元素的综合,他们绝对不是传统价值观中专一、忠诚的好男人的代表,但也绝非毫无道德底线的放浪之徒。

    这似乎验证了“存在即合理”,这类男人的存在有他闪光的地方,也有常人看来不可思议之处,他们是花花公子,还是风流君子?或者,就根本哪顶帽子都不能扣在他们的头上。

    叶无道右手挥着手里的铁棍拍打左手手心,狂放至极,露出一个阴谋的笑容道:“自己挑一个对手,打赢的就可以走人,否则被我打断了手或者脚之类的就不好了。”

    那些人先是一愣,随后便疯了般的内讧,你打我我扁你,结果一场混战比叶无道亲自动手还夸张,整个天台地面都是鲜血,每个人这时候似乎都在极度刺激下发狂,最后一个个精疲力竭的受伤流血躺在地上,眼神呆滞毫无光彩。

    叶无道走到那个同班同学面前蹲下,发出啧啧声,道:“真是可怜,被人打了七棍却没有打中别人一下,真是让人失望!不用猜也知道是你去对雪痕说我找她,然后带她来这里,本来我是想打断你手脚的,但是怕别人以为我叶无道没有度量,所以让你有以后还有机会用手摸你老婆胸部!”

    叶无道捡起地上的一个打火机,起身点燃一根烟,嘴角弯起道:“你们要是在明珠学院有女朋友或者兄弟姐妹的,我劝你们还是趁早走人不要再让我见到的好,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些什么!今天如果不是我女人在这里,我不会这么轻松简单的放过你们!”

    叶无道走到慕容雪痕面前,温柔的帮她理理有点散乱的头发,问道:“冷吗?”她嗯了一声,主动依偎在叶无道的怀里。一直站在慕容雪痕身边的女生看着这一切,有一种做梦不真实的感觉,那么多原本嚣张的要死的家伙就这么不堪一击的倒下了,对方却安然无恙!

    “放心,我从不打女人!”叶无道对着那个女生灿然笑道,这让她发现他笑起来嘴角微微翘,眉毛稍稍弯,让人仿如在云淡风轻的午后遭遇一道和煦的阳光,再也没有一点阴霾和冰冷。

    叶无道在即将走下天台的时候,摸着慕容雪痕的脑袋,背对着女生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