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五章 冷战 ,暗战

第二十五章 冷战 ,暗战

    女人和男人的战争,开始在洪荒,女人和男人不打仗,又活得实在没有意思。——三毛

    教室里韩韵看着叶无道那空荡荡的位子,突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这让她愈加烦躁,本来想退一步的她又禁不住恨起那个抢走自己初吻的色狼,脸色再次变差,整班的学生都跟着提心吊胆。

    叶无道今天到校后就直接到公园找了个地方休息,反正一二两节课都是对于自己来说学不学无所谓的英语,更何况韩韵对自己这么不感冒,去了也只是看那张美丽的“臭脸”,弄得两个人都不高兴,干脆就不要见面了,眼不见为净。

    躺在凉亭里的栏杆上,叶无道问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有些女人确实是急不来的,要用温火慢慢烧才有可能成功,不像那类需要狂风暴雨般爱情攻势的女人。韩韵显然无法接受这种恋情,现在搞得势成水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欲速则不达,兵家大忌!情场如战场,果然是有道理啊。

    叶无道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阴森道:“过来拿钱吧!”他从包里掏出一叠钱,眼睛里满是不屑,钱,肮脏的东西,为了它,人类没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不过世界也因此变得精彩吧?

    过了近十分钟,跑来三个意看上去就不是好青年的家伙,当然还有明珠学院校服这层华丽的外衣。叶无道露出一个看似热情的笑容,道:“辛苦了,办得还顺利吧?”

    一个尖嘴猴腮的矮小家伙谄媚道:“老大,放心,这次一定让郑阎来一次‘五星级’待遇,这可花费了我们三兄弟不少力气啊,你看是不是可以……”

    叶无道故意装傻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家伙紧张的给叶无道捶背,叶无道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但是没有动作,将那叠钱扔给那个家伙,道:“这里是三千块,拿去叫**,小心别得病了!”

    那人接过钱,得意道:“这次郑阎那个家伙一定出大丑,要知道我们可是费尽心机才想出这些整人的点子。我都有点佩服自己了,嘿嘿嘿……”

    叶无道皮笑肉不笑的陪着那三人傻笑,想象着郑阎的狼狈下场,想着想着渐渐的就真的大笑起来,坏人,本来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高二三班教室,郑阎愤怒的将整张桌子推倒,大声喊道:“哪个杂种要针对我,有本事就单挑,***!敢跟老子玩阴的,等我把你揪出来你就死定了!”

    班里所有人都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怕看见郑阎那因为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不知道是谁胆大包天的在太岁头上动土,竟然将特殊的胶水涂在郑阎的椅子上,郑阎坐下觉得不对劲想站起来却发觉自己动不了了,最后“拍案惊起”,结果惨剧发生,裤子被撕破,两块屁股肉不甘寂寞的探出头。

    据说刚才郑阎在来的路上还被人泼尿砸粪块,而且储物柜里还有几条蛇、蚯蚓等等爬行动物,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竟然有人公然的挑战明珠四公子!这在明珠学院六年来还是头一次!

    坐在角落的那个冷艳美女看见郑阎华丽背后的卑微一面,眼中不由闪过浓浓的厌恶,这个时候得她明白原来不止女人有花瓶,男人也有花瓶,以前看到的郑阎都是光彩的一面,今天的表现毫无风度可言。

    等到第二节下课的时候,叶无道竟然接到韩韵的电话让他去一趟办公室,说是有事情要商量,虽然语气还是很冰冷,但叶无道还是很高兴,毕竟这个老师主动开口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去的路上他总有鸿门宴的感觉。

    其实自从那场足球赛后在学校里就有很多女生对叶无道都有了不小的兴趣,虽然臭名远播,但正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一时间叶无道竟然被评为学校个性人物排行榜第二位,仅仅排在司徒轩后面,荣登榜眼。

    一路上朝叶无道抛媚眼的女生不下十位,这让叶无道不禁有点轻飘飘,在自我陶醉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柔软的身体撞上他,他皱眉正想训人,那个冒失鬼怯生生的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当叶无道看见那双水晶眼曈时,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击中,那是一对多么水灵晶莹的眸子,就如同玄幻小说里精灵族少女的梦幻净曈,完全没有世俗的肮脏、迷茫、混浊,仿佛你可以从那对眸子里看到整个世界的美好。

    叶无道竟然生出一种自惭形秽,但也正是这种感觉让他邪心顿起。

    看见满地她掉落的书本,叶无道破天荒的做了一回好人,蹲下去帮她一起捡,美女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其实除去那对无价的眼眸,这个女孩并不是怎么出众,虽说还不能“堕落”为平凡女生,但是就是比吴暖月也要差上好几分,更不要说是燕清舞、慕容雪痕那个等级的美女了。

    怪不得有人说“女子的美目一盼,便能打破一切哲学”,更何况叶无道这种凡夫俗子中的下流痞子,那一刻他就有了一种将这对眸子珍藏作为自己收藏品的冲动。

    捡书的时候叶无道总是“不小心”“不经意”地碰到少女纤细的小手,害羞的女孩耳根红透煞是好看,叶无道翻开一本书看到上面写着“李淡歌,初一二班”,默记在心的叶无道知道这种好好女孩千万不可“操”之过急,给了女孩一个自认为优雅的微笑和忧郁的眼神,潇洒的挥袖走人,当然极其龌龊卑鄙恶心的“顺便”在地上留下了手机。

    要是不论后面的卑鄙小人行径,叶无道当时的那个眼神还是具有相当的杀伤力的,这从那个女孩呆滞的表情和脸颊的红晕看出来,因为当时他的眼神确实和《钢琴师》中扮演肖邦的那位奥斯卡最年轻影帝——艾德林恩布洛迪十分相似,一样迷人,颓废。

    女孩久久才回过神,捡起最后一本书的时候,发现那个人的手机丢了,等她鼓起勇气想喊时,叶无道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拿着手机,女孩陷入迷茫。

    呆着点忐忑不安来到韩韵的办公室门外,叶无道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敲门而入,说他强吻了韩韵这个明珠学院第一美女老师没有一点不安是不可能的,但是叶无道对于做过的事情从来没有后悔的习惯,即使是真的错了,也不后悔!

    等到叶无道走到办公桌前韩韵才缓缓抬起头,不带一丝感情道:“三天后校庆开幕式上的你的英语演讲取消了。没有其他事情了,你可以出去了!”不客气的韩韵下了逐客令后再次低下头批由代理英语课代表收上来的作业。

    叶无道虽然没有向美女发火的习惯,但是韩韵的做法让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当时要不是你一定要让我上去搞什么演讲,老子才懒的烦准备什么狗屁东西稿子,校庆又不给我发钱或者赠送美女,关我叶无道鸟事!这么多天来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鸟都不鸟,你高贵我犯贱行了吧?你她妈的爽快的就骂老子打老子,老子保证不还手不还口,别这么玩阴的,老子最恨这个!

    “你换一个课代表吧,本人的时间还是花在找女人身上好了!”

    叶无道冷冷抛下一句走出办公室,狠狠关上门,听到响声韩韵明显一震,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如往常红润的脸庞交织着痛苦和挣扎,没有人看到她握住笔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没有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