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四章 处女的鉴定

第二十四章 处女的鉴定

    这个世上除了男人,就剩下女人。女人以处子可爱,因为人类尤其是男人的骨子里总是对完美无瑕的事物感兴趣——拥有它!然后选择珍惜,或者毁灭!我们若要去一个地方,总希望去个没有污染、没有人践踏的桃花源般处女地……要不为什么奥远圣火的采集要纯洁的少女担纲呢?

    等妈妈关上门,叶无道赶紧拿起手机开机,要是吴暖月打来的话自己就死定了,昨天刚刚破了人家的处女之身,今天就挂她电话,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我是没有责任感的花花公子吗!

    开机一看只是个陌生人打来的,松了一口气,赶紧给吴暖月打电话,人家女孩子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自己的男人的安慰了,本来想今天去看她的,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一场感情投资前期准备是很重要的,因为一个女人一旦对你产生依赖感,那么不管之前你追的多艰辛都是值得的,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任何的骄傲和清高,有的只是对你可能会离开她的担心和焦虑——再优秀的女人也是这样。

    听说过吗,女人和男人一样站在大地上,女人把男人当作天空的星时,是自己跪下了。

    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后有外遇的概率远远小于男人!所以试着让一个女人,尤其是优秀的女人爱上你绝对是一次超值的投资。

    叶无道知道虽然自己已经成功占有吴暖月,但是要想真正的彻底的让公主般的她对自己死心塌地,还是需要花费一些精力和手段的,成功以后就可以大享其成了,但是现在还不是可以放松的时候。

    接到叶无道电话的吴暖月显然很开心,娇滴滴的老公老公叫个不停,叫得叶无道欲火焚身,想起那娇嫩尤胜慕容雪痕这个吸收天地精华的江南美人半分的肌肤,叶无道恨不得马上跑到吴暖月身边,一个饿虎扑食将她强行按倒在床。

    两人煲电话粥煲了了整整两个钟头,要不是想到慕容雪痕还在等待他这个帝王的临幸,两人还不知道要说多少废话,吴暖月对叶无道的情话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而后者更是抓紧这次机会大练自己的口才。

    挂掉电话,叶无道叹口气,发现自己嘴巴都干了,原来光是耍耍嘴皮子都有这么累的,以后要是被逼着逛街那还不死定了。一阵后怕的叶无道做贼样的溜进慕容雪痕的房间,看到这个丫头竟然躲在被子里。

    将她从被子里拎出来,叶无道看着那张仍是布满羞意的俏脸,**突然就急剧上升,这个丫头从来都是这么容易脸红,特别是与自己**时更是看都不敢看自己,叶无道最喜欢的就是她那欲迎还拒的清纯天使模样,特别是那对原本干净无瑕如水晶般的眸子充满春意的时候,总能让他疯狂。

    叶无道抱着慕容雪痕一脸奸笑道:“我不是跟你说我看到一篇资料吗,里面告诉我怎么来判断一个女人是否处女,嘿嘿,我要看看灵不灵,来,站起来!”

    慕容雪痕虽然奇怪但还是顺从的站起来,站在这头色狼面前,虽然还穿着衣服,但是在那极具侵略性和色迷迷的眼神注视下,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的站在叶无道面前,大羞道:“好了没有,无道?”

    叶无道仔细的注视慕容雪痕,带着不容怀疑的语气缓缓道:“首先,看胸部,雪痕。把上身的衣服脱了!”

    慕容雪痕看着叶无道坏坏却认真的神色,别过头慢慢将衣服褪下,动作如人般优雅,在青涩中透着妩媚,那双美丽得可以让所有男人都疯狂的**在叶无道日夜的开发下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仿佛是一双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着有心人的采摘。

    叶无道感叹慕容雪痕上身的美妙,道:“胸大者一般来说不是处女,因为经过自己的男朋友无数次抚摩,促进血液流畅,很容易变的丰满无比!但也不排除天生胸大者,小乳猪保养到位!真是未能领略人世间天伦之乐啊!”

    慕容雪痕双手环胸,笑骂道:“谁知道她是不是天生就丰满,这个一点也不准,就你才会使劲盯着女孩子的胸部看,怪不得把你当成色狼!”

    叶无道笑道:“再次,看性格,往往性格过度开朗的人容易招蜂引蝶,势必引起很多男人的兴趣,很自然的最终成为男人的囊中之物!这样的女孩还是雏吗?当然不是!为什么学校女生宿舍楼前为什么黄瓜那么好卖?说的好听,黄瓜对与美容很有效的,鬼知道是不是晚是在被窝里干那个!”

    慕容雪痕忘了遮住胸部的无限风光,指着叶无道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小嘴噘起假装不理他,这个家伙老是上黄色网站,真不知道如果被妈妈抓住的话是什么后果。

    叶无道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慕容雪痕的乳晕只有淡淡的一抹粉红,**小小尖尖的,叶无道张口便含住了一个,吸吮舔舐,百般撩拨。原本就动心的她再也把持不住,娇哼起来,这无疑是给叶无道一个加速动作的信号。

    “下颚靠近颈脖处常因天气热而会泛出一片淡淡的红晕,被称之为“处女晕”。据‘专业人士’说这是因为经过十几年的成长,处女膜的阻隔自初潮起经血一次次的限量排出,多余的血精凝结成初春的朝阳,泛上了羞涩的面颊,成为青春的风景。”叶无道边亲吻边观察,但就是得不出什么狗屁结论,慕容雪痕捧着叶无道的脸庞不让他使坏,但是徒劳无功。

    叶无道终于放开慕容雪痕,让她站在床沿,道:“处女的臂是双挟的,在她扔东西的时候,特别是奔跑的时候,上臂总是紧贴乳侧,肘以下总是张得很开,这样强烈的反差是我们判定处女的一个有效方法。还有就是处女的**它的成长是直立的,行走时容易颤动,非处女的**一个明显的特征是靠近手臂的地方有一个外弧形,比较性感。这是受压之后产生的反弹,而演变为乳基外延。”

    慕容雪痕站着任由叶无道玩弄自己的白嫩**,娇躯不停颤抖。叶无道黑眸眯起,双手在她的腹部游走,用那醉人的磁性嗓音道:“把裤子也脱了!”芳心乱成一片的慕容雪痕颤抖着将裤子脱下,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叶无道细细抚摸着她的臀部,抬头注视着那张布满春意的小脸,道:“非处女臀部上下摇晃,或左右或前后不禁觉的晃动,与美丽的腰肢已无法做到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一个后力使它下坠或提升。哪怕你刻意掩饰都没有用了,处女的双脚靠近阴部的地方是没有那怕是一丁点的缝隙。但是为什么你还能这么自然呢,我的雪痕?”

    慕容雪痕疯狂的摇着脑袋,一丝不挂、雪白**的娇软**在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贴向叶无道,狂乱地娇啼狂喘道:“我也不知道,无道,不要再折磨人家了,雪痕求你了!”

    叶无道双眼一直不舍得也不能合上,直盯着心上人圣女峰尖端两颗颗挺立的相思豆,红红的,娇嫩无比。紧闭着双眼,漂亮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着,胸口也随着呼吸而优美的一起一伏;乌黑的披肩秀发一缕缕的粘结在一起,贴伏在脸颊和脖子上;雪白娇嫩的肌肤被叶无道破处后显得越发的晶莹和细腻,几乎看不到一丝的瑕疵;修长的身体曲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使挺拔的**越发的高耸起来;一双清秀纤美的玉足交迭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冰雕雪砌一般。

    “是你要的哦,我的雪痕!”

    一场限制级的大片正式上演,男主角是老奸巨猾的叶无道,女主角是清纯甜真的慕容雪痕,内容少儿不宜。

    在数次将怀里的小美人送上**的快感巅峰后,叶无道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房间,让他在慕容雪痕那里过夜是有贼心没贼胆,虽然妈妈不反对叶无道对未来的媳妇做一些稍微过火的举动,但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

    回到自己房间的叶无道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偷偷买的进口烟,站在窗口点上一根抽起来,略微狭细的眼睛,锋利的轮廓,眼神桀骜冷漠,丝毫没有刚才面对母亲时的乖巧和面对慕容雪痕时的温柔轻浮。

    叶无道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梳理了一遍,组建太子党,正式挑战郑阎,调戏韩韵结果造成僵局,夺去吴暖月的贞操,还真是眼花缭乱的多事之秋。

    “太子党成功与否现在还是要看那几个家伙,暂时用不着自己担心;老师韩韵恐怕

    一时间是无法原谅自己了,这几天还是少惹她为妙;以后在吴暖月这个小丫头身上还是应该多花点时间,到时候得到回报的一定远大于付出;至于郑阎,不要以为本公子是个吃软饭的主!”黑暗中的叶无道散发出鬼魅的气息,同黑夜相得益彰。

    现在的他一点也没有白天的那种散漫的公子哥感觉,相反,像一只奸诈的小狐狸,在阴暗处算计着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