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三章 醋坛打翻

第二十三章 醋坛打翻

    女人重衣饰,百分之十是为了吸引男人,百分之九十是为了跟别的女人争奇斗艳。任何一个女人的新发式都会让所有女人不安的,女人善妒,自古而然,如何正确利用女人的忌妒心理是男急需解决的难题。

    ——叶无道在《解剖最神秘生物——女人》中如是说

    叶无道轻轻关上杨宁素房间的门,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最后简直快要笑疯了,捂住嘴强忍住不要发出声音的回到自己房间,叶无道得意今天自己的出色表现,对于自己这个本省四大美女之一绝对是荧幕前无数男子心中女神的小姨,叶无道从前是只敢想想歪念头而不敢动手,但是今天事情的发展有了质的突破,成功跨出这第一步让他欣喜若狂,想到下个星期的“两人世界”,叶无道心中充满了期待和野心。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虽然叶无道有近水楼台向阳花木的先天优势和多年累计的情感沉淀,但是想想看那么多的追求者,每个人吐口口水都能淹死他了,而且很多光明正大苦追杨宁素的人都是典型的钻石王老五,个个身价超过千万,或者是财团总裁,或者是社会名流,哪一个不是重量级人物,否则被人说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总不好吧。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啊!

    走进房间,叶无道突然被一个人从背后抱住,叶无道脑袋先是本能的迅速比较用何种方法可以在一秒钟内解决掉这个不速之客,但是在他决定用过肩摔的时候,闻到了那熟悉的香味,于是闭上眼睛静静享受那温馨的感觉。

    她的香味不是靠昂贵的香水营造出来的,而是真正的体香,就象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幽雅清醇,令人心醉。

    过了好久,叶无道转过身捧着那张小脸,突然发现精致小脸的主人竟然是梨花带雨了,赶紧安慰道:“雪痕,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我去帮你教训他!乖,别哭了。”

    慕容雪痕任由叶无道用手指轻轻擦去泪水,但是眼泪仍然是不停的流下,仿佛没有止境似的,这让没有见过她哭过几次的叶无道更加心慌,叶无道有一个特点,就是见不得女人哭,一哭就心慌。

    过了好久慕容雪痕才止住哭,用足以令所有男人心碎的哀怨眼神望着抱着自己的叶无道,抽泣道:“还不是你!”

    叶无道莫名其妙的挠挠头,无辜地看着小脸写满“你是坏蛋”的慕容雪痕,后者眼泪又开始急剧蓄积,大有决堤一泻千里之势,突然灵光一闪,马上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原来这个小丫头这次是真的吃醋了,以前每次慕容雪痕可是都很大方的,没有想到这次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

    叶无道既然知道了病症所在,以他的手段解决问题还不是手到擒来,女人是听觉上的动物,所以他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巧舌如簧的说着动听的情话,在他庞大的语言攻势下慕容雪痕防线开始有所松动,加上叶无道两只手的双管齐下,她的身体逐渐升温,在叶无道的抚摸下忠实扭动起来。

    叶无道见自己要的效果已经达到,抱着她坐在床上,用鼻子摩擦着慕容雪痕粉嫩的脸颊,极尽温柔,突然想到什么,道:“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一篇资料很有意思的哦!”

    慕容雪痕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感到委屈罢了,在叶无道的温柔攻势下早就举手投降了,轻声道:“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叶无道邪邪一笑,道:“我先考你一个问题,有一根东西开始是硬的,放到嘴里会软掉,最后可能还会流出液体?答对了有奖励噢!”

    慕容雪痕这个纯洁的天使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摇摇头,摇着叶无道的手臂撒娇道:“给点提示嘛!”

    叶无道的手不老实的揉捏着慕容雪痕还在发育的娇嫩**,坏笑道:“你总是要我给你的那个。”

    想到几次叶无道在自己“那几天”的时候要自己用手帮他解决某些“生理问题”,慕容雪痕脸刷的一下红透,大羞道:“你这个大坏蛋!大色狼!不正经!”

    叶无道哈哈大笑,道:“我说的是棒冰而已,谁让你想到那里去的,肯定是自己想要了!”慕容雪痕透别过头,害羞道:“人家才没有想!”叶无道扳过那张带着点羞意、还有春意的脸庞,漆黑迷人的眸子深情注视着她的眼睛道:“真的没有?白天是谁说今晚要和不正经的大坏蛋加大色狼一起睡的?”

    慕容雪痕闭上眼睛,仰起头,鲜艳欲滴的嘴唇似乎在向叶无道发出温存的信号,一付任君采撷的诱人模样,叶无道刚想一亲芳泽,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叶无道抱歉的朝慕容雪痕露出一个苦笑,后者体贴的主动将床头的手机拿给叶无道,随后起身准备暂时离开,叶无道涌起一阵怜惜,拉住她的手将手机关机。

    这样的女孩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啊!要是再还不懂得珍惜就真是可以用豆腐幢死了,

    没有想到叶无道会这样做的慕容雪痕激动的主动吻住他,小手攀上他的脖子,叶无道躺在床上,将主动权让给发情的古典小美女,两人缠绵的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就当叶无道准备脱她的衣服时,敲门声响起,杨凝冰推门而进,眼前的景象让她出现几秒钟的呆滞——慕容雪痕压在儿子的身上,小手好像正在扯他的衣服。

    脸薄的慕容雪痕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赶紧躲在起身的叶无道后面不敢见人,久经考验的叶无道脸皮自然比小丫头厚上不知道多少倍,朝杨凝冰嘿嘿一笑,道:“还要进行思想教育啊?我以后不在外面过夜还不行嘛!”

    “我等下过去找你。”叶无道转过头在慕容雪痕耳边小声道。后者低着头喊了声妈妈就跑出了房间,一口气跑到自己的房间用被子捂住自己。

    杨凝冰狠狠瞪了这个一点时间也不肯老实的儿子,道:“你以为我喜欢训人啊,没事我说你干什么!也不知道听话一点,让妈妈少担心。”坐在床边,虽然嘴上都是不满,却是疼爱的摸着叶无道的头。

    “妈妈,我帮你按摩吧,工作了一天肯定累了。”叶无道谄媚的帮杨凝冰捶背揉肩,知道这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地。

    杨凝冰享受着儿子不怀好意的“孝顺”,道:“无道,你也不小了,妈妈以前很多时候都不能陪在你身边,但这个不是你不听话的理由。雪痕现在还小,有些事情不能越过界线,知道吗?”

    叶无道心中一阵大笑,界线?你儿子早就偷吃禁果了,刚才要不是你闯入,两人应该共赴巫山**一番了,如果迟几分钟到更是可以免费观赏一出活生生的春宫戏。那个时候真不知道你这个当妈妈的会怎么想。

    杨凝冰确实累了,今天去自己亲自审批的新建国家级工业园区视察工作,整整走了一天,穿着高跟鞋的脚都快断了,还要担心这个儿子,回到家真的是已经精疲力尽了,只不过一向要强的她不愿意在别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罢了。

    这就是她一个女人成为社会精英必须付出的代价,要想在这场遵守丛林法则的竞技场中脱颖而出,女性要付出更多,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无道,以后不可以像小的时候那样嚷着要和小姨一起睡觉了,知不知道?”杨凝冰站起身淡淡道,“其实今天白天妈妈也不想那个样子,以后不会了,但是你也要站在妈妈的角度为妈妈着想。”

    叶无道对于妈妈的让步感到有点奇怪,但是听到让自己不要和小姨像小时候那样还是让他脸一红,怎么说得自己好像还没有断奶似的,自己想和小姨睡人家还不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