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二十一章 美女法则

第二十一章 美女法则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不识。

    天生丽质自难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白居易《长恨歌》

    “我假设一个完美的女人是一百分,那么她的头发应该占十五分,因为一般来说女人的气质和她们的头发有莫大关系!比如赫本的典型标志是齐眉的童花刘海儿,齐齐的,总似未出嫁的女孩,我完全可以给她打满分十五分,慕容雪痕一头柔顺黑亮的及肩秀发便可以衬托出南方佳丽的似水温婉和窈窕柔弱,一般来说男人是有长发情结的,短发显得精悍活泼,打个十三分应该不是问题。”

    叶无道继续道:“我实在搞不懂染发的那些女人,真是不知道天然为何物,虽说基督教徒像中把夏娃和圣母玛丽亚描绘成金发,但我还是对那些特意染成金色头发的女人没有好感。”

    杨宁素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似乎有点不是很满意,眉头微皱。其实为了打造主持人精练的形象,她不得不将辛辛苦苦留到肩膀以下的长发刻意剪短。

    “女人的脸蛋有二十分,因为一张天使般的脸孔绝对是上帝对女人也同样是对男人的最大恩赐,因为秀色可餐一般说的就是美女的脸蛋,而且一个美女用那双水灵眸子含情脉脉看着你总是一件值得疯狂的事。”

    “水!”叶无道嚣张的让杨宁素拿水去,道:“补充一点,女人脸上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对眸子,所以布莱克才在《两种财富》里说女人的两种财富就是一颗欢乐的心和一对含情的眼睛。”

    听话地将水递给眼中闪烁着不为人知阴暗的叶无道,杨宁素像个小女孩害羞道:“那我可以打几分呢?不会连十分也没有吧?”

    “小姨你是典型的美人瓜子脸,精致水嫩的脸庞,加上灵动的大眼睛……”叶无道故意停顿了一下,满脸期待的杨宁素原本窃喜的像偷吃到糖果的心一下子被吊起来,马上紧张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对吗?”

    看着此时没有了平时宁静平淡气质的小姨,叶无道暗藏玄机道:“就是笑的时间太少了,你不在家的时候我看你主持的节目你都不怎么笑的,否则就真的是像那一笑倾国了”

    杨宁素明显的松口气,无限风情娇笑道:“面对着近亿观众你要我怎么笑,就算有也不可能多么明显吧!你当小姨我是花痴啊?平时在家里我不老是笑给你看吗?”说到这里杨宁素不客气的拧了一下叶无道的脸。

    叶无道摸着被拧的脸,心想是不是美女都有虐待人的倾向,老妈在自己不听话的时候总是拧耳朵,这个小姨是拧自己脸蛋拧了这么多年,慕容雪痕习惯拧自己的腰,而吴暖月则是刚刚学会拧大腿,看来以后真的会“体无完肤”了。

    现在是心情大好的杨宁素平躺在床上,丝毫不对叶无道这只色狼有防备,是不是一个女人高兴的时候戒备心都会降低呢?叶无道决定以后一定要仔细研究一下。

    杨宁素想到平时那些臭男人一个个死死盯着自己看恨不得拔自己吞下去的龌龊表,道:“男人应该对女人的身材很在意吧?”

    “当然了,身材也有二十分的比重,很多男人都在争吵女人到底是脸蛋重要还是身材重要,我唯一确定的是当一个女人有了魔鬼身材后,男人对她的容貌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是无法抵挡玛丽莲-梦露在1955年《七年之痒》中那个站在地铁口、裙摆被风吹起的诱惑?”

    杨宁素躺在床上作出一个撩人的姿势,笑道:“那我应该有几分呢?不会比慕容雪痕那个小丫头低吧?”

    叶无道一时像个白痴一样呆滞,更丢人的是鼻血潺潺流下,得逞的杨宁素眼波流转,咯咯直笑,今天她笑的次数都抵得上平时一个星期了。

    叶无道一边感叹女人天生的相互比较,擦着鼻血受伤道:“小姨你是成熟和清纯的完美结合,雪痕当然不能和你比了,她还是个丫头呢。你的身体完全是按照黄金分割比例来设置的,就像是上帝亲手制造的艺术品!”

    当着一个女人夸另一个女人不是明摆着自杀嘛,叶无道可没有这么弱智,虽然有点对不住慕容雪痕,但是“美色当前,一切让边”,抓住眼前的才是最实在的!反正骗死人不偿命怕什么?而且说好听的话又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动动嘴皮里而已,何乐而不为?

    图省力的杨宁素现在是趴在床上,叶无道甚至可以见那雪白的乳沟,虽然看不见里面的风情,但光是想象一番就足以让他不禁口干舌燥了,挺立在胸前的一对圣女峰,虽然严严实实的包在套装里,但迷人的轮廓看起来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顶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这不明摆着诱惑好孩子嘛。

    听着叶无道的花言巧语,杨宁素嫣然一笑,问道:“我到底可以打几分?还有哪些内容?”叶无道思索片刻道:“十八分!接下来就是皮肤了,总分十分,女人如锦缎丝绸般滑腻的肌肤总是让男人心醉的,最好要很自然的那种,雪白晶莹的肌肤,不是用各色护肤品作‘保护色’。”

    杨宁素坐起身再一次让叶无道的脸蛋遭殃,“你是说我化妆就不好看了?”

    叶无道一脸媚笑道:“我的素素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化妆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我打九分!没有任何水分,要不是为了给其她可怜的女人留条活路,完全可以打满分十分!”

    “素素你个头!九分吗?”杨宁素哼了一声,表示这个答案还算满意,暂且放叶无道可怜的耳朵。

    叶无道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但是眼睛里的无邪却让人轻易相信了他,道:“不过我要鉴定一下是不是真的可以打九分!”

    听到这个有点暧昧的要求,杨宁素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叶无道强忍住内心的激动,将手覆上扬宁素的脸,后者明显的身体一颤,像奶油滑腻的婴儿般的粉嫩肌肤让叶无道流连忘返。

    稍稍感受到异样感觉的杨宁素叹口气,心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是无道啊,只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强行让自己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平静一下心态,笑道:“可以打九分吗?”

    叶无道收回手,但是另一只手又抓起杨宁素的一只纤纤素手,邪魅道:“手也有五分哦,你的手修长白嫩,没有带戒指没有涂指甲油,五分!最重要的就是没有什么订婚戒指了,嘿嘿嘿……”

    被抓住手的杨宁素这次更强烈的感受到那种异样感觉的侵袭,脸也泛起一片红晕。她突然发现自己眼里是中还是个孩子的无道的手都已经比自己大了,那双男生中绝对算修长的手很适合弹钢琴,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净,以前都是自己帮这个小懒虫修理的呢,现在又是谁呢?应该是慕容雪痕那个丫头吧,想到这里她竟然有一种以前从未有过叫嫉妒的感觉,但是很快她就否认了那种根本不应该出现的感受。

    叶无道还是抓着杨宁素的手,道:“至于打扮嘛,十分可以分为三个档次,庸俗、得体和品味,小姨当然是品味那一层的,而且无道最喜欢看小姨穿套装了。声音也有十分,小姨的声音在无道看来就是天籁之音,和打扮一样都是满分。”

    恐怕整个s省都熟悉杨宁素甜美灵动的声音,而且为之着迷的人可不在少数。叶无道心想叫老公的时候肯定可以有无比酥酥的感觉。

    杨宁素没有抽回被叶无道抓住的手,故意不去理会那渐渐不老实开始轻微抚摸自己的手,反而有点陶醉道:“就这些吗?”

    叶无道看着眼睛微眯的尤物小姨,黑色长眸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缓缓道:“还有最后一项就是特长了,像小姨这样拥有庞大观众资源和崇拜者就是其中的一种,像妈妈这样手握重权也是一种,雪痕对音乐的天赋也是,当然会烧饭、打围巾之类的也是。”

    杨宁素有点失望道:“可是我都不怎么会烧菜的,也不会织围巾,真是没用!”

    叶无道轻轻很自然的抱住杨宁素那柔弱的身体,带着蛊惑的嗓音道:“在无道眼里,小姨就是完美的女人!”

    杨宁素就像对待小的时候叶无道一样将他轻轻搂在怀里,虽然感觉有点变了,但还是一样让自己心境宁和,一样没有烦恼……

    只是她没有看见此时叶无道的漆黑眸子不再是小时候的纯真无邪,而是充满算计和阴谋。

    毫无防备的她就像一只杯看中的猎物,一步步走向猎人编织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