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八章 放纵的后果

第十八章 放纵的后果

    用你的一道眼波,你能把诗人竖琴上所有歌吟的珠玉掠空,美人;

    但你没有听他们的歌颂,因此我来赞美你。

    你能让这世上最高傲的头颅拜倒在你脚下。

    但你愿意尊崇的却是你所爱的默默无闻之人,因此我来尊崇你。

    你完美的臂膀能使帝王的辉煌在它们的触抚下更加灿烂。

    但你却用它们扫去尘埃,清洁你卑微的家园,因此让我满怀敬畏。

    ——泰戈尔《园丁集》

    早晨的阳光拉开一天的序幕,像一对小夫妻一样睡在一起的叶无道和吴暖月相互拥抱着,等到叶无道睁开眼睛时,发现昨晚经历洗礼的吴暖月正张大美眸凝视着自己,眼中流露出无限的温柔和迷恋。叶无道宠溺的捏着吴暖月的小鼻子,道:“还不起床?”

    “哦”吴暖月马上坐起身准备穿衣服,刚才是在偷看叶无道,既然他醒了只好起床了。由于这个时候的吴暖月并没有任何衣物,相当的诱人,叶无道是那么接近的注视着她晶莹剔透的娇嫩**,那半球型完美的形状、象牙雕刻般莹白的肤色,细巧浑圆的殷红**和微微颤抖的动人姿态,这一切都让叶无道这头色狼神旌心动,吴暖月就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极品女人女孩,这一点是很多女人无法办到的。

    吴暖月被叶无道色迷迷的眼光看得浑身发软,想逃却又没有力气,叶无道把她压倒在床上,淫笑道:“神了解人类的需要,所以把天放得那么远,把女人放得离男人那么近。既然神把你放得离我这么近,我是不是该干些什么呢?”

    吴暖月吓得赶紧爬开,但是那里传来得痛楚让她不禁呻吟一声,黛眉紧皱,一付惹人疼惜的动人模样。叶无道马上记起来她还是个刚刚破处的女孩,心疼的搂过她,道:“还疼吗?今天你就不用上学了,我帮你请假好了。”吴暖月一脸甜蜜的靠在他怀里不说话,习惯了一切都听他的她,早就把叶无道的霸道和温柔全部当成自己快乐的源泉。

    还是坐着那辆超豪华的世爵跑车,但是叶无道却没有一点心情,开机打电话给慕容雪痕,后者却让他在校门口等她。当叶无道到学校的时候慕容雪痕也到了,她一见到叶无道便跑向他,一脸焦虑,喘着气道:“无道,妈妈这次真的很生气,打电话你又关机,妈妈问了人家老半天,人家都没有说……”说着说着慕容雪痕就委屈地抽泣起来,在自己都深爱着的哥哥和妈妈之间选择一定是很为难的一件事。

    叶无道边走边安慰受伤的小女人,惹得周围人回头率是百分之百。把慕容雪痕送到教室后回到自己的教室,发现那些还是很陌生的同学看自己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女生带着点崇拜,男生则带着浓浓的妒忌。叶无道想人怕出名猪怕壮,以后麻烦肯定不会少了。

    英语课韩韵对他仍然没有好脸色看,好几次叶无道破天荒的举手韩韵都没有让他发言,完全当他透明人。下课叶无道去办公室帮吴暖月请假走在她后面,结果热脸贴冷屁股,韩韵正眼也没看他,两人沉默的来到办公室,班主任张燕没有哪天不拖堂,所以还没有到,其他老师也因为杂七杂八的事情不在场,叶无道刚想解释,韩韵整理着资料冷冷道:“淫贼!”

    叶无道心头一阵火大,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就算那天自己做出冲动的举动,但你也不用这么冷嘲热讽的吧。这个时候张燕走进来见到叶无道,问道:“有事吗?”叶无道将吴暖月的请假条放到桌子上,脸色铁青的走出办公室,在他关门的那一刻韩韵狠狠的将手中的一叠资料砸在桌子上,张燕搞不懂这对师生是怎么了,但是韩韵那么好的修养也会这么生气让她真的很好奇。

    浑浑噩噩德过完一天,叶无道像赶赴刑场的囚犯坐在自家的奔驰里,身边的慕容雪痕不停的告诫他千万不要顶嘴一定要虚心认错……唧唧哇哇讲了一大通后,慕容雪痕主动依偎在叶无道的怀里,“无道,你昨天是在那个女孩子家过夜的吗?”

    叶无道明智的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讲什么都是火上浇油掩耳盗铃。慕容雪痕眼中光彩逐渐黯淡,最后在叶无道耳边小声道:“今晚我要在无道的房间睡!”

    回到家一跨进门,叶无道就感觉到一种异样沉闷的气氛,早死早超生,叶无道一咬牙硬着头皮走到客厅低头坐下。叶河图正拿着一份报纸,杨凝冰则是专门守株待兔正等着叶无道呢,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气息。

    “不要以为雪痕帮着你撒谎我就拿你没办法,自己把事情说清楚!”杨凝冰一脸寒霜道,这次她可是动了真怒了,这么小就在外面过夜,长大了还不成街头小混混啊。

    叶河图这次可不敢护着叶无道这个活宝了,在这个家里完全是杨凝冰说了算,一切都要经过她的批示才行,苦不堪言啊。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儿子,叶河图偷偷的幸灾乐祸,小子,老偷老爸的进口烟,这下遭报应了吧。

    叶无道装傻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低头沉默,认罪,一脸虚伪的忏悔状。

    “说!昨天晚上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和谁!”杨凝冰越看越火,平时把你宠惯了,越来越无法无天,这次要是不给你一个教训,还不要彻底的堕落啊!冰冷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一股压迫感。身为掌握一个全国经济重市财政市长的她自然有一种无语的气势。

    叶无道抱着“坦白从宽新疆搬砖,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信念坚持沉默,沉默就是我最大的反驳,不就是在外面过了一夜嘛,至于这样紧张?

    杨凝冰良好的素养和哟优雅的蕴含也无法让她停止生气,她拷问似的对叶无道进行强制性教育,越将越激烈,而叶无道就是不肯开口,一下子母子两个僵持不下,看的叶河图和慕容雪痕感到情况真的有点不妙了,杨凝冰从前还没有这么失态的。

    就在杨凝冰对叶无道下最后通牒的时候,门铃非常及时的响起,慕容雪痕赶紧跑去开门,原来是小姨杨宁素,亭亭玉立在门口的她带着优雅的笑容,除了内敛高雅的装扮、还有内在的充实令每一个男人心醉。端庄优雅的外型和气质,是许多望族世家的老一辈们最中意的标准媳妇典型,整洁不裸露的合宜穿着剪裁服贴却不紧身的套装款式、雅致却不夺目的清秀淡妆、还有最重要的是,全身自然散发出的沉稳气质,瑶塑造出俐落女主播造型,这样的端庄聪颖的气质美女走在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慕容雪痕马上在这个叶无道的救星耳边快速的将情况讲述一遍,杨宁素听了一个大概走向大厅坐在叶无道身边,温婉笑道:“又闯祸了?真不知道哪个时候才像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