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七章 让男人少奋斗六十年的女人

第十七章 让男人少奋斗六十年的女人

    社会上为什么集体鄙视靠女人吃饭的男人呢?称其为“小白脸”作为对这群“不劳而获”的群体的厌恶,但是这其实是一种酸葡萄心理罢了,人家能靠这个吃饭好歹也是一种本事,就像做鸭你要是没本事让顾客满意还不照样炒鱿鱼,所以既然大家都是吃饭的,就别计较用什么手段伎俩了。——狂人狂语

    吴暖月突然在叶无道耳边低声央求道:“无道,现在去我家吧?”叶无道看着那副渴望和调皮的可爱模样,实在是无法拒绝她的请求,就让身边有点黯然的慕容雪痕带话给妈妈。

    坐上年产量只有50辆的荷兰王室瑰宝世爵跑车,叶无道不禁感慨富人就是富人,自己虽说也是富人中的富人,但毕竟还小被大人死死管着根本无法尽情体验奢侈的味道,坐过劳斯莱斯的三种系列,也坐过迈巴赫和宾利等世界顶级豪华车,但是这种他只有在杂志里过过眼福的跑车还是头一次亲临感受,从向荷兰女王威廉敏娜加冕敬献的黄金典礼马车开始,到如今价值连城的千万元跑车,世爵不断在它的文化中注入高贵的血统和尊贵的地位。

    “这辆车要一千多万吧?”叶无道看着车内的豪华内饰问道。“嗯,它有525马力,0——100公里的时速也能控制在4秒内完成呢!这款世爵c8spyder还参加过勒芒大赛,不过我还是喜欢去年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我的那辆新甲壳虫敞篷,不过妈妈送的标致206cc也蛮不错的哦。”吴暖月带着点得意道。

    “你们家不会是开银行印钞票的吧?”叶无道开玩笑道,谁会在初一就拥有两辆汽车的,而且都是高档的汽车精品。

    吴暖月神秘的摇摇头,不说话。

    “贩毒还是抢劫?”叶无道笑道。“去你的,我们家可是正经商人!”吴暖月笑着捶打叶无道。

    车子停在一所几乎称的上是小城堡的超级别墅里,露天游泳池,庞大的花园,还有一个小型高尔夫草皮,这里的佣人好像都有七八个,叶无道觉得自己家和这里比起来就像小巫见大巫。

    叶无道被吴暖月拉着来到挂满施华洛世奇水晶装饰灯的正厅,她让一个年近五十看上去应该是一辈子都是这里佣人的老伯去准备晚餐,因为叶无道看得出老伯眼中对吴暖月的关心是绝对不会假的,那就象是在看自己的孙女。

    这样看来吴暖月家族应该富有不止两三代了,都说培养一个贵族需要几代人,怪不得吴暖月能够在李玄黄那样冰冷骄傲的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独特魅力,更难能可贵的是拥有如此显赫的身世还能在学校和一般人打成一片,丝毫没有眼高于顶,叶无道想到自己把她像个奴隶一样使唤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偌大的桌子只有叶无道和吴暖月两个人在进餐,吴暖月本来就胃口小,只是看着叶无道风卷云涌的扫荡食物,还不停的给他夹菜,“知道你喜欢吃八大菜系里的浙江菜和安徽菜,所以我特意让大厨给你烧了西湖醋鱼、龙井虾仁、符离集烧鸡,还有这个沙地马蹄鳖和雪天牛尾狸,下次来再给你烧四川菜好不好?”

    叶无道看着一整套精美的银制餐具,再看看四周墙壁上昂贵的油画,简直有一种身处宫殿的感觉,原来中国的贫富差距真的如此悬殊,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都价格不菲,其中那幅莫奈的油画怎么也值千把万吧。

    胡思乱想的吃完饭,叶无道被吴暖月拉进她的房间,这里全部都是芭比娃娃和各种毛茸茸的玩具,叶无道好像来到了一个童话世界,躺在床上闭上眼镜闻着淡淡的香水气味。吴暖月躺在他身边问道:“你要喝点酒吗?我这里有270多年历史的法国夏朗德省科涅克地区remymartin,在酒窖里度过50年漫长岁月的‘路易十三’,‘人头马’中的极品哦,我爸爸都不舍得喝呢。”

    叶无道摇摇头,心里开始筹划着怎么最大化的压榨这个小富婆,自己虽说还算半个富人,但是真正到自己手上的钱并不多,每年近百万的红包全部被老妈存起来了,说是以后讨老婆用,自己千方百计绞尽脑汁才私存了二十多万块,就算加上慕容雪痕那份,也不过三十四万,要组建一个正式规模的太子党这点钱肯定是没有用的,看来以后是得计划着怎么赚钱了。***,光这一瓶酒就可以买下一条人命了,真是不一样的生活!

    “要不抽一根雪茄?”吴暖月不怀好意道。叶无道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回头看看房间的门。身下的女孩孩害羞道:“我已经叫他们不要上来了。”

    得到暗示的叶无道紧紧压住那动人的娇躯,最后问道:“你真的不后悔?”吴暖月小手颤颤巍巍的搂住叶无道的脖子,坚定道:“我不会后悔,就算以后你不要我也不会后悔!”叶无道吻住那柔嫩的嘴唇,右手将她的裙子慢慢向腰间撩起,轻轻触摸着那处女柔滑似水的美妙肌肤,吴暖月虽然没有慕容雪痕那样漂亮,但是肌肤竟然比慕容雪痕还要好上一分,应该是天生再加上后天精心的保养呵护才有今天的如脂如玉的绝佳效果。这让原本就**燃烧的叶无道更加疯狂,吴暖月脸上全是他留下的口水,在大腿内侧巡回半天的手终于侵入她的密处,从未有过的刺激顿时让吴暖月头脑一阵空白,按耐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开始扭动起来,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摆,面颊染上一片晕红。

    叶无道将她的裙子从头顶褪下,手忙脚乱的脱下所有多余的东西,嘴巴袭向了晶莹光洁的细嫩肌肤,双手也捉住了腻滑丰挺的雪白椒乳,不断的挤压和揉捏令柔软饱满的雪峰在掌下变换着形状,也让细腻娇嫩的肌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吴暖月如小孩般娇啼着,面若桃花,妖艳如春。

    “暖月,第一次也许会有点痛,但是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叶无道匆忙脱去自己所有衣物,准备将她变成自己真正的女人。都说一个女人对夺取自己贞操的第一个男人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象和感情,已经决定将她当成摇钱树的叶无道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呢,自己爷爷教育自己要充分利用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的每一分,他现在就算吴暖月后悔了也会来个霸王硬上弓。

    吴暖月恩了一声,叶无道终于进入她娇嫩的身体,吴暖月紧紧搂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即使痛楚也没有哭出声。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幻,吴暖月献出了自己的处女贞操。随后精于此道的叶无道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蓄势后很快将她带入一个个别有洞天的成人世界。

    经过长时间叶无道“温柔鞭挞”的吴暖月原来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挺拔的**在心叶无道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一双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

    一室春色,温暖了一个清冷的秋季。

    叶无道和吴暖月像两只幼兽无止境的品尝着性的果实。

    **过后,两人无力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那暴风雨般**侵袭后的温馨和宁静,吴暖月只想这样和心爱的人到天荒地老,殊不知叶无道正在为不回家过夜找理由而头痛,家里老爸当然不会说什么,只是老妈那一关就难过了。头痛,头痛啊!

    “无道,怎么了,不舒服吗?”现在是一颗心都挂在叶无道身上的吴暖月很快看出叶无道的烦躁,关心的抚摸着他的脸颊问道。叶无道在她的完美肌肤上流连不已,以此来抚慰不安的心灵,良久下定决心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行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老妈还能把我宰了!”

    “你看上去就像要慷慨赴义的壮士,咯咯咯咯……”看见叶无道愁眉苦脸的样子,吴暖月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叶无道气恼的挠她的纤腰,惹得吴暖月连声求饶,一阵嬉笑打闹过后,吴暖月安静的躺在他怀里,温柔道:“你妈妈很凶吗?”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幸福而柔和的微笑,淡淡道:“她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了,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拥有上天也嫉妒的美丽,女神一般的高贵气质,家族良好的教养熏陶,能做她的儿子是我的荣幸和骄傲!”

    “我也要做那样的女人!”吴暖月小脸摩娑着叶无道的胸口痴迷道,这让一来你就永远会陪在我身边了。

    “会的,总有一天你会成为那样的女人,我相信你!”也只有到了那一天,我叶无道才会真正爱上你,而不是把你当作一件战利品或者珍藏品!

    虽然你可以让一个男人躺在钱堆里过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