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十一章 天蝎座的异类情种

第十一章 天蝎座的异类情种

    蝎子不是群居动物,这不是指生活上的,而是说心理上的。孤独不是孤单,一个人孤单也许并不孤独,因为他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一个孤独也并不一定孤单,也许恰恰是在历经喧哗繁华后的遗世**让人思想的舌头尝到了绝望寂寞的味道。没有一只蝎子不孤独,而且他们不害怕孤独,反而可以去享受孤独的滋味!这样的天蝎座男子将多情和不专情视为同等可怕,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一只用爱情当食物的蝎子,一只多情的蝎子。

    ——叶无道语录

    叶无道的生日是天蝎座的最后一天,有一种终结者的味道。擅长塔罗牌和星座分析的他本人是对这些毫不感兴趣的,但是没办法啊,女孩子就信这个,他不得不耐心的买书买杂志甚至上网找资料,总之,能够骗女孩的方法他都会去试一试。

    其实他是不喜欢天蝎座的,他比较中意浪漫和幻想的水瓶座,但是没有办法,这个是由爸妈决定的,有一次他在扬凝冰面前埋怨为什么迟点生他,结果被拧了半天耳朵。

    和吴暖月来到教室,铃声在他们到达前半分钟中止“哀鸣”,结果当他拉着吴暖月的小手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韩韵不像往常一样宽容的放过叶无道,先是反常的斥责了当班长的吴暖月一番,弄得吴暖月红着鼻子坐回位子,而叶无道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被面罩寒霜的韩韵请出教室,站在门口靠着墙壁反省。

    因为明珠学院有很多保送英国牛津、剑桥、美国麻省理工和哈佛这样的世界顶尖大学,所以对英语格外的重视,每天都有三到四节课的英语。一节课下来,叶无道无聊的在教室外面抽起烟来,顿时外面是一副“此地烟雾缭绕必有妖孽出现”的情景。韩韵的脸色越来越差,吴暖月心中愈发不安,偷偷摸摸给嚣张跋扈的叶无道发了一条短信让他收敛点,结果石沉大海没有反应。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韩韵冰冷不发一语的走出教室,叶无道脸上堆满笑容打算和这个今天刚被自己夺去初吻的美女老师套套近乎,谁知道她连正眼也没看殷勤的叶无道一眼,仰着高傲的头颅快步离去。热脸贴冷屁股的叶无道苦笑一声,带着一点点不满和烦躁回到教室,幸好知趣体贴的吴暖月帮他敲背按摩一定程度上抚慰了他那颗受伤的心灵。

    接下来叶无道打电话给韩韵,开始是没人接,等到叶无道多打几次后,韩韵干脆就是关机了。叶无道郁闷的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操场上奔驰的身影,一点上课的**也没有,接下来是两节数学,叶无道几乎是个数学盲,历来都是难以突破三十分大关。

    明珠学院成绩好坏是呈现严重两极分化的,好学生一部分是在良好的教学方法和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培养下逐渐脱颖而出,还有一大批都是继承了父母家族的优秀基因凭借高智商轻轻松松的玩着各门学科,至于差的那一批就是仗着自己家有钱纯属混日子了。

    叶无道的语文似乎继承了母亲家族的优良血统,一向笑傲班级甚至全年极,其实这和他从小就为了培养所谓的气质而被老爸拉着强行背唐诗宋词元曲等等有很大的缘故。至于英语嘛,则更是他嚣张的资本了,那种考试简直就是太小儿科了,以他目前的水平想过英语六级都不是问题。但是数学和自然科学就难以启齿了,考个位数实在是太正常的事了,一般来说只要将选择题画满就大功告成了,能得几分就听天由命了,反正也是抛硬币得出的答案,其实他要是想抄的话还是很简单的,但是他已经达到连抄都懒得抄的境界和觉悟!

    “暖月,你最喜欢我身上哪一样东西?”叶无道突然问道。

    吴暖月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个令自己心动的男生,虽然以前叶无道睡觉的时候总是偷看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还是看不透这个被人羡慕被人嫉妒被人中伤的男生,正因为这样,她才像吸食鸦片一样无药可救的迷恋上叶无道,越陷越深。但具体是哪一点吸引自己呢,吴暖月歪着小脑袋开始思考,是那张邪美精致的脸庞吗?好像不是,追自己的男生中有一个也有着不输于他的外貌,但自己也没有丝毫的动心。是放荡的行径?出色的体育天赋?还是较好的身世她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她像大多数人一样只知道叶无道是副市长的儿子,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有太大的吃惊,因为她也不是一般的富人?

    好像都不是,当她最后望向叶无道那带着询问的眼神时,她突然明白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小魔星了,就是那种天蝎座人独有的眼神!以及那种眼神流露出天生的忧郁,纤细的眼睛里,藏着不为人知的桀骜和冷漠,但是又无比奢侈的同时拥有温暖和丰富!这种眼神让还是个女孩的吴暖月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沦陷在叶无道似有心若无意的为她编织的情网。

    “不告诉你!”吴暖月调皮道,不能告诉这个坏蛋,否则他会太骄傲的。

    叶无道眯起的眼睛带着微笑的弧度,“那就是全身都是优点了喽?”吴暖月笑骂道:“臭美!”

    叶无道哈哈一笑,突然俯身在她耳边道:“你的胸围应该是82吧?”右手肆无忌弹的隔着衣服握住吴暖月的丰满**。少女被他满含催情手段的手掌一抚弄,禁不住娇躯轻颤,粉脸更是早就红透如苹果,而且身处公共场合的异样刺激让吴暖月更是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快感,后来整个人瘫软在叶无道怀里任其上下其手,这个时候因为教室吵的像个菜市场,没有人注意到异样的两人,倒是有几个女生不小心看到了,但很快就害羞的撇开头,就在叶无道想进一步深入而吴暖月也发出轻微诱人呻吟的时候,数学老师极其不合时宜的走进来。

    叶无道不情愿的放开吴暖月,转过头朝身后的一桌女生道:“看够了没?”那一桌好奇而偷看了几眼的女生脸一下子浮上红晕,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看着叶无道从前都是酷酷冷冷的脸庞突然一下子充满蛊惑的眼神和暧昧的味道,一时间有种迷醉了的幻觉,发现原来这个富家公子是这么好看迷人的,两个人都开始为什么让吴暖月捷足先登。

    还沉浸在愉悦中的吴暖月无力的白了一眼同样趴在桌上的叶无道。这节课吴暖月八成也没有听下去什么东西,因为基本上她都在和叶无道眉目传情,搞得数学老师以为自己的尖子生生病了,下课马上过来问了老半天,最后悻悻然的离开。

    这个时候一个长得很像林嘉欣的女孩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道:“叶无道是谁?”吴暖月在叶无道腿上狠狠拧了一把,瞪着一脸无辜的叶无道,“又沾花惹草了吧?”叶无道搂过吃味的吴暖月,带着点可惜的最后看那个长得确实不错的女孩,开始哄怀里的吴暖月,她可是个真正的宝啊,包里的卡都有四五张,一万块钱扔出去可是连眼也没眨一下,更何况又体贴人也漂亮,不多下点感情投资就是大白痴了!

    那人见没有人理她,平时高傲的像个公主的她怎么忍的下这口气,再一次大声道:“今天初中部足球向高中部提出挑战,要你们班的叶无道参加!”当所有人眼光全部集中在搂着吴暖月的叶无道身上,那个女孩狠狠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跑开了。

    叶无道一阵头大,这可是违背了不要让女人记仇的宗旨,苦笑着看着吴暖月,“我真的不认识她,天晓得她怎么会知道我会踢足球!挑来挑去竟然会挑到我,有没有搞错!?”吴暖月听话的靠着他,深情道:“其实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有意见的,虽然我也会偷偷的吃醋,偷偷的不开心,偷偷的流泪。”

    那一刻,叶无道是真的被感动了,没有说话,因为任何言语在真情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

    “无道,我是射手座的哦!为了你,我可以丢了翅膀和箭,假如你在我无法保护自己,也飞不起来的时候离开我,我会死掉的!”

    “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就是死了我也要从地狱爬回来见你!”

    吴暖月,某神秘国际财团巨鳄独女,是未来庞大黑道帝国——太子党内部唯一被所有人认可和尊敬的太子妃!这种殊荣就连慕容雪痕也没有,也是众多女人中唯一一直陪在太子身边度过一切艰难岁月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