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公子 > 第七章 贵族学院的R4公子组合

第七章 贵族学院的R4公子组合

    从办公室出来的叶无道就像是位凯旋而归的将军,恨不得像凯撒大帝那样建造一座凯旋门来炫耀自己的战果,看来今天确实是个不错的日子,能够得到学校美女老师之首韩韵的初吻,叶无道确定那是初吻,因为韩韵的清高和洁身自好是出了名的,在这个谣言满天飞的学校她没有任何负面言语。自己已经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叶无道还从未真征服过一位成熟女性,韩韵对于他来说意义是不一样的,并不简单是一件战利品,更多的是一种感情的倾诉,过程和结果他破天荒的选择了前者。

    他来到学校后面的公园,他对上课实在是没有任何想法,对于他来说,活着就应该像若热·贵诺那样尽情的享受生活,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明日愁来明日愁,今天担心明天的事在叶无道这个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艰辛的富家子弟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便是叶无道的人生信念!

    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学校的私家公园显得格外宁静,秋日的阳光也分外柔和,没有夏日的炽热春天的矫情,有的只是岁月沉淀后的温情,淡淡的,舒缓的,像是在歌剧领域与格鲁克、瓦格纳和威尔第一起被称为“欧洲歌剧史上四大巨子”的莫扎特的《c大调第41号交响曲》,流露出一抹淡淡的伤感。

    叶无道坐在一张长石椅上,闭上眼睛,原本应该是众人眼里无忧无虑只知道幸福滋味的他此时叶露出一种深沉的伤感,再没有那招牌式的轻佻笑容,身上没有了玩世不恭的懒散气息,取而代之的是无名的倦怠。

    现在的叶无道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甚至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自己的异样。

    这个时候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从树林中哭泣的跑出来,一个不稳摔倒在叶无道面前,后面跟着十几个穿高中部制服不停咒骂的学生,最后面一位典型公子哥模样的家伙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慢腾腾的走着,眼睛里闪烁着阴狠和不怀好意。

    叶无道睁开眼睛,因为女孩子背对着他看不到脸,叶无道才懒得多管闲事,世界上坏事多着呢,自己又不是正义使者,没有义务维护世界的和平。而且自己坏事做的叶不少了,“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是同道中人,就更不能破坏人家好事了。

    叶无道转个身,打算小睡一会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碰到坏人见到坏事要挺身而出,那是好人才做的事,自己一个地道的坏人,睡觉睡觉。

    很快十来个不断阴笑的高中部学生就将那个刚摇晃着站起来的女孩围起来,一身“时装坏男孩”alexandermc-queen设计的alexandermc-queen“纪梵希”的公子哥走到惊吓的女孩面前,粗暴的托起她的下巴,阴笑道:“跑,你怎么不跑了?你以为你跑得出我郑阎的手掌心吗?凡是我想要的女人,还没有一个逃掉的!你还是乖乖的当我的女人,否则你就不是被我这个你所说的败类一个人干了,嘿嘿嘿……”周围的人也是一阵放肆的奸笑,看女孩的眼光也更加龌龊。

    听到郑阎这个名字,叶无道眼睛募然睁开,嘴角泛起一抹阴森的笑意。一群白痴,不知道本大爷正在休息吗!

    虽然看不到那个女孩的长相,但是能够这样被人缠着的应该不会是长得太抱歉的那种,如果是这样的话,当一回英雄救美的大侠还是很有前途的。而且他听到一个令他憎恶的名字,看来这件事是不能袖手旁观了。

    “你,你放开我!刘司晨不会放过你的!”女孩夹着惶恐的嗓音听起来让人不由生出一股怜惜。“叫啊,有本事你就叫啊!看谁来救你,我郑阎的事情谁敢管!我倒是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你和我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哈哈哈……”郑阎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狂笑道:“刘司晨?你不是说我是败类不是个东西吗?他刘司晨更***不是个男人,真不知道你们女人的眼睛是不是全瞎了!”

    这个猪头难道不知道他笑的很难听吗,“垃圾!”叶无道咒骂一句,大声打了个哈欠,伸个懒腰靠在椅上,一付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这个时候一向目中无人的郑阎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个不识相的家伙,看见自己办事竟然还不滚一边去,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朝身边两个学生一个眼神示意,那两个人朝叶无道走去,一个拿着铁棍的壮实劫家伙道:“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叶无道看着两个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白痴,敢说本少爷活得不耐烦了,你们才***的找死,嘴角的笑意溢出浓浓的狠毒味道,“是啊,杂种!有本事就来打我啊!”拿棍的学生发怒的一棍子向叶无道头上砸去,叶无道不屑的侧过头,一拳闪电般击中他的腹部,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那个家伙眼睛睁的死大的缓缓滑倒在地上,足见这一拳的力道之大,趁另一个人发呆之际,叶无道一个斩手刀把他给轻松搞定了,真是一点挑战性也没有,叶无道摇摇头看向那个女孩,终于一睹芳容。

    女孩挣脱郑阎的手,向后退了几步,梨花带雨海棠沾露的脸庞果然清丽绝俗,气质虽然没有早晨那个冷艳美女般出众,但总的来说确是一个极标致的美人儿,这个郑阎的眼光还是可以的。叶无道冲过去抓住她柔嫩的小手,不等郑阎开口破骂,眼睛看向郑阎背后方向,慌张道:“校长!”

    所有人都是一惊,全部下意识的朝那个方向探望,叶无道拉着那个女孩撒腿就跑,“傻逼,校长没事来这里干什么,偷情也是去大酒店嘛!弱智就是弱智!”打架也是一件狠费神的事情,而且万一要是被老妈知道了,免不了一顿暴批和思想教育,三十六计走为上,大爷我才没空和你们玩,逃跑并不可耻,哪个坏蛋不会逃跑?等到郑阎一伙人回过神来,叶无道和女孩就像是私奔的男女已经跑出老远。

    “在这个学校你们能逃到哪里去!好小子,敢抢我的女人!有种!”郑阎眼睛里的怨毒和愤怒让周围的人不自觉的散开,生怕这个老大把气撒在自己身上。“出来!”郑阎阴冷喊道。从树林走出一个帅气的男生,但是原本英俊的脸上充满了讨好和胆怯,战战兢兢的小跑到郑阎面前。郑阎一脚踢在他腿上,骂道:“就你这熊样,她史雅竟然会看上你,一个连自己女人也肯送给别人的人,还是人吗?你说呢,刘司晨!”

    “是是,我不是人!下次我再把她带出来,一定让郑少爷把她弄到手。”男生猥亵道,原本好看应该是女生迷恋的脸庞此时却是这么令人作呕。

    “去查查看那个小子是什么来头,我要让他知道英雄救美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郑阎不理会拍马屁的刘司晨,沉声道,“沉重的代价!”

    叶无道拉着女孩一口气跑到操场的一个角落,见没有人追来,才松开手让她喘口气,谁知道他一放手那个高中部女生便坐在地上,咬着嘴唇眉头紧皱,叶无道掰开她捂着脚的手,强行脱下她鞋子一看,原来是扭伤了红肿的厉害,叶无道抬起头发现女孩面泛红晕,眼中的羞涩令人心动。而且从这个角度看去,因为衣服被扯乱的缘故叶无道可以看到那泛着乳白色光泽的诱人乳沟,叶无道的鼻血马上蠢蠢欲动,赶紧正神凝气,否则就要闹出大笑话了。

    “他们为什么找你麻烦?”叶无道明知故问道。

    “有一次我打了郑阎一巴掌,仗着自己的父亲是校董就横行妄为,和其他三人一起被学生私地下称为r4公子,连老师他也敢打!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呆在学校!”女孩气愤道。

    “r4公子?什么东西?”叶无道好奇问道,很有趣的名号,自己怎么就没有听说呢。

    “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女孩子可爱的睁大灵动的眼眸望着叶无道,一脸不可思议,“他们就是高中部的司徒轩,李天扬和郑阎,还有就是初中部的叶无道,他们四个一起被称为r4公子组合,r就是rubbish垃圾的缩写!”

    司徒轩,父亲司徒旭是明珠学院四大校董之一,手里掌握着五家上市公司,资产接近百亿,大陆富翁排行前十!身为独子的司徒轩自然是要风的风的角色,现任学生会主席兼任体育部部长,被称为“网球王子”,参加过多次国际大赛,是学校公认的情人王子,暗恋他的女生绝对超过两位数,其中不乏年轻女老师。至今因为他而离校的老师达到十几位,中途被迫退学的学生有二十多个。

    李天扬,父亲是南方某个大帮派的老大,手下近千,母亲李自己拥有一家庞大的跨国公司,是四位校董中唯一的女性。李天扬继承了父亲的黑道血统,在明珠学院内部组建了一个人数超过三百的黑帮——英雄会,至今被他打成重伤的不下三十人,校园流血事件大半是他一手造成的。在他高二的时候一位任课老师因为不小心骂了他一句,在回家的路上被一群人打成植物人,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郑阎,父亲郑报国是s省的副省长,爷爷是中央常委,也是明珠学院的名誉校董。郑阎最为好色,被他占过便宜又不敢声张的女生不少,公开的情人更是不计其数,现在正在追他的美术老师楚绾,据说为此和学校另一风云人物白秋易闹起矛盾,此事还没有了解。

    这三个人叶无道都知道,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是榜上有名,成为r4垃圾公子组合之一,难道自己做了很多坏事吗?叶无道郁闷至极的反省,想了老半天还是没有发现自己成为垃圾的理由,自己不就是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了高中部校花燕清舞吗,还有就是摸摸小姑娘的脸蛋、讲几句稍稍有点黄色的情话嘛,顺便教训了几个想打慕容雪痕注意的家伙,这也有错???

    “吓到了?我知道郑阎是不好惹的,我会和他说清楚不会让他找你麻烦的,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看见一脸茫然的叶无道,女孩还以为他是听到郑阎的名号吓呆了,哪里知道叶无道正在为自己“臭名昭著恶名远扬”纳闷呢。

    “叶无道真的也是其中一个?”叶无道不死心的问道。天地也,你为何不把好坏分辨,错堪贤愚不分好歹枉为天!

    “对啊!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几乎整个学校都说他好色无耻,蛮横骄纵!”女孩的话彻底打碎叶无道最后渺茫的希望。生活和现实总是残酷的。

    垃圾吗?叶无道突然坦然一笑,对啊,我本来就是彻底的坏蛋和色狼,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这么出名有点吃惊罢了,自己还处于预热阶段没有展开计划呢,看来以后自己是得做好背负罪名的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