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第三十章 有歌者来

第三十章 有歌者来

readx();    “脱了衣服去!”

    五竹手上那根木棍狠狠地敲打在范闲的头顶,发出“碰”的一声巨响。

    此时真气正在范闲的印堂里向穹顶冲去,隐约中似乎能够看见自己神识里一片光亮,尤其是头顶处幻化成七彩颜sè,却略嫌粘稠,始终看不清明,一股烦闷从那滞塞处传开,让范闲好不苦恼,好不郁闷,只将这头颅仰向天空,yù得一快。

    便在此时,额前真气郁积处,却生生挨了五竹一棍。

    棍子击打在他的肉身上,却更像是打在了他的心灵深处,让他脑中猛的一炸,就像头顶天空的乌云被一道闪电劈开,漫天清丽的阳光就这样洒了下来。

    “脱了衣服去!”

    这句话是庆国五经——《宿语录》中一段,据传如今的四大宗师之一,北齐国国师苦荷的太师祖根尘,当年曾经得蒙天授绝学,悟道之时喝道,人之身体,便是汗衫,只有脱了,方成大道。

    而在范闲前世所看过的书中,佛教也曾有言棒喝之道,清远禅师尝云:“着肉汗衫如脱了,方知棒喝逛愚痴。”

    所以在懵懂与痛苦中的范闲,一听见五竹说的这句话,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加之头顶通道已畅,天光自下,心神回复清明,意守内府,全将身体上经络里的诸般痛楚,全当作了天地所施,他人所受,和自己再无半点关系。

    将生命中一切执着放下,将身体上一切感觉放下,恰好应合了此时霸道之卷末关的心境。

    天地的霸道之气,根本无法由一个人的身躯容纳,所以只有舍了自己的身体,而将自己与这天地之气贯通,成为自然中的一节,才能调取如此狂戾难驯的真气。

    范闲体内的真气渐渐平伏,头顶处的大关已经被打通,平缓而雄浑的真气从那里流淌而过,然后沿着背后天柱而下,直接贯入雪山之中。

    而很奇妙的是,雪山里面一直如大海般平静的所在,今天也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开始渗出一些真气补充到他的丹田之中。

    如此一来,他体内的真气循环终于畅通,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周而复始的渠道,与外界的环境隐隐呼应。

    ……

    ……

    很久之后,范闲才痴痴醒来,身下早已淌出一滩污水,黑臭难闻。他望着旁边仍然是一脸冷漠的五竹,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苦笑说道:“谢谢叔,只是……你这一棍子敲的真狠。”

    此时他虽然身体感觉虚弱,但jīng神却是十分旺盛,闭目察看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熟悉了一下真气流动的最新走势,感觉到原本暴戾的真气,虽然依旧强大,却明显少了许多燥息,流转起来更加舒畅自在。

    范闲叹了口气,想不到自己终于也能练成前世只在武侠小说里见过的真气,一股子说不清楚的味道充斥着他的脑海,下意识里,右手往身边拍了下去。

    噗的一声闷响,就像是破布被一根烧红了的铁纤一下子戮破了。

    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浅浅的掌印,边缘十分光滑!

    范闲举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然后又低头看了看石面上的那个掌印,比划了一下大小,确认了这个掌印是自己随手拍出来的,呆呆地看了半天之后,终于醒过神来,叹息道:“真的很神奇。”

    “真气外溢,稍后就好。”五竹在他身边说道。

    “叔,您不是说过自己没练过真气,所以不知道该怎么教我吗?”

    “我看别人练过,所以知道今天该怎么做。”

    “原来是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的意思。”

    范闲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骂自己的感觉,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刚才那个关口还真是危险,如果不是那一棒子,我还真怕自己又变成植物人儿了。”

    “什么是植物人?”五竹很冷静地问着。

    范闲抬头望天,神游物外,不理不睬。

    他旋即想到,原来瞎子五竹也是个经验主义者,那……万一刚才那棒子没有把自己敲通,而是把自己敲昏了,体内那些暴戾真气乱窜,把自己的五脏六腑搞成烂七八糟的下水……

    打了一个寒噤,他摆脱这种无比恐怖的联想,看着面前的大海宽广,心胸为之一畅,如今功法初成,隐隐兴奋之余,终于从前些rì子的刺客事件yīn晦情绪里摆脱了出来。

    这些天来,范闲一直没有想明白,刺客为什么居然真的用毒。费介来传授自己识毒解毒的本领,难道就真的算到会有这一天?那也未免太高瞻远瞩了一些。还有就是那位二姨太胆子也太大了,就算她的身后有京都里的某处高门大宅撑腰,但用下毒的法子,等于说是连nǎinǎi的xìng命也没有放在眼里——那位老夫人,可是皇帝陛下的nǎi妈。

    京都里的父亲,难道就一点儿没有察觉这件事情?

    正在他思考问题的时候,远处山崖之下传来一阵歌声。

    这处山崖紧邻大海,远离澹州,而且崖后尽是荒险地,崖前乱礁林立,渔船无法靠近,所以清静的很。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五竹选择在这里传授范闲杀人技,所以今天忽然听到一阵歌声,由不得范闲疑惑丛生。

    他虽然紧张,却没有了乱了分寸,小心地趴在崖面上,隔着一块石头,往歌声传来处望去。

    目光及处,惊涛骇浪里,一叶扁舟正在黑sè的礁石间穿行,黑sè礁石在白沫一片里时隐时现,小船在其间荡荡悠悠,看着似乎随时可能撞到礁石之上,摔个粉身碎骨。

    但偏偏就这样,小船却是自在无比地穿行着。

    船上坐着一个人,那人戴着斗笠,歌声正是从他的嘴里传了出来:“浪花只开一时,但比千年石,并无甚不同,流云亦如此。”

    歌声柔和,却在海浪的咆哮声中清清楚楚传上悬崖来。

    范闲听见这歌,便想到前世松永贞德颂牵牛花的名句:“辰光只开一刻钟,但比千年松,并无甚不同。”只觉得这船上人物好不潇洒,却又高深莫测。

    正想着,却听见五竹冷冷的声音:“躲好。”

    范闲下意识里往石后躲好自己的身体,察觉身边黑影一逝,然后便无比惊恐地看着五竹直接从数十丈高的悬崖上跳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