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二
readx();    “手?”

    小范大人接到启年小组关于夺命大红袍的身份字条时,一下子愣住了。

    “手”指的当然不是人体的一个组成部分,而是一个杀手组织!

    小指看似是最弱小的。

    可是缺了小指后,最要命最粗俗的事情就不能做了。

    比如挖鼻子,比如挖耳朵。

    “小指”是一个杀手,据说一身缩骨功出神入化,就算是墙缝他都能钻过去。

    “手”中最火爆,最强的是中指,这让小范大人不免想到那个极不礼貌,却又极具威慑力的动作。

    食指是最灵活的,也是杀人最多的。

    无名指是无名的,因为神秘,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但是,这四个都不是“手”的首领。

    因为无论手断了哪一根手指,依然能够灵活自如。

    唯一不可缺的……

    就是拇指。

    拇指才是一只手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失去了拇指就等于失去了自己的一只手。

    拇指是夺命大红袍。

    也是“手”的领袖。

    “手”组织从来都是一起行动的。

    当中指在北齐出现时,谁都知道拇指就要来了。

    ---------------------

    月已升起,今晚的月色仿佛比平时更美。

    美的凄凉,美的神秘。

    夜风萧萧,透骨冰凉。

    “我知道你很佩服大红袍。”

    小范大人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也知道你很想去会一会这个绝世高手。”

    小范大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身后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气。

    也许是激动,这股杀气反复波动着。

    竟然将页震的“沙沙”响。

    “你想知道,究竟他有什么能力能够在一招之内击败四顾剑。”

    小范大人温柔说道,“我可以给你这一次机会。”

    月光淡淡地照进来,照在范闲身后。

    他身后有个影子,影子的脸苍白,苍白得就像是透明了一样。

    小范大人微微侧脸,长而微卷地睫毛下,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他盯着影子,语重心长的说:“我希望看到你活着回来,当然,我也希望看到朵朵能活着!”

    范闲是监察院提司,他也知道大红袍已经在北齐出现了,他担心海棠。

    黑影在空气中若隐若现的飘起,似乎向小范大人鞠了个躬。

    对于影子来说,大红袍的吸引力已经超过了自己一直崇拜的五大人。

    离开前,黑影突然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说道:“我也是一个杀手,逃跑一直都是我最擅长的。”

    望着黑影在空气中消失,小范大人嘴角微微上扬:“他笑了,他居然会笑。

    很有意思。”

    --------------------

    剑!是一尺三寸的精铁剑!

    人!是出道以来未尝败绩的人!

    手!是一双细白精致的巧手!

    路人甲一口一口的吃着碗中的饭。

    吃的很慢,嚼的很细腻。

    夹菜的筷子捏的很稳,就如同握剑时一样沉稳。

    路人甲指甲修的很短,很干净。

    一双手光滑如绸,没有一点茧子的痕迹。

    “作为刺客,双手是最需要保护的。”

    他一直都记得出师前,师傅对他说的话。

    杀人就如同吃饭。

    人要一个一个杀,饭要一口一口吃。

    他非常享受杀人时,对方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的样子。

    所以,他吃饭吃的很慢,杀人也杀的很慢。

    记得有一次,他杀一个人。

    连续杀了四天,这人才终于断气。

    一想到这里,他发觉他两股之间开始慢慢有一团火升了起来。

    路人甲花了三个时辰吃完这顿晚饭,北国开始下起了漫天的风雪。

    北齐果然与中原大不相同,这等大雪的场面,自己又何尝见过?

    出道四年,路人甲一直都是排名第一的杀手。

    两万两黄金体现了他的价值。

    他觉得让他杀一个人,就应该值这个价。

    自从一剑倾城的大红袍与四顾剑在东夷城顶上决斗后,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已经改变了!

    变的太快,变的让他不认识,变的让他难以接受。

    紧接着,一个杀手腾空出世。

    一剑十万两黄金!

    一人两万两黄金?

    面对这个差距,路人甲苦笑,他只能苦笑。

    来北齐就是为了正名!

    证明自己比夺命大红袍强。

    证明自己还是杀手中的王者。

    听说大红袍将要北上,所以他来到了北齐。

    他不知道该怎么找大红袍,但是他有信心。

    他就算不去找大红袍,大红袍也会找上他。

    杀手这行是不允许同时有两个排名第一的。

    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凛冽地寒风肆无忌惮的咆哮着,大雪纷纷扬扬从天空飘落。

    大地已成粉装玉砌一般。

    日暮,酷寒,百花绝迹。

    整个世界陷入到了一片混沌,有的只是压抑而又刺骨的寒冷。

    一片灰白之下,红色就变得再瞩目不过的了。

    路人甲紧握住手中的利剑,身体舒展,人如寒梅,挺立在寒冰之中,一股傲气冲破了漫天飞舞的冰雪。

    他知道,他已经到了最佳状态。

    ---------------------

    雪!

    大雪!

    连绵大雪!

    两人对峙!

    “你就是夺命大红袍?”

    路人甲说出这句话后,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他发觉,他已经站在了一个挑战者的位置。

    挑战者永远是先提问的。

    他居然会有点紧张,他是怎么了?

    大红袍没有回答路人甲的话,却反问道:“你就是路人甲?”

    “是!”路人甲的话语依然冰冷无情。

    可是他的内心却又一次震荡不安。

    他为什么要回答大红袍的话?

    这是一种示弱的表现!

    他为什么要示弱?

    他的信心一直都很强,比谁都强!

    他感觉大红袍的双眼有一种魔力,他感觉大红袍的目光已经剥落了他冷酷的外表,刺入了他的内心。

    他的内心是否如他外表一样冷酷?

    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口水很苦,苦到断肠,苦到离魂!

    他想开口说话,可是却有口难言。

    他想拔剑,可是那只从不知害怕为何物的手,竟然颤抖了起来。

    大红袍目光灼热,路人甲觉得此时自己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烈火中。

    烈火烧尽的并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冷静,他的杀气,他的信心。

    他感觉他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游荡在虚无缥缈间。

    他甚至在朦胧中看见已经与苍天连成一体的雪白大地上,站着两个人!

    不!他只能看见一片红色!这种鲜红已经让他整个包围住了。

    天是红的,地也是红的,甚至连漫天飞舞的雪花都变成了鲜红!

    雪飘在了他的肩上,慢慢渗入了他的身体。

    他的血液也随着雪花渐渐冰冷,渐渐凝固。

    他整个人已经崩溃了!

    就像是被风雪掩埋了他那颗火热的心,就像暮冬钻进了他的骨头,撕扯着他的身体。

    …………。

    …………。

    “你败了!”大红袍的嘴角划出一道骄傲的弧线。

    “我败了!”路人甲机械的重复着大红袍的话。

    他已经变成了木偶,他失去了自己的心,剑心!

    心是一件很神奇的东西。

    它能够帮你打败任何困难险阻,也能让你跌入万丈深渊。

    败就等于死。

    可是大红袍没杀他,因为他心已经死了。

    他不屑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废物。

    路人甲不甘心,他不甘心还没拔剑就认输的事实。

    “我还没有败!”路人甲狂吼一声,向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大红袍冲了过去。

    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他的心又回来了。

    他又想起了当初第一次杀人时候的心情!

    兴奋,恐惧,激动,害怕。

    他的手一时间平稳如初,他的剑心又一次尖锐无比。

    大红袍皱了皱眉头,轻声说了一句:“小指。”

    雪地中窜出一个人来。

    路人甲借着微弱的天光,看清了眼前人。

    这个人…他是个侏儒!

    路人甲自嘲,原来在大红袍心目中,自己的地位就连“手”中最弱的小指都不如。

    “他不屑与自己决斗,他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他为什么还要将自己引到这里来呢?”

    这是路人甲停止呼吸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黑暗吞没了最后一丝亮光,同时也将大红袍的身影遮挡在自己的身后。

    一个比冬夜更漆黑的人影,慢慢的走到已经冰冷冻僵路人甲身边。

    默默的看着他的尸体被雪花掩埋。

    他突然将一些黄色的粉末撒在了尸体上,尸体发出“滋滋”的声音,迅速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抹红色,只有这抹红色证明了那位曾经的天下第一,是真实存在过的。

    ………

    ………

    “原来天下第一也不过如此。”

    小指跟在大红袍身后,嘴中咕哝着。

    大红袍停下脚步,不回头的问道:“你觉得战胜对手,需要什么?”

    “技巧!力量!速度!还有…唔…。

    杀气!”

    大红袍摇了摇头:“是信心!他已经是一个干枯的躯壳,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罢了。

    杀死他,并没有什么光彩的。”

    小指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问道:“我们现在去干嘛?”

    “南下!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他没找朵朵?”小范大人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是。”

    影子说话向来一字千金,“他找的只是路人甲。”

    范闲沉默不语。

    “当时我在场,可是我不敢出来。”

    这句话很妙,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影子说话果然很直接。

    范闲忍不住问了一句:“大红袍很强么?”

    “大红袍很强,非常强。

    他没出手,路人甲已经死了。”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没出来么?”

    影子神色有点颓废,无奈的说道:“因为我知道,所以我知道。”

    范闲突然想起了前世脑死就算死的医院证明,不禁哑笑:“精神上的死亡原来比**上的更恐怖!”

    “你埋葬了路人甲?”

    “没有!那地方我不敢多呆,我怕被那个天杀星发现。”

    影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刚刚向他提问的范闲,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句话。

    范闲一愣,随即挥了挥手。

    影子再一次闪进了一片黑暗当中。

    邓子越已经从北齐发来了密函。

    他比北齐锦衣卫先一步到达现场,可是地上除了那抹像鲜血一样的液体之外,并没有路人甲的尸首。

    到底是谁?是谁将路人甲的尸体在空气中蒸发的无影无踪了呢?

    可是,一点发现让范闲很是震惊!

    溶解尸体的药粉,似乎只有监察院才有。

    -------------------

    大红袍离开了北齐,海棠朵朵依然活着。

    大红袍出手无一幸免,可是海棠朵朵依然活着。

    死的只是路人甲,他的名字就叫路人甲。

    大红袍要杀的人是路人甲,他去北齐就是要将神出鬼没的路人甲骗去北齐。

    仅此而已。

    北齐当然不知道路人甲是谁,他们所关心的只有海棠朵朵一个人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出一句话来:

    “夺命大红袍,救世小青衣!”

    能够从大红袍手上,留下性命的只有青衫布衣的海棠朵朵!

    世人多愚笨,世人多单纯。

    ------------------------------

    当影子消失在一片黑暗中以后,范闲翻开了关于大红袍的监察院记录。

    大红袍,又称拇指。

    “手”的领导者,也是四大宗师后新崛起的绝顶高手!

    三年前杀四顾剑。

    两年半前杀叶流云。

    两年前灭明家数千口。

    失踪两年后,突然出现。

    并成立了杀手集团“手”。

    “查了两年,依然没有查到这个大红袍到底是什么人。”

    小范大人皱起了眉头,神情异常严肃。

    他提起笔,在后面续写道:腊月,北齐,杀路人甲(批注:没出剑)

    “你到底是什么人?”范闲望着自己的记录,轻声问道。

    “你有没有想过,他是你的人?”言冰云道。

    “哦?”

    这个推论让范闲有点意外,小言公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杀四顾剑!因为四顾剑一直像条狗一样,紧咬着你不放。”

    “杀明家数千口,是因为明家有灭你之心!”

    “杀叶流云,我看他也并不是冲着十万两黄金而去的。”

    小言公子的声音冷静,范闲安静,四周寂静。

    “别忘了,叶流云曾经劈了你半座抱月楼。

    而且,他还是君山会的顶级人物。

    至少目前看来,四大宗师中,能够让君山会使唤的动的,也只有叶流云。”

    小言公子一句一句,钻进了范闲的心里。

    “至于杀路人甲…。”

    小言公子笑了笑,“应该是作为杀手的尊严吧。

    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为什么只杀一个路人甲,而没有向海棠姑娘出手?”

    “难道也是为了我?”范闲是聪明人,不等言冰云点出,就自己说了出来。

    昨晚的事件,邓子越已经将密报交给范闲看过了。

    至于“夺命大红袍,救世小青衣”的说法,在密报中也看到了。

    青衣不如红袍!范闲不是普通人,当然知道其中的厉害之处。

    只是觉得奇怪,红袍没动海棠,还让海棠大大的露了一小脸。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真的如严冰云所说的,他是自己的人?

    他会是谁?

    范闲想到了五竹,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该不会又去神庙打架去了吧。

    不过这个荒诞的想法立刻就被范闲否决了。

    “不是自己的那个怪叔叔。”

    范闲摇了摇头。

    他清楚五竹的能力。

    或许五竹是一个杀人机器,不世之才。

    但他也没有把握做到击败两大宗师后,能够全身而退。

    一想到苦荷灰溜溜地避开尘世,他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北齐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我和朵朵了。”

    桌旁有株海棠花,今夜开得特别艳丽。

    范闲看的出神,忍不住低声轻道。

    小言公子看着范闲在那边自言自语,急忙扭过头去,装作没有听到。

    范闲知道自己刚刚失态,闭上嘴,自嘲一叹。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这件事,难道说自己对海棠的思念已经…。

    沉默,良久。

    “他是天脉者!”小言公子打破了这种尴尬。

    范闲眼瞳微紧,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脉者。

    但是,他却想到了神庙。

    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神庙存在的。

    “神庙,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范闲揉了揉太阳穴。

    “神庙不是东西!”大红袍突然抬起了头,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神庙只是一种精神寄托,世上大部分人都认为天上有神明。

    可是,有一个人却对我说,神庙不是东西。”

    小指抱着一个花瓶,孩童般的戏耍着。

    食指坐在门口,漫不经心地低着头,像是一个聋哑人,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中指听到大红袍的声音,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极不耐烦。

    无名指手捧着“半闲斋”,细细品。

    “那人教了我一天的剑法。”

    大红袍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继续说道。

    “他告诉我,任何东西都能作为武器。

    他也告诉我光有信心和技巧,你还战胜不了对手。

    杀人和推牌九一样,需要一点点运气。”

    中指看着长相如白痴一样的大红袍,眉宇之间有一种藐视的情绪弥漫着。

    他抚摸着自己手中的木剑,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平息心中的怨气,对大红袍的怨气。

    大红袍将头深深埋在双腿之中,赤着脚,蹲在凳子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很不满。”

    “你在想,为什么与四顾剑决斗的不是你?为什么没有比我先一步找到叶流云?”

    大红袍指的是谁?

    其实大家心中早已明白。

    突然之间,气氛有点微妙。

    这不是危险的味道,而是恐怖的血腥气!

    就像闻到鲜血味道的食人鱼,小指停止了手中的玩物,一张娃娃脸上露出不相符合的阴毒。

    翻书的无名指也抬起了头,有点诧异地望着大红袍。

    食指却依然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就像面部已经瘫痪了一样,不闻不问。

    “是的!我相信我能够做到你做到的事情。”

    中指压抑不住心中的妒火,面目狰狞地盯着大红袍的脸,双眼中布满了血丝,宣泄般的嘶吼。

    手中的木剑竟然发出剑鸣般的“呜呜”声。

    “因为我的运气比你好。”

    大红袍的三下巴挤到了一起,很显然他在笑。

    听到这句话后,中指刚刚凝聚起来的剑气,一下子卸掉了。

    他想不承认也不行,大红袍的运气的确比他好。

    “还有一点,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的脸看。

    像看白痴一样的盯着我看,以后请你记住。”

    大红袍眯缝着眼睛在笑,话语轻柔,感觉就像是轻松的闲谈。

    但是中指却清晰地看到,他的笑眼里藏着一根针,一根极细极细的针。

    中指突然感到恐惧,他想起了刚才大红袍说过的话。

    “任何东西都能够作为武器…”

    大红袍的武器就是针,或者说是他的眼睛。

    中指突然连连咳嗽,像是要把心中的积怨都咳出来。

    可是他咳出来的并非是积怨,而是血。

    他的心被针扎了一下,

    痛!伤!寒!

    ---------------------

    神庙是一种精神寄托,因为有了神庙,人们才有了希望。

    精神寄托是一样很难解释的东西。

    它可以帮助人类战胜病魔,也可以在危难时刻,为人类建立信心。

    更能够激发出人类无穷无尽的潜能。

    人类相信有神的存在。

    所以神赐予人类的东西,人类都认为是最好的。

    因为有了神庙,再差的练功心法,都会被武痴没日没夜的勤学苦练。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做文化是这样,学武功当然也是这样。

    只不过人类从来不屑粗俗的东西,以为一落枝头变凤凰的并不仅仅是菜鸟。

    错了,大错特错!

    百炼成钢!铁血铸魂!

    书是这样,练武也是这样。

    最粗俗的武功,只要练上十年,一样能够成为人间龙凤。

    这就是九品跃为大宗师的参悟。

    上万人学武,能够领会这个道理的,当年只有五个人。

    现在………

    大红袍一想到这里,就得意的笑了。

    他忘记了连续三年反复做的同一个动作。

    也忘记了为了这个动作,他吃足了苦头。

    这个动作就是拔剑!看似很简单的拔剑!

    闪电般的拔剑!

    千分之一秒的拔剑!

    千分之一秒的拔剑练上三年!不停歇的拔剑!这三年里,他只做了这一个动作。

    因为,他是白痴。

    所以成功了!

    因为他是白痴,所以一招击败了四顾剑。

    因为他是白痴,所以定下了十万两黄金一剑的规矩。

    别人都以为,是因为他的强悍,不需要出第招。

    可是………

    只有他知道为什么……

    他知道他只有一招!等到第招的时候,他就已经变成一个死人了。

    死人会第次拔剑么?

    当然不会,就算是白痴也不会!

    ………

    ………

    大红袍打了个响指,轻声说道:“走!”

    小指连忙问:“去哪里?(师傅--!!!)?”

    “杀人!”

    “杀谁?”

    “君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