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六 那些老去的母亲

六 那些老去的母亲



    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打小就常听一句话,“男主外,女主内”。女人在古旧的想法里,总是在男人背后的,但在生活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时候,这个角色其实不是由妻子来完成,而是由母亲。

    于是,在这个层面的意义上,我想说那些背后的妇人们就无关叶轻眉、李云睿的事情了,只是想起两位太后,皇宫里的那些妃子,还有那位远在澹州的老太太。

    这些妇人们在隐性对这个社会发挥着作用,她们生活在帷帐后面,却对这个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她们身上有着一些共性的东西,她们也构成了猫腻笔下的世界的基石,那个世界人情的网其实大多交织在这个些女人身上。

    她们就像圈了一个小地的小农户,把自己的五亩三分地拾掇得整整齐齐。她们住的是内,绝不看得远,也不愿去看远,没有必要去看这个世界的大,只要知道家庭的小便好。

    于是,庆国太后看的是家庭的骨血,那个姓叶的妖女任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范闲是自己的孙儿,这便重要了。

    北齐皇太后给海棠安排了亲事。这些大多护短,她们交织所有的亲情,她们教导自己的子女,她们看重自己的家族。她们是所有势力网的重心部分,她们没有拥有最大的权力,却有着干预的一切可能性。

    两个国家高高在上的太后,她们的私欲是她们一生唯一赖以生存的信念。同样,她们拥有着这个世间最强大的权力,只是她们懂得怎么利用它。两个太后,她们短视,她们管不了天下的大事,也不愿意管天下疆土的大小,但是她们要的是家庭的安稳。她们只要家庭,不要天下。天下在她们眼里不过是为家庭谋得福利的材料库而已。

    在这样的情感里构成了整个庆余年背景里极深重的部分:人情。

    庆余年中,人与人之间情感之深,是超越了现在的生存状况的。这样的假定让这个书有着一种温情的味道。而这种温情的初始部分,必然是来自母亲的。这些母亲用各自的方式构建着她们的家庭,维系着她们的家庭,用她们深厚的情感,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灌输进去的情感成了整个家庭打不断的筋。

    当然,还有那些皇子们的母亲们,她们没有叶轻眉、李云睿的视野、野心,却都有着生存的智慧。在重重叠叠的人世里,总能很好的把握好自己的角色,不越过雷池,如柳氏,如宁妃。在这个进退皆是悬崖的权力交界处,她们总能找到生存的方式,并如此美好的生存着。

    这些母亲默默的站在她们各自的子女背后,一点点老去,她们在世人眼中大多尖刻、恶毒、狡诈,却是每个孩子永远的母亲。

    (其实这篇不像是人物分析了,写着写着便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