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关于友情,关于庆国的唯一阳光男孩

关于友情,关于庆国的唯一阳光男孩



    关于友情,关于庆国的唯一阳光男孩

    作者:一毫无忧

    “我与老二交情一向极好……有件事情要求你。”

    在我的记忆中,“交情”这个词语是第一次出现在庆余年的世界里。交情,就是友谊,是存在于利益的范畴之外的东西。

    弘成说出了这个词,大概也只有他,能够有资格说出这个词。毕竟,在所有穿着皇家炫目外衣的人里,他的心是最纯净的。

    弘成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简单的人。

    简单的东西,是最容易接近纯净的。

    他不是二皇子的人,他只是二皇子的兄弟或者说朋友,仅此而已。作为亲王世子,无论哪位皇子登基,他至少都能得到公爵的爵位。不热衷权利的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帮谁争夺什么。

    于是,他是个幸福的人。幸福,不是看我们手里握着什么,而是看我们的心里装着什么。

    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女伴来寻访。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

    花气酒香清厮酿,花腮酒面红相向。醉倚绿阴眠一晌。惊起望,船头阁在沙滩上。

    他心里装的,也许仅仅是这样的生活而已。

    没有权利的yu望,就没有阴沉的心计,不被伪善的外套包裹灵魂,人才能回归本性。弘成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人。

    将来某一天,当绝大多数人死在自己苦苦追求的东西之下的时候,弘成公子可能还在美美地作一个鸳鸯蝴蝶梦。

    弘成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角色。范闲给我的印象是隐隐散发腥味的一片草原,而弘成给我的印象却是清亮明丽的一片蓝天。

    在《庆余年》这部色彩并不鲜亮的小说中,每个人的心都在受伤,这样一个善良俊朗甚至还会害羞的贵族阳光男孩,成为了一块疗伤的纱布。于是,范闲一直把他当成朋友,唯一的朋友。二皇子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这样一号人物,戏份却不能多,因为这里终归是个狗日的世界。猫腻同志在京都大乱之前,把弘成送走了,离京,戍边。这是一个好办法,也许在若干年烈火与鲜血的洗礼后,归来的将是一个更加完美的弘成。

    然后王霸之气一抖,把若若那啥了……

    哈哈,借采桑子一首,欢送弘成。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