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舞榭歌台,还是斜阳草树?

舞榭歌台,还是斜阳草树?



    舞榭歌台,还是斜阳草树?

    作者:一毫无忧

    大约几个月前,一位国学本硕连读的师弟曾叫我推荐些闲书给他。几个月后,他注册了起点VIP,天天追着《庆余年》看。

    这本书不错。

    每次看完老猫新写的章节,心中都想起一句话。

    “你本是尘土,也终将归于尘土……”

    似乎纯净如水的东西更容易被玷污,于是铅华丛生;似乎看得真切的东西更能蒙蔽人的眼睛,于是浮云掩日。阴谋阳谋之后,不变的又是什么呢?

    我觉得范闲这个人物被猫腻构造了,也被猫腻强奸了。

    写小说的,看小说的,都有一个共识,重生者无敌,重生者能强奸世界。

    于是不甘于此的猫腻想着办法让穿越对穿越,重生生重生。最后还觉得对不起这个世界,不断从思想上强奸范闲,让他不断成为那个世界的奴隶。或许,范闲偶尔对前世的回忆能反映出他和这个世界的不同,但猫腻终究再次强奸了他,这一次,是**。

    然后,写小说的,看小说的,该偷笑的开始偷笑,该暗爽的接着暗爽。

    顿淮兄一句风liu总被雨打风吹去很和我意。无论是叶轻眉还是肖恩,名噪一时的人物终究还是回归尘土,就连名字搞笑的陈萍萍也没有几年可以活了。猫腻的某些词句充斥着生卒兴衰的沧桑,于是我总忍不住再看一眼书封面上的那句话,

    “偶也要逆天”。

    范闲可能要逆天吧?

    遗憾的是,他没有王霸之气一抖,所有人被气势压得下跪的能力,更没有挥挥手,漫天神佛抱头鼠窜的宇宙顶级神功,看来是不能泡妞超过一百万,称霸上下五千年了。那么,他总该做些什么吧,大家不得不迫不及待,却又无比耐心地等待着。

    毕竟,再怎么被作者笔下的配角们,反派们强奸的主角,好歹也是主角,重生者终归无敌。

    这个世界是每个人的舞榭歌台,灿烂的东西容易烂,一阵风雨,痕迹不在。或许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这出戏的主角还是观众而以。于是有了各位皇子、各位娘娘、各位男的女的皇帝、甚至是太监朋友的上窜下跳,勾心斗角。

    面对这些牛*人物的范闲,终不能作“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花灯又一宵。醒也无聊,梦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的儿女之态,从斜阳草树,走上了某些人的舞榭歌台。

    故事从这里开始,从这里发展,估计还得从这里结束。

    无奈……悲情的东西,毕竟总是最接近完美。

    如果范闲再次穿越,看到有个人写了本叫庆余年的小说……

    加减乘除,上有苍穹,这狗日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