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路过宜昌 作者:顿淮

路过宜昌 作者:顿淮



    去宜昌看看,这是离开景德镇的前几日才下的决心。

    在去年的时候,我便想去襄樊的,襄樊的朋友十分高兴的要求做导游,于是今年暑假的行程里襄樊便成了一个必去的地方。

    宜昌离襄樊很近。这些日子,与猫腻也相谈甚欢,这便成了宜昌之行的由来。但因为襄樊行程安排的问题,我在宜昌停留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

    六月十一日,我便通知猫腻我大约在十三日的下午抵达宜昌,他留下电话号码便忙着继续写他的《庆余年》了。

    我是十二日从景德镇出发的,下午七点十分到南昌的长途汽车。

    送行的人有五个。

    晚上十点半抵达南昌,从南昌出发到宜昌的火车是凌晨一点五十发车。在南昌火车站的休闲茶座里我苦苦的熬了三个小时。

    火车上没有多少值得叙述的事情,上车我便昏昏沉沉了,因为补票,爬上卧铺已经是两点十分了。在半睡半醒中渡过了约八个小时。

    一群从上海出发的人们开始扯着我完全听不明白的话题。

    下午的时候,我才开始与他们搭讪,这时我才知晓,原来葛洲坝与三峡是在宜昌的。而同行的三个老人是在葛洲坝工作的,全部退休了,想回去看看。三个人却都互相不认识,也算是一门奇事,由此也可以看出葛洲坝集团的庞大了。

    火车晚点约十五分钟。我很是焦急,因为电话已经停机,没有办法通知老猫晚点的事情,担心他在火车站等我等到心烦。

    幸好,他根本就没有来接车-_-!

    下车后电话约见,约的地点是从火车站一个长长的台阶下面。

    此处,谈及我的乌龙之处,我竟然走错方位,走到长坡下边(顺便一提,赵子龙大战的长坂坡便在宜昌附近的当阳,我也是火车上才知晓的)等了许久,不见老猫的踪影。

    时间被无辜的耗费了近二十分钟。

    终于看见老猫。

    背着一个帆布的挎包,包已经垂到了他的臀部,懒散的很。

    他穿着一件相当宽松的体恤,大约是印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裤子实在没有注意。有些胖,但不可以目测。

    他的头发大约长及两寸,直立着,但脸上实在没有鲁迅先生的冷峻,但朴实也实在谈不上,很世俗的脸,但有几丝文气,不浓。

    见面之后,便握手。

    猫的话很多,健谈得紧。把我想象中的闷骚男形象瞬间击溃。

    这个时候,大约是下午三点五十。他开口便开始猜测我的年龄,竟然被他少说一岁,想来我还是看着年轻的。

    我们决定去吃点东西,坐着聊。

    老猫走路急匆匆的,步子迈得很开,胳膊也摔得很开,但身量不高的缘故,显得很可爱的步子。

    我跟着跑。我们到的是一家老猫相当熟悉的餐馆,但我已经不记得名字了。

    路上边走边聊,老猫劝我别太理想主义。这句话我印象很深刻,想来我的一些行程安排被他断定我是一个有些冲动的理想主义者。当然,事实上他的判断并没有多少误差。读《庆余年》,一直很喜爱文字里的一些很理想的东西。而这时候,我大约也能明白老猫被社会搞得有些疲惫的心。

    我们到餐馆的时候,餐馆还没有营业,我们只能坐着聊天,顺便等其开张。

    聊的话题极其的杂乱,老猫询问我去襄樊的原因以及对未来的想法。

    在交谈中知道一些他的过去,还有他的一些小梦想。其中写完一本小说的梦想是实现了的,还有其他的,在我看来老猫也终有一天能真正的实现。

    等到餐馆开始营业,点菜全部是老猫的工作,我远道而来,对宜昌的菜实在不熟悉。那天吃了一两个宜昌特色的菜系。

    我们喝了四瓶酒,因为老猫近来拉肚子的缘故,没敢多喝,我实在担当不起导致《庆余年》无法更新的责任,于是还顺了老猫的一些酒。

    谈的最多的还是庆余年的情节。

    谈到大东山的阴谋,谈到大东山这个设置背后的种种,然后谈对书中角色的看法。

    以致我几乎知道了庆余年背后最重要的一些设置,伏笔。

    我带去了几位书友的问候,劝老猫少注水,以及询问他大约何时完工,还有下部作品的题材。

    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因为老猫同志满脑子的构思,却不知道哪个能真正获得大家的喜爱,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注水一说,老猫显得以及极其无奈,谈起写小说的艰辛,以及对起点一些作品的看法。

    最欣喜的事情之一,便是与老猫小说中几个人物的共识。

    毫无疑问,我和老猫都极欣赏皇帝,这个角色的出众程度很难说得清楚。我大爱皇帝身上的果断与决绝,以及他的坚持。

    我们谈起小说里理想主义,陈萍萍、庄墨韩、小叶子以及皇帝他们对自己梦想追求的一贯性,以及他们身上令人叹服的性格。

    范闲只是一个线索,虽然是主角,却只是贯穿庆国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线索。

    如果除却小说中一些弊病,在我看来,《庆余年》都像是一部庆国的编年史。

    酒喝得极尽兴。

    只是结账的事情却被老猫抢先了,心里有些难安。在我看来,去宜昌见老猫的想法里,便是一定要请他吃顿饭,表达心底某种谢意。因为在这些无法消磨的时间里,他给了我一个很值得回味的世界。

    老猫一路送我到火车站进站点,他不能入内,于是只能对我喊一声,火车快开了,赶紧上车吧。

    我也只能回一句:到重庆记得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