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范建教子 作者:万里流

范建教子 作者:万里流



    “当年……”范建拿起杯,使劲喝了一口果浆。

    范大尚书显然神色有些迷离,有些玩味。小范大人禁不住胡思乱想:当年,估计很多事和老妈脱不了关系……莫不是小弟的名字是因为听错了范思哲?又或者,自己的名字……

    范闲可以想象老妈初听到范建这样有性格的名字肯定笑的花枝乱颤。可惜他不知道,老范是想起了一首歌,歌的前奏是个字打头“当当当当当当当”;他更不知道,老范已经默唱到了“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当年,我跟靖王那老小子在著名的八大胡同里的悦来客栈喝酒(名字是俗,但架不住熟啊),准备酒后到哪家楼子乱xing来着。刚喝两盅,发现客栈门外有个女子在对着我们笑……”

    “呼……”老范呵出一口浆气,“那一笑,就象鲜花似的!”

    “难怪那老小子后来喜欢上了种花。”老范嘀咕着。

    八卦,难得的八卦呀!小范开始兴奋了……

    “事实上,她——恩,也就是你老妈。是因为看到了她走失的猫。”

    “可恨的是”范建用力拍着扶手,“那老小子居然傻不拉叽的去问她是哪家楼子的姑娘。”

    那春葱一样的手伸出来,就那么轻巧地一拧……多肥的猫啊!就那么轻巧地……“死猫,害我好找!”……老范露出一丝笑意,回想起当时拧着猫脖子的眉儿。

    “后来呢?”

    “后来,当然是我去邀请你妈喝酒。”范建奇怪地瞪了儿子一眼,“就许你请人吃鸡腿吗?”

    “嘿嘿~这个,母亲大人就这样和您熟识了?”范闲小心地斟酌着话语,没有把“那老小子”熟识进去。

    “还能怎样?”范建生出一股王者之气,“当年我们都年轻啊!都意气风发,而且你妈也没把逛楼子当什么了不得的事”。

    “很洒脱,比我们都洒脱得多了。”范建摇摇头,怎样的一个令人惊奇的女子啊!

    ……

    “前面说的都是废话”范大尚书不想说了(主要是我不想写了…),开始总结。

    “你要记住两点。第一,千万不要说死猫。不要问为什么,虽然说你不容易死,但是身边的人你不一定保得住。”

    你妈就是一个例子啊…范建心里暗悲。

    “第二,海棠那姑娘你要是真喜欢就娶了吧。男人嘛,当年我还不是一样!婉儿那头我替你出面。”

    范建心想,谁让海棠的人气高啊。我是抗不住了,不知道那只死…呃…肥猫能不能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