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那夜嚣张的雨 作者:苍穹

那夜嚣张的雨 作者:苍穹



    沈重今天很不开心。

    那个像小娘们一样的皇上,竟然也给自己摆脸色看。他拍着桌子骂人的姿态还是很优雅,但被骂的沈重可不好受。

    轿子外的雨下得哗啦啦的,肆无忌惮。沈重揉了揉眉头。

    有什么不对劲。

    太后那边并无什么消息传来,如果皇上想要下手,应当不至于这样急吼吼的打草惊蛇。这么多年他也等了,现在肖恩方丧,太后炽焰正高,上衫虎满腹怨气,他实无理由在这个时候下手的。

    皇上为什么要对我发火?沈重面团团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他若真要对我下手,岂非应和气一点先稳住我再说。

    莫非他是为了令我误以为会对自己下手而好从容部署其它事情?

    又或者他却是借此令自己安心以表明他暂且不会动我?

    沈重有点头痛,指头轻轻敲击着轿内的窗沿。雨下得太大,从轿子的毡帘隙间不断飘了进来,指头凉凉的。外面锦衣卫的脚步依旧沉重有力,在这夜雨之中分毫不乱。这让他觉得有几分心安。

    但还是有什么不对劲。

    那种阴冷的感觉始终像潮湿的空气一般纠缠在他心里,如同于暗巷独行,有猛兽窥视一旁;如同于午夜梦回,见幽魂栖息一侧。他浑身起了薄薄一层鸡皮疙瘩,这种感觉,仅有十余年前,陈萍萍千里突袭之前有过。

    沈重皱了皱眉,正准备发话,却发觉,外面的脚步乱了,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乱了,乱得一塌糊涂。

    “上衫虎!”

    某个人忍不住低呼出了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仿佛携带着某种妖异的魔力,连轿子外面的雨,也停了。

    一股深切的恐惧从脚底窜了上来,沈重明白上衫虎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回府的必经之路上,绝对没有什么善意。面对九品上绝世强者,他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搏命。

    沈重没有掀开轿帘逃走,他直接双臂一振,破开了轿子顶篷飞身而起。

    然后他看见了上衫虎。

    上衫虎像一尊黑甲的魔神,横枪立马,伫立在前方的暗夜之中。在沈重冲出轿子的那一刹那,他动了。

    锦衣卫们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谨慎的准备与这位不可一世的将领交涉。但上衫虎的铁蹄便如战鼓一般的隆隆敲响在雨夜长街之上。

    沈重的瞳孔猛的收缩——他真的出手了!

    虽然那人单枪匹马,但沈重分明觉得,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管亥、大铁椎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他像是领着千军万马,如此嚣张,如此镇定。

    锦衣卫像纸扎的假人一样散开,但沈重依然觉得自己至少可以逃走。但是他错了。

    只一枪。

    *一滞。人嘶马啸齐喑。

    漆黑的丈八钢枪,如昂首张扬的魔龙,肆无忌惮的扑向沈重的咽喉。

    沈重浑身冰凉。他在一刹那换了八种手印,却只明白一个事实,挡不住。纵然他身在半空,纵然他离上衫虎仍有三丈距离,但那一枪的气势,像利刃一般割裂着他的精神与斗志。

    挡不住。

    那一枪直接贯穿了沈重的咽喉。上衫虎神情丝毫未变,只轻轻一抖,沈重的人头便飞了起来。

    那一个瞬间,沈重还有依稀的意识。他看见上衫虎横扫一枪,自己轿子周围那最精锐的锦衣卫八大高手,便被齐齐腰斩;他看见自己那没有了头颅的身躯,沉重的跌落回轿子之中。

    他忽然想:

    也许小皇帝对自己发火,是因为他知道他错过了今晚,就再无机会了。

    雨水好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