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余年 > 默哀


    五月十三号的时候,便有朋友发短信过来,问我映秀如何,可写了什么。我没有,因为那时候刚刚在电视上看到解放军官兵突进映秀镇的消息,正在无声地流泪中。在此时此刻,流泪不是脆弱的一种展示,而是每个人面对灾难时,无法控制的一种悲伤,在这些天里,我哭了很多次,敏感也罢,脆弱也罢,然而面对如今的情况,谁又能让自己的泪腺变得像水泥筑就的那般冰冷?

    不止是映秀,是汶川,是北川,是绵阳,是成都,前一日那记震动全国的震动,终于在几小时后揭示了灾难的真相,无尽的悲伤笼罩着无数的人们,也包括我在内。我连着刷了两天的新闻,没有工作,不想工作,只是担心与难过。电视机开着,放着新闻频道,电脑也开着,有四川卫视的二十四小时直播。

    我在成都读的大学,我在映秀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岁月,从某种意义上讲,那个小镇改变了我的人生。如今看着航拍中那早已改变了模样,化成一片颓垣的小镇,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那种面对天灾的无力感与对这贼老天的愤怒交织在了一起。

    然而后续的救援,那些无畏的解放军与救援的人们,给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带去了不尽的暖意,相信这对于灾区的人们来说,更是永远难以忘记的。

    我还感动于灾区人民的坚强与自信,看着那些说着乡音的人们,用一种乐观去冲淡绝望,用一种平静去迎接哀伤,我忽然间很自豪于自己曾经是个四川人。

    我想在今后的岁月里,很难忘记这次地震当中出现的那些感动的事迹,我也很难忘记那个微笑着走出废墟的女生,女生身后那位躺在担架上要喝冰冻可乐的男生,都江堰废墟中那位说着普通话,灰尘都蒙不住她脸上阳光笑容的女子……

    我们不能忘记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们,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那些可能将终生停留在悲痛中的人们,我们能够怎样帮助他们?

    这个民族,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然而……苦难过后是什么?这些天无论是在论坛上,还是在新闻中,似乎都能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力量,那是团结,那是崇高,那是奉献,是一些似乎在过去的日子里逐渐被我们淡忘了的词语。

    地震在大地上抛洒着黄土,石砾,灰尘,掩埋了无数的人们,遮住了许多张鲜活的面容。然而鲜血与泪水,就像是干旱之后的涓涓细流,正在不停地冲刷洗涤着什么,不止冲刷掉了那层悲伤的灰,更洗去了一些我们大家心上那层垢。

    不论是灾区经历了生死的人们,还是这些天经历了无数次情感激荡的人们,许多人对世界,对人生的观点在发生着悄然地变化,这种变化,无疑是祭奠死者,告慰生者,最好的纪念。

    人,或许不能战胜这贼老天,但人,可以战胜自己。

    此乃国殇日,此乃壮行日,为逝去的灵魂壮行,让他们走的并不孤独,为活着的灵魂壮行,让我们在今后的岁月里能够走的更加坚定,更加无畏,更加纯粹。

    ……

    ……

    说回映秀,小镇早已变了模样,我认识的人们或许活着,或许死去。我知道那里的路,那里的山,往日美丽的景象,如今却成为了救援最大的障碍,所以很多人的责难,其实都是不明状况下的一种混帐,对,就是混帐。

    请允许我向所有参加救援的人们,尤其是冲在最前的解放军武警官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很多人平安,很多人逝去,我的大学同学,寝室里的老大也在映秀,一直未能联系上,可我坚信他没有问题,加油。

    祝福所有的人们。

    等情绪真正平复后,我会认真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