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锋至上 > 第二十九章 春天还会远吗?

第二十九章 春天还会远吗?

    (最近几章挥不好,有好几个朋友已经提出意见了,是我自己的问题。唉,开始想把第一场重要比赛写的细致点,写了几章后感觉有点拖戏了,就要着急结束。加上第一次写书,第一次签约,最近几天心情有点忐忑,搞的文章节奏掌握的不好。我在这里抱歉下,希望大家原谅。我会尽快改正自己的心态问题,大家别拍死我就行,有意见尽量提。蹑手蹑脚的求下收藏和推荐,毕竟a签了咯,别让我扑的太惨,拜托大家了,收藏数现在……少的不好意思说……)

    鸭子咬死了野猫,一条在全美大学生篮球联盟里并不起眼的消息。它就像在池塘里投小的一颗小石头,只是微微的泛起了一点水花,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常规赛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出现,杜克、北卡,谁没在常规赛输过球?亚利桑那野猫队一次偶尔的失手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除了亚利桑那州内的队伍外,没人知道这场比赛的具体情况。

    乔丹·希尔被俄勒冈的一个新人完全克制,野猫队输了二十分,那个一年级的菜鸟新人得了二十九分,十二个篮板。拿到数据的亚利桑那州其余八支队,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包括曾经和俄勒冈大学交过手不久的几支球队。

    亚利桑那野猫队死的不怨,这个用来埋葬野猫的坑刘易斯和林一挖了很久,一切都隐瞒的天衣无缝。包括野猫队的教练威尔逊在赛后也曾私下说过,无论是从准备还是应变来说,他们可以说是完败,就算是重新开始这场比赛,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队伍一定能赢。

    林一在内线肆虐的场景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那只宽大的手掌也同样在乔丹·希尔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在亚利桑那州里其他的队伍都在盘算着如何对付这只嗜血的鸭子时,刘易斯和林一也都没闲着。

    刘易斯不会因为一场比赛的胜利而忘乎所以,这是一个完整的赛季,要打主客两场比赛,他可不想打下的这么一个好开局被浪费掉。如何去客场拿到另外一场关键的胜利成了他现在考虑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星期。亚利桑那野猫队连续两场客场比赛失利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而在这期间俄勒冈的两场比赛全部获得了胜利。

    两个队伍之间的差距已经拉大到了三个胜场,哪怕俄勒冈队在对方主场输掉比赛,他们也有信心不会因为这个而被亚利桑那野猫队越。这是刘易斯最乐意看到的情况,当一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王者被人挑战落败后,很容易激起更多的人来挑战的**。不过这个王者是被他的队伍拉下王座的,刘易斯感到很骄傲。

    在刘易斯开始计算赛程和安排训练计划的时候,林一也同样是忙的不可开交。

    从战胜亚利桑那野猫队的第二天起,林一在早上跑步时就现校园里很多的人开始频频的回头注视着他。

    这个情况在他进入篮球馆准备训练地时候更加地失控。拉拉队地女队员们纷纷围到他地身边要求合影和签字。

    拿着签字笔地林一近乎石化地看着围绕在身边地一群美女。相机地闪光灯让他感觉到一阵眩晕。

    “谁能告诉我下。这是怎么了吗?”好容易从美女堆里杀出一条血路地林一。跑进更衣室地时候看到篮球队地队员们都在。气喘吁吁地问到。

    “ohbaby!你已经成为了我们学校地级明星了!你可是打败了亚利桑那最强地内线。林一。快给我签个名吧。将来等你进入nba成为名人堂成员之后。我也可以和女朋友炫耀下。我曾经和林一是一个队地。”艾威装模做样地拿出纸笔。半跪在林一地身前。嗤牙咧嘴地笑着。

    看着搞怪地艾威还有众人地调笑。林一完全是哭笑不得地感觉。

    等到训练时。场边看台上地围观者让林一更是无语。时不时就有女孩子在上面大喊着林一地名字。

    在面对乔丹·希尔都没有任何压力的林一,差点因为这些叫喊而吓到内伤。

    以前只有一个林雨薇在身边,林一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现在围绕着一群人来看,林一只感觉头大的要命。

    跟这些火辣疯狂的女球迷相比,安静到容易让人快忘记有这么个人存在的林雨薇更让林一有一种心静的感觉。

    从那次邀请她看球赛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开始有了不同的感觉。林一每天加练前都会帮着林雨薇一起整理着篮球馆里的用品,虽然林雨薇经常制止他这个行为,可他依然乐此不疲。

    林一无论加练到多晚,林雨薇的也是一声不响的在旁边观看着,默默的帮他把散落在四处的篮球归拢到一起。

    在林一汗流浃背的时候,递上一瓶水,递上一条拭去汗水的毛巾

    在林一训练完去洗浴时,浴室的更衣柜里总会放上一条既宽大又舒适柔软的浴巾。

    在林雨薇工作结束后回寝室的路上,身旁也多了一个高大的人相随。

    在林一练习那折磨人的爵士舞步时,身边多了一个教他翩翩起舞的女伴。

    两个人的交谈从最开始的几句,到后来坐在篮球馆的看台上畅谈良久,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滋生。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虽然两个人并没有说过关于情爱的话,但两个人却越来越有默契,那像是一种无声的感应。

    每当训练时看台上响起疯狂女粉丝我爱你的喊叫声,林雨薇还是会看着林一那窘迫的表情,把嘴唇抿成一线莞尔轻笑。

    夜晚的时候,林一总会在睡前想到她把嘴抿起来笑的样子,深深印入脑海。

    亚利桑拿不算寒冷的冬天很快就要过去,林一的春天还远吗?

    没人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到底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只不过队员们还是会拿他们打趣,因为那个东方女孩好象是林一的死**,这一点艾威最清楚。

    比赛在一场场的进行,林一的表现总是不温不火,数据拿的很平常,但他对比赛的阅读能力却越来越强。

    林一这把进攻利刃在锤炼中变的无比妖娆,每次得分都如同刺在对手软肋上,防守端就如同不可逾越的屏障,死死的守卫着俄勒冈的禁区。

    刘易斯乐于看到林一的这种变化,只有懂得控制比赛的人才会赢得比赛,这就是一种境界,现在林一已经开始逐步的摸索到这种境界的边缘。

    数据?谁在乎!荣誉才是永恒的,真正的王者,不是那些只会蛮干的家伙。你是要胜利还是要场场50+的得分?我想科比更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他唯一不满意的是林一的领导能力的欠缺,太过于考虑整体,这个在别人看来是优点的品质。可在刘易斯看来这就是一个人缺少称霸篮下的气魄,一个好的中锋就要像头雄狮般控制着场上局面,可林一过于谦逊的性格让这种狠劲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不过时间在不停的流逝,在刘易斯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激林一霸气的时候,常规赛已经接近了尾声。

    领先亚利桑拿四个胜场的优势已经无可逆转,俄勒冈十几年来第一次迈进了bsp;杜克,北卡,名门望族们,一只张了锋利牙齿的鸭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