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锋至上 > 第二十八章 压死野猫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二十八章 压死野猫的最后一根稻草

    亚利桑那野猫队的更衣室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如此的寂静,除了上场的队员们沉重的呼吸声外,几乎没有别的声音搀杂近来,当威尔逊推门而入的时候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巴丁格和乔丹·希尔的头都低垂着,这对亚利桑那的绝对核心曾经是更衣室里话最多的两个人。但现在两个人已经沉默的让周围的人感觉到有点窒息,连威尔逊都能感觉到一种颓丧的气息在弥漫。

    “怎么了?已经被人家打的害怕了吗?还是被外面那些疯狂嚎叫的家伙们恐吓的不敢再打球了!”威尔逊在想办法让这些天之娇子们重新振作。

    “希尔,你回答我!你是不是已经被那个东方小子吓住了!”威尔逊用力的拍打着墙壁上挂着的战术板。

    “没有!但我需要上场,只要让我上场,我就会打爆他!”希尔冲着威尔逊怒吼着,上半场最后阶段让他坐在替补席上的滋味他已经受够了,他现在恨不得能马上回到篮球场上去和林一一决高下。

    “下半场我会让你上场的,但你必须给我控制住你那该死的脾气!”威尔逊指着乔丹·希尔的鼻子说到。

    “巴丁格,你的回答!”搞定了希尔的问题,威尔逊转头对着还没有说话的巴丁格问到。

    “头儿,只要时间还没到最后一秒,我都不会说放弃,不过上半场没有内线支撑的确很难打。”巴丁格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他早已经习惯了有希尔在身边的感觉,有一个强力的大个子为自己拉开内线防守,他会轻松很多。

    “下半场,恢复我们最常用的打法。希尔,我希望你能用表现证明自己强过那个东方小子!”威尔逊盯着希尔的眼睛认真的说着。

    “我会让你看到的。”希尔说过这句话之后,就转身走出了更衣室。

    俄勒冈大学这边的更衣室没有想象中的热烈气氛,一切都显得比较平和,虽然每个人脸上都显得很兴奋。刘易斯在调节着队员的情绪,他清楚比赛还有二十分钟要打,想赢得比赛就要坚持住一股精神。

    “林一。下半场继续死打他们地内线。估计希尔那个家伙会重新上场。如果你能把他弄出场去。我会给你奖励地。”刘易斯在能占便宜地时候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特别是这种关键比赛。

    “呃。我尽力吧。不过我更希望在篮下打败他。其实现在他已经对我没多大威胁了。就算不让他下场。我也有办法对付他。”林一现这个刘易斯真和老查克是一路人。只要能取得胜利。无所谓你用什么手段。唉。这回彻底学不了好了。虽然他也不介意在场上继续挑逗别人失去理智。

    双方地教练都在短暂地休息时间内做着自己地调整。以期待下半场地缠斗。至于谁会笑到最后。那只有到场上才知道。

    时间很快地过去。回到球场上地林一现重新登场地希尔开始对自己进行紧逼盯防。无论是在自己一方还是在野猫队一方地禁区内。两个人地对位比上半场还要激烈。

    希尔从再次踏上球场地板开始。他就决定把自己所有地怒火都泄到进攻上。从上半场死打篮下开始转为中距离地跳投和突破想结合。一个标准地大前锋打法。

    林一也收起再次激怒对方地想法。开始认真地对位防守。在进攻方面利用自己柔和地手感和脚步地灵活开始频繁地冲击对方中锋。

    虽然野猫队加上希尔,有两个过两米零五的内线队员,不过面对林一的冲击还是显得如此的薄弱。林一脚步远远的优于对方的中锋队员,何况在启动和弹跳方面他本来就占有绝对的优势,他经常选择靠艾威的卡位甩开追防的希尔,直接面对相对弱势的野猫队中锋进行单打。很快野猫队的中锋就连续吃了两次防守犯规,其中一次还是林一篮下打三分成功。

    刘易斯乐于看到现在这种场面的出现,双方的比分交替变更,但实际上心理压力已经完全交到亚利桑拿一边。

    这个已经习惯了州内无敌的队伍在面对失败时的无措,不是一两个球就可以扳回来的,何况林一在内线的优势开始逐步增强。

    希尔面对林一越来越坚决的内线进攻,开始感觉自己对位的的吃力。他上半场打得风声水起的内线强攻,从下半场和林一开始对位起,就不断的丧失它应有的节奏。力量上平分秋色,在脚步上他不占任何优势,现在他唯一能依赖的只有自己还算稳定的中投。

    至于巴丁格的处境,也不比希尔强多少。林一在篮板球上的控制力,让除了他的投手们都开始犹豫,而他开始陷入到对方包夹的境地,这把神经刀直接没有了出鞘的机会。

    威尔逊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双核心在场上陷入到苦苦挣扎的地步,他实在没有想到。

    希尔在上半场和林一的对位中并没有处于下风,只有那次不冷静的技术犯规才导致了他被自己放在替补席上强制冷静。

    可下半场开始后,希尔在内线的进攻基本都被那个东方小子压制住,无论是拿手的中投还是靠力量强吃篮下的攻击。反观对方的攻击却越的犀利,每次攻击都刺在野猫队防守最薄弱的点上,无论是篮下攻击还是中投得分,都显得流畅无比。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那个家伙在上半场并没有尽力吗!?”威尔逊被自己的这个答案惊的出了一身的冷汗。眼神看向对面俄勒冈队的教练席上悠然端坐的刘易斯,他开始感觉心寒。

    只有林一知道为什么,他早就在比赛开始前研究过希尔的比赛录象,从他的打球习惯中,林一已经现了希尔的一个致命伤。

    希尔所有的进攻都依赖着他那只右手,即使用右肩顶开对手后的攻击也会习惯性的交到右手上。他的左手抓球不稳定,直接造成他有一个永久性的弱侧,进攻路线过于单一化。在面对身高、力量和弹跳都不如自己的选手时,这个毛病被掩盖的很好。一旦对位比自己高大、移动度快,弹跳良好的内线,他所有的问题全部被暴露出来。

    林一上半场并没有刻意的去利用对手的这个错误,他更想用这快磨刀石磨练自己的进攻和防守技巧。联盟中的大个子球员可以说,已经稀缺的让人心寒,每一次可以对位的机会,林一都不想放过。

    从下半场开始林一为了防止对方疯狂的反扑,开始刻意的限制希尔的右手持球,即使对方利用脚步的移动顺利的拿到篮球,他也会尽力的逼迫对方转向自己的弱侧。这样希尔整个的进攻节奏完全的落入了林一设计好的框架中。

    被迫的去强行出手,让自己的右手暴露在林一的封盖范围之内,所有的一切都不在希尔的掌控之中。一方打的越来越顺频频进攻低位成功,另外一方却开始频繁的掉进对方设计好的陷阱中而不自知,结局可想而知。

    希尔的致命缺陷成了压死亚利桑拿野猫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希尔依然如故的进攻方式也让林一很汗然。

    “这家伙还真是一根筋,难怪刘易斯对他的评价是那么的无语,现在看来还真不是刘易斯的嘴毒,这家伙的单细胞思考能力真的千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林一连续的干扰了希尔三次相同进攻方式的投篮后,有点愕然的想着刘易斯对希尔的评语。

    “那家伙的篮球智商真的和草履虫一样。”这就是看希尔的比赛资料时刘易斯的话。

    当威尔逊把他手里所有的底牌都打出来以后,比赛的进程依然不受任何的改变,在拼命的反扑了十五分钟后,威尔逊只能无奈的换下了所有的主力。亚利桑拿野猫高昂的头也在这一刻低下,无论希尔的眼神里透露出多少不甘,他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比赛。

    终场哨声响起前两分钟,整个体育馆里的气氛在一直的攀升,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为俄勒冈的每一次进攻喝彩。

    当林一在比赛结束前一分钟被刘易斯换下场时,全场的掌声雷动,所有人都在为这个少年欢呼。

    这个来自东方的少年,对着如此热烈的欢呼声,只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完全没有在场上的那种强悍。

    谁会在意这个少年有点羞涩的表情,今天你是场上胜利者,这就是欢呼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