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锋至上 > 第二章 监狱里的东方人 二

第二章 监狱里的东方人 二

    沙漠中的风依然轻微的吹拂着,阳光依然把热量挥洒在地面上,不过篮球场上刚刚生的一幕,让安德鲁的心底有了一种寒意。

    林把篮球再一次抛还给安德鲁,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是冲着安德鲁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再来一次。

    被激怒的安德鲁没有把球给别人,直接拿起球快的向着篮下的林冲了过去。

    安德鲁的双肩在不停的晃动着,手中的球也在左右手之间来回不停的运转,突然猛的向地一拍球,向左大跃一步,腾空而起。

    他对自己的弹跳力一直很有自信,在这个州内他还没碰到过能在弹跳上胜过自己的人,所以他选择了靠弹跳来硬吃。

    对面的这个东方人好象在一瞬间对他向左切入内线的路线有了一点迟疑,正好给了他腾空的机会,安德鲁可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

    这一球就是报刚才那次的仇,这时他的眼中只有越来越近的篮筐。

    在抓着篮球的手即将接近篮筐的时候,一只手从侧面突然伸出,就像它早已经等在那里一般。

    “嘭”篮球被这只手的力量直接摁到了篮板上,重重的一声闷响。

    安德鲁在空中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直到他摔倒的一刻才看清那个东方人从他身旁落下。

    力量,弹跳,安德鲁最有自信的两样攻击方式,在两个回合内完败。

    随后地比赛已经没有任何地悬念。小勾手。打板入筐。中距离跳投。背身单打。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地安德鲁。就像一个刚接触篮球地菜鸟一

    样。看着林在他地头上给他轮番演绎着中锋地各种得分技术。

    不过第三局林没有再得一分。他只负责把球分配给另外两个人进行进攻。他自己紧紧地贴着安德鲁地身体。不让他有一丝可能进球地机会。

    篮板球更是不会给安德鲁一点机会拿到。内线死死地卡位让安德鲁只能看着球被眼前这个黄皮肤地东方人一次次摘走。

    林一就像条疯狂追逐皮球地猎狗。开始把全部地精力用在防守上。甚至有一次会扑到外线去封盖下对方后卫投出地三分球。

    两个5:0。干净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托尼知道这就是林地风格。

    10分钟,托尼看了看监狱大楼上的钟表开始微笑,因为对面的那个矮胖子已经哭丧着脸在从兜里往外再掏钱了。

    没人注意到与他们不远的监狱大楼二层,有一个人在用手机录下了刚才场上生的一切。

    比赛结束后。

    拿着托尼扔过来的两百美圆和一支香烟,林直接把钱揣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那香烟却直接扔还给了托尼。

    “我不抽烟。”说完话林就转身向着拐角处的禁闭室走去。

    “嘿,林,还有时间可以在外边多待一会儿,这么早回去那个鬼地方干嘛?”托尼冲着林高大的背影喊到。

    没有回答,林连头都没有回,只是伸出手来向后挥了挥。

    监狱大楼的二层窗口。

    哈瑞已然忘了自己是出来找关于假释人员名单的,刚才球场上的比赛把他深深的吸引住。

    从那个黄皮肤的东方人撞开防守他的黑人中锋灌篮开始,哈瑞就已经忘了他出来的目的,开始全神贯注的拿出手机拍摄下球场上生的一切。

    因为家庭的原因,时常关注nba和ncaa比赛的哈瑞已经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看到过一个好的中锋了。

    除了年迈的大鲨鱼和来自东方的yao,整个nba里的正统中锋已经少的可怜。

    霍华德和奥登可能是唯一有机会继承衣钵的中锋传人,但他们的技术粗糙的让人难过。

    很难想象如果等奥尼尔和yao退役后,nba里是否还能有真正的中锋之间的对抗,那种比拼篮下技术和背筐能力的对抗。

    自从90年代的中锋黄金一代退役离开赛场后,已经很多年再也看不到技术和力量都很平衡的中锋诞生了。

    这是一个不属于中锋的年代,所有的人都开始向往在篮筐上飞翔,飞人和神射手才是这个年代的支配者,中锋早已经从云端坠落凡间。

    篮球是属于巨人的运动,不过现在篮筐下的巨人们更多的是想张出翅膀来翱翔。

    具有篮下统治力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能蹦能跳的人是越来越多。

    张伯伦,拉塞尔,贾巴尔,奥拉朱旺,尤因,莫宁,一个个伟大的名字已经消逝在人们的目光中。

    中锋的作用已经越来越被边缘化,他们的作用只剩下篮板与掩护,一切表演机会都是靠如明星般耀眼的后卫和前锋们去完成。

    现在的nba已经是中锋的黄昏时代,也许有一天真的不在需要有这个位置的出现了。

    “哈瑞!名单怎么还没有拿来?”凯利走出办公室后看着在窗口呆的哈瑞大声的喊到。

    “哦……凯利,马上就去拿,刚才我接了个电话。”醒过神来的哈瑞赶紧回答到。

    合上手机,哈瑞还在念念不忘刚才那个东方人,略显瘦弱的身材却拥有那么强的力量,还有那篮下的灵活脚步,全面的面筐单打技术。

    还有那一下追防的盖帽,天呐,他比对手晚启动还可以封堵住对方的灌篮,这需要多么强的弹跳能力。

    哈瑞已经把那个东方人的身影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脑子里。

    他是谁?为什么从来没在篮球比赛方面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东方中锋的存在。

    要知道现在球探的嗅觉都灵敏的要死,不会放任这样一个好苗子存在而无人问津的。

    看来有必要回去问问当经纪人的哥哥和父亲了,他们才是这个领域里的专家。

    对了,看那个东方少年的样子,他也是这个少年监狱的犯人,这里一定有他的资料。

    想着这一切,哈瑞就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家里去给哥哥和父亲展示下在这里拍到的东西。

    哈瑞心里想的这些东西,外边场地上托尼与对方帮派交涉赌资的一切都已经与林无关,他正安静的待在属于他的五平方米房间里。

    今天生的这些不过和以往三个月来一样,一场普通的比赛,一个不算强的对手。

    甚至林连汗都没怎么出过,比赛就已经结束,至于对方那个胖子会输多少给托尼于自己无关,他已经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两百美圆。

    不知道妹妹一个人在家里怎么样,在汤姆大叔一家的照顾下是不是还可以勉强度日。

    还有17天,看着墙上划着的痕迹,林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间,希望妹妹她一切平安。

    在沉沉的思念中,林慢慢闭上双眼。

    屋外的烈日炎炎,没人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事情生。

    也没人知道生的事情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