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来 > 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

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

铁匠铺子那边总计挖出七口水井,井水甘甜,冷气森森。
  
  传言那个曾经在骑龙巷住过一段时间的阮师傅,是会铸剑的神仙,连朝廷也敬重得很。礼部官老爷和小吴大人,都曾经亲自去拜访过。所以阮师傅的身份不简单,绝对假不了。很多人都想着把孩子塞进铁匠铺子,只可惜已经不招人了,不过阮师傅倒是有次去镇上买酒,挑中了两个孩子做学徒,第二天酒铺子就人满为患,全是大人长辈拎着自家孩子,问题在于也没人真正买酒,全眼巴巴等着阮师傅能够看中谁,孩子可不管什么前程不前程,撒腿闹得欢,鸡飞狗跳吵翻天。
  
  小镇其实在县令吴鸢出现之前,只知道自己是大骊子民,龙窑是为大骊皇帝家里烧制瓷器,仅此而已,其余一概不知,小镇人员流通极少,根本不存在什么拜访亲戚、出门游学、远嫁他乡,书上不教,老辈不说,世世代代皆是如此,四姓十族当中知道一些内幕的人物,更不敢泄露天机。
  
  那些本命瓷被挑中的幸运儿,能够走出去欣赏外边的大好河山,在骊珠洞天破碎下坠之前,根本没有衣锦还乡的机会,这是小镇四方圣人早年订立的规矩之一。
  
  如今按照县衙张贴的告示和识字之人的讲解,才知道以前是因为龙泉县的山路,太过险峻,如今朝廷花了大力气才开通道路,是为了开山一事,要把那些山头送给某些相中此地风水的大人物,与此同时,县衙礼房吏员为首的一拨人,开始为辖境百姓讲解各种规矩,应该如何与外乡人相处,
  
  比如不可胡乱对着外乡人指指点点,稚童不可冲撞街道行人,绝对不许擅自触碰外乡人的坐骑等等,如果一旦出现任何争执,百姓则必须如实向龙泉县衙禀报,不可自作主张,官府会秉公处理。
  
  四姓十族对此并未展露出太过热情,更没有帮着县衙出面做点力所能及的意思,更多还是冷眼旁观,至于是不是等着看县衙闹笑话,就只有吴鸢和那帮老狐狸肚子里清楚了。
  
  小镇的巨大变化,对自幼在兵家祖庭风雪庙长大的阮秀而言,感触不深,或者说也不在意。
  
  她自从遇到某个矮冬瓜之后,就心情郁郁。
  
  那蛮横妇人大摇大摆去了陈平安家的宅子不说,还把院门和屋门铜锁都给弄坏了,她之前跑去给两栋宅子打扫的时候,刚好撞到那拨前去换锁的人,阮秀气得柳眉倒竖,跑上去讲道理,那几人仿佛知晓她的身份,毕恭毕敬道歉赔礼,但是幕后罪魁祸首到底是谁,摆出一副阮小姐你就算活活打死我们也不敢说的无赖架势,这也就罢了,阮秀要他们交出旧锁和崭新钥匙,回到铁匠铺子,就碰到那个矮冬瓜,她竟敢还有脸笑眯眯说是自己不小心,才打坏了铜锁。
  
  阮秀还依照约定,雇人修缮泥瓶巷一栋无人居住的破败宅子,屋顶塌陷出一个大洞,房梁腐朽,红漆剥落。阮秀要那些小镇出身的砖瓦匠,仔细修补,小心添砖加瓦,最后实在不放心,还专门盯着他们做事大半天功夫。
  
  再就是相邻的压岁铺子和草头铺子,都挂名在了陈平安名下,两间老字号铺子的老伙计,走得七七八八,只得另外雇佣伙计,她不敢挑选一些油滑之辈,便让自家剑铺的人,推荐了些性情本分却手脚伶俐的妇人少女,帮忙打理生意。
  
  压岁铺子继续贩卖各式糕点吃食,草头铺子则继续兜售杂项物件,文玩清供、古琴字画,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有。
  
  阮秀只要剑铺没事的时候,就会趴在某一间铺子柜台上,怔怔出神,很多时候大半天时光就这么悠悠然流逝。反正不用她招徕生意,她也不擅长跟人讨价还价,事实上这两家铺子都属于陈平安的家底,青衣少女恨不得一块糕点卖出几两银子的天价,只不过终究是心性淳朴的少女,没好意思这么做,只是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找几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帮着铺子多赚些钱,但是她又怕那样的人,他回到家乡的时候,会不喜欢。
  
  因为他不是那样的人。
  
  就连糕点也没那么馋嘴贪吃的少女,所以原本圆圆润润的下巴,逐渐有些尖尖的了。
  
  如小荷露出尖尖角,清新动人。
  
  阮邛倒是几次提起,要是她觉得小镇这边闷得慌,可以去神秀山横槊峰那边走走看看,山水风光还不错。只是少女一直提不起这个劲儿,一直拖拖拉拉,阮邛也就作罢。但少女越是这么浑浑噩噩,打铁铸剑的时候,反而越是聚精会神,神意充沛,境界攀升更是一路高歌猛进,这才让阮邛放下心来,既然于修行是好事,他就不会去指手画脚。
  
  因为一个凡夫俗子的坟头,早已青草葱葱,甚至子孙也已白发,可是曾经同龄的修行有成之人,却依然还是女子貌美的光景。
  
  阮秀这两天更加心烦,因为每次她来到铺子发呆,都会有人来打搅。
  
  是一个腰间别有一支朱红色长笛的年轻人,锦衣玉带,头戴紫金冠,很趾高气昂的作态,可是这个人的样子,她倒是忘了,或者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
  
  因为阮秀自从年幼记事起,就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人了。因为她爹是阮邛,不但是风雪庙大修士,更是东宝瓶洲首屈一指的铸剑师。
  
  不过到了这里后,阮邛跟她说过,已经跟大骊朝廷打过招呼,在甲子之内,大骊不可以对外大肆宣扬,用他阮邛这块金字招牌来谋划什么。一旦被他阮邛发现,商量是可以商量,但是结果如何,阮邛不会保证。在阮邛在洞天下坠沦为大骊版图之后,那场厮杀,不但杀得周围修士肝胆欲裂,其实连大骊朝廷和更远的山上势力,都已领教过圣人阮师的脾气,没人愿意拿性命来跟阮邛讲道理,敢这么做的人,要么被阮师在自己地盘上名正言顺地打死,要么被扯进地界光明正大地打死。
  
  都不用阮邛直说,大骊那一小撮真正的大人物,其实心知肚明,这位从风雪庙脱离出来自立门户的圣人,真正的逆鳞所在,是他那个公认天资卓绝的女儿。若非阮秀的缘故,阮邛当初绝对不会从风雪庙离开,从齐静春手里接手骊珠洞天,因为当时没有谁会将坐镇这座小洞天视为美差,那意味着一身修为和境界受到天道压制,能够维持境界不跌落、体魄不朽坏,已是极致。
  
  当然,齐静春是例外,很大的一个意外。
  
  既然阮邛的命脉是他女儿,所以如今大骊刻意帮忙保密,绝不敢轻易对外提及阮秀的名字。
  
  于是就有不明就里的家伙,无意间逛荡到小镇骑龙巷的草头铺子,见到那位马尾辫少女后,立即惊为天人,心想一间铺子的少女罢了,身份撑死了也高不到哪里去,以他的容貌谈吐和身世背景,还不是手到擒来,让她对自己一见钟情,心甘情愿做那的奴婢,素手研磨的丫鬟?
  
  不过他到底是身负家族使命,来这里买山头,而且小镇如今藏龙卧虎,不说那位高高在上且脾气暴躁的兵家圣人,大骊礼部和钦天监的人都在,据说连县令都是大骊国师的得意门生,所以这位公子哥谨守父辈的叮嘱,到了小镇,夹起尾巴做人,真要闯了祸,家族连收尸也不会做。所以他绝不敢像在自家辖境内那么敢胡作非为,再说了,强抢民女什么的,他做起来虽然熟门熟路,可真的很无趣。
  
  这位自诩风流的年轻公子哥,估计打破脑袋也想不到,那个看上去傻乎乎的慵懒少女,竟然姓阮。
  
  他今天又跨过门槛,装着在一排排百宝架上挑选心仪物件,然后装着跟一位妇人砍价,最后笑着开口,跟那位像是小掌柜的青衣姑娘打招呼,轻轻扬起手中那块挺有眼缘的书案清供石,一手高,却是云头雨脚美人腰的模样,定价三十两银子,他问那少女能不能便宜一些,三十两银子实在太贵了些。
  
  实则对他来说,三十两黄金又算什么?
  
  阮秀头也没抬,淡然道:“不能。”
  
  男子故作潇洒地耸耸肩,说这石头他买了,最后他又挑了两样物件,又问那少女买了这么多东西,总该便宜一些吧?而且他要在小镇常住,肯定是回头客的,所以会经常光顾生意……总之啰里啰嗦一大堆,柜台那边阮秀听得心烦,还是不抬头,淡然道:“东西可以买,照着价格付钱便是,话少说。”
  
  那年轻公子哥不怒反笑,呦呵,看不出来,还是一匹性情贞烈的胭脂马?
  
  他还真不生气,只觉得激起了自己的求胜心,本来买山一事就板上钉钉了,他不过为财大气粗的家族露个脸画个押而已,为何不找点无伤大雅的乐子?于是他让妇人将三件东西打包后,离去之前,笑道:“这位姑娘,我明天还会来的。”
  
  阮秀终于抬起头,第一次正视他,“你以后别来了。”
  
  年轻男人饶有兴致地凝视少女,真是一张越看越喜欢的脸庞,绝对不是家里那些庸脂俗粉可以媲美的,所以他笑眯眯道:“为什么?”
  
  阮秀脸色平静,“这家铺子是我……朋友开的,所以我可以决定欢迎哪些客人进门,不欢迎哪些客人来碍眼。”
  
  那人指着自己鼻子,笑容更浓,“我碍眼?姑娘这话从何说起。”
  
  阮秀重新趴在柜台桌面上,挥挥手,“你走吧,我不想跟你这种人说话。”
  
  铺子外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健硕男子,满脸不悦和戾气,冷冷看着那个不知好歹的市井少女。
  
  年轻男人笑着朝那名扈从摆摆手,眼神示意他别吓着自己的盘中餐,付完账后,他走向门口,不忘回头说道:“明天见啊。”
  
  阮秀叹了口气,站起身,绕过柜台,对那个刚刚跨出门槛后转身站定的家伙,说道:“我劝你以后多听听别人说话。”
  
  年轻男子看着少女那令人惊艳的婀娜身姿,感慨自己这趟真是艳福不浅。
  
  至于少女说了什么,他自然听见了,只是没有上心,更不会当真。
  
  那名扈从骤然间身体紧绷,头皮发麻,如芒在背,正要有所动作,只见青衣少女和自家公子一起冲向了骑龙巷对面的墙壁。
  
  他眼睁睁看着公子被那少女一手按住额头,最后整个人的头颅和后背,全部嵌入那堵墙壁之内。
  
  年轻公子哥瞬间失去知觉,七窍流血,他背后墙壁被砸裂出一张巨大蛛网。
  
  少女对着翻白眼晕死过去的男人说道:“以后要听劝,听明白了吗?嗯?还是不听?”
  
  少女高高抬起一腿,又是一脚迅猛踢出。
  
  本就可怜至极的公子哥连身躯带墙壁,一同凹陷下去,很是惨不忍睹。
  
  少女收回腿,转身走向铺子,对那个丝毫不敢动弹的高大扈从说道:“人抬走,记得修好墙壁。”
  
  那武夫第五境的扈从,咽了咽口水,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
  
  他只是明面上的贴身护卫,真正的顶梁柱,是一位外姓家族供奉,如今还跟诸多势力一般无二,去了山里,跟随在大骊礼部侍郎和钦天监青乌先生屁股后头,既是与大骊朝廷联络感情,也是象征性查看那两座重金购得的山头。
  
  不是第五境武人烂大街,谁都可以欺负,而是这位马尾辫小姑娘的出手,太过恐怖了。
  
  要知道自家公子已经跻身第四楼,虽然比不得那些仙家府邸的真正天纵奇才,可只要最终能够跻身第五楼,那就等于拥有了雄踞一方的霸主资质,毕竟在武人辈出的大骊版图上,练气士比起武人,要吃香太多。所以那两座山头,会是自家公子的龙兴之地。
  
  这位第五境武人顾不得自报家门,震慑那个出手狠辣的少女,赶紧飞掠到巷子对面的墙下,片刻之后,眼眶通红的男人猛然转身,脸色铁青,大骂道:“小贱货!你知不知道自己打烂了我家公子的修行根本?!”
  
  阮秀已经走入铺子,闻言停步却没转身,只是扭头道:“知道啊,我故意不杀他留着受罪。”
  
  那武人几乎要疯了,这小丫头不会是个脑子坏掉的疯子吧?
  
  少女笑了笑,“你骂我,我不跟你计较,因为我会跟你家族算账。按照你们的套路,一般是打了小的跑来老的,所以你大可以喊那个家伙的长辈朋友之类,让他们过来找我的麻烦,放心,我就在这里等你们,什么地方都不去。如果你们既没人来寻仇,也没有人来道歉,事先说好,别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少女想了想,“如果你们的老祖宗或是家族援手,真能打败我,那我也会把我爹搬出来,没办法,我就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
  
  少女突然莫名其妙就开心起来,笑得需要抿起嘴,才能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开心。
  
  如今她好像多出了一个朋友,就是这间铺子的主人。
  
  那武人瞠目结舌看着少女的“诡谲”笑意,可以确定她真是疯子了。
  
  他不敢过多逗留,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留住自家公子的修为,背起自家公子,在骑龙巷飞奔而走,能够成为重要人物的贴身护卫,终究不是蠢人,他跑出一段距离后,立即对着某处大声吼道:“我家公子是丰城楚家,是你们大骊贵客!我家老祖更是摇铃山副宗主!”
  
  但是并无任何反应。
  
  这位武人瞬间透心凉,遍体生寒。
  
  那些潜伏暗处的大骊谍子,选择了见死不救!
  
  这绝对不合常理,不合规矩!
  
  武人如丧考妣,难道自家公子惹上了不能惹的硬钉子?可是老祖宗不是分明说过,除去先后两位圣人不提,世代盘踞小镇的那些地头蛇,并无太大成就吗?怎么小小一间铺子的少女,武力就如此惊人?
  
  远处,一个年轻人悄然坐在视野遮蔽的墙头,单手托着腮帮,打了个哈欠后,冷笑道:“真当我大骊怕你一个丰城楚家啊。”
  
  最后他收回视线,望向那间铺子,已经看不到柜台后的少女身影,轻声笑道:“不愧是传说中风雪庙第一好说话的姑娘。”
  
  他很快收起笑意,继续监视四周动静,一有风吹草动,他有权力调动附近所有大骊死士,出手杀人,可以不计代价和不计后果,无论对方是谁。
  
  但是同时他也猜得出来,这桩风波,不会到此为止,说不定就会牵扯到皇帝陛下,当然还有圣人阮邛。因为丰城楚家可以拿这件事上纲上线,大做文章,以形势舆论压迫大骊朝廷。大骊如今国势鼎盛,什么都不怕,唯独对于文人清议,一向极为重视,先帝与当今陛下皆是如此,十分厚待和容忍读书人。
  
  铺子内的几位妇人少女,一个个吓得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哪里想得到平时这么好脾气的秀秀姑娘,有这么一面?一出手就把人打了个半死不活?
  
  少女趴在柜台上,继续发呆。
  
  她突然想起什么,从柜台抽屉里拿出一块小石头,放在桌面,然后少女换了一个姿势,脸颊贴在桌面上,伸出手指轻轻拨动那颗石头,看着它滚来滚去。
  
  秀秀姑娘,秀色可餐。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