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尊之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博弈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博弈

现在的情况有些古怪,就像是大家见到了一个门,却没有进入这个门,而是从另一侧绕到了门后,然后走向门外,走向他们来时的方向。
  而且无论从哪里看,都像是要顺着来路过去,自己在绕圈子而已。
  简北武甚至险些问出来,我们干嘛要走回头路?
  可是随即就发现,当陈玄机一步走入两棵树之间的时候,整个人却忽然间消失在眼前,而且是那种凭空消失,没有任何气机波动,也没有任何光怪陆离的情况出现。
  众人立刻就明白过来,虽然刚才大家一直都在讨论阵法,可是在心底深处,他们竟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其实已经是身在阵中了。
  “快跟上。”叶正纯说了一声,也跨了过去。
  简北武、慕容信、高瑞峰、韩左丘、韩右丘和赵博陵、小樱桃、云轻语等人也连忙跟上。
  当一步跨入两棵树之间的时候,那种与众不同的感觉终于迎面袭来。
  在一步跨出之前,大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两棵树后面就是大家的来路,可是一步跨出之后,眼前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再次定睛望去的时候,却发现面前的一切已经变得不同,摆在众人面前的自然仍然是茂密的树林,而且严格来说,在树林中,其实大多数地方都是差不多的,但对于他们这些记忆力很强的武者来说,却能够轻易的分辨出来,这已经不是他们曾经走过的那条路了。
  向后看去,那两棵大树也已经消失无踪,后面是混乱无章法的树林,前面也是混乱无章法的树林,就像是刚才只是神情恍惚了一下而已。
  陈玄机就站在众人面前,微笑的看着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简北武率先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不是说,就算说了你也听不懂,还是别说了吧?”陈玄机坏笑道。
  简北武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陈玄机连忙认怂,快速说道:“很简单,我们刚才是到了一个迷踪的节点,如果我们一直前行,穿过那两棵树的同时,就会触发警戒,让云剑宗知道有人闯阵,如果没有进入阵中,而是向着其他方向走,仍然是一样的结果,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两棵树之间反向走过来,这是正确的通行方法。”
  “那我们是通过了这个阵法了?”
  “哪有那么简单?”陈玄机说道:“那只是阵法的最外围而已,那两棵树也太明显了。”
  众人一想也是,那两棵树那么对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门,而且作为迷踪大阵,如果只有这一个门,也太过于简单了。
  当下,陈玄机再次带着大家往树林深处走去,中间往往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
  进入阵中大约有小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已经扭来转去,走过了十余个陈玄机口中的节点,据陈玄机所说,现在才算是到了树林的深处。
  对于陈玄机对阵法的很多说法,众人都感觉有一种新奇有趣的感觉,尤其是他对于阵法的一些用词,有些古怪,可是却很简单易懂,比如节点、脉搏、律动之类的。
  而其实在阵法之中,本身是没有这么多细致讲究的,布阵就是布阵,破阵就是破阵,按照自己的功力去做就行了,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大家一致将这种说法,当成了陈玄机有异常人的一种高超悟性,甚至叶正纯还说,他天生就是能为人师的那种人,因为讲的东西很容易让人明白。
  陈玄机对此只能报之一笑,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想法都是从哪里来的,只是大致能够猜到,跟自己穿越之前八成是有关系的。
  “这个阵法最独特的地方就是,所有的阵法节点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从我们入阵之后,一直到刚才,我还没有发现任何虚构的场景。”陈玄机又停了下来,指着眼前的一棵大树说道:“这是第一个。”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因为他就停留在大树之前,所以显得这课大树尤其与众不同,而实际上,跟四周的大树比起来,并没有太多不同,这样的大树,众人也已经见到了不下于上百棵了。
  而且这棵树所在的位置也没什么奇怪的——如果不是陈玄机带着大家停在这里的话。
  “你的意思是,这棵树是不存在的?”慕容信最先反应过来。
  “没错。”陈玄机点了点头,“阵法之道,最关键的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哈哈,似乎武道也是如此。当年布置这个阵法的人,当真是让人佩服,大家想想看,如果换了一般人,或者一般的阵法师,当一路走来,发现这个阵法是一个以森林实物布置的阵法之后,会不会有一种惯性的认知,认为这阵法之中是没有虚构的场景存在的,如此一来,便很容易忽略其中出现的虚构场景。”
  “当然。”慕容信说道:“如果你不说,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就是布阵之人的精妙之处了,在这个实体场景布置的阵法之中,偶尔插入虚构场景,最能迷惑人了。”陈玄机点了点头,忽然傲然笑道:“只可惜,遇到了我。”
  “唉哟,说来说去不就是要凸显你陈玄机有多厉害嘛。”简北武翻着白眼道。
  “那是因为我确实厉害,洞察了布阵之人的心思。”陈玄机哼哼道:“话说回来,我其实一路上都在想,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怎么做,然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绝对不会在一个阵法之中只用一种手法,然后我就在期待,什么时候会出现虚构场景,也是因为这样,我一直都关注着这方面,所以才发现了这棵大树。”
  “然后呢?这是破阵的关键吗?”慕容信问道。
  “这就是布阵之人最厉害的地方了,因为我这样的心思,被他算到了。”陈玄机看着眼前的这棵大树,缓缓说道:“对我而言,或者说,对于大多数精通阵法的人而言,这个万木迷踪阵的真正考验,现在才刚开始。”
  “啊?”赵博陵顿时愣住了。
  所有人也都不明所以的看着陈玄机,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阵法常理来说,这棵大树其实正是下一步的一个门户,我们要做的就是穿过这棵大树。但这个阵法本身就有些超出常理了,尤其是出现在我一直想着虚构场景的时候,就显得尤其不对劲,所以我猜测,很可能这是布阵之人的一个陷阱。”
  陈玄机说着,眉头微微皱起,眼睛看向四周,搜索着什么。
  “也或许是,布阵之人根本没你想的那么聪明,是你揣测得太深了呢。”简北武看着陈玄机的神情,说道:“因为你目前为止,还没发现另一个门户,是吧?”
  “的确如此。”陈玄机的目光重新落在眼前的大树上,点头说道:“破解阵法,其实就是破阵之人和布阵之人的一场博弈,这场博弈除了阵法的造诣之外,还有心思方面,我已经看过了,这周围除了这棵大树之外,没有别的门户,所以,眼下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我的确想多了,这棵大树真的就是门户,另一个就是,这是个陷阱。”
  说完之后,陈玄机顿时发现大家的神色怪异了起来。
  “我说玄机啊,一直以来大家可都是很相信你的,可是你现在破阵,似乎靠的已经不是阵法的造诣了,而是凭空猜测啊。”高瑞峰一脸惊诧的表情说道。
  陈玄机愣了一下,然后不禁笑了起来,“的确是这样,我刚刚不是说了嘛,这是一场博弈。”
  众人都有些无语了。
  “那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叶正纯毕竟还是最为稳重的,并没有像简北武他们那样,显得有些焦急了。
  “容我整理一下思路。”陈玄机缓缓说道。
  叶正纯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噤声,静静的等待着。
  陈玄机则盘膝坐了下来,开始仔细的回想起这个阵法中的一切。
  如他所说的那样,随着在阵法中一步步走来,陈玄机心目中已经真的将布置这个阵法的人当成了真正的对手,同时心中也十分敬佩。
  他有一种直觉,当年布阵的这个人,跟他一样,是一个很喜欢揣摩人心思的人,这种直觉的出现,就是在他看到这棵大树的时候。
  或许叶正纯等人没有什么感觉,可是陈玄机却知道,这棵大树出现的时间点太巧了,那正是他正在最奇怪这个阵法只有实物构成的时间点上。
  那么,就很有可能,当年布阵的人,已经设想到了,如果碰到真正的高手破阵,出现的一系列情况。
  陈玄机现在面临这两个选择,要么相信这棵大树是门户,进入。要么不信,另觅出路。
  可是这两个选择,都有可能落入布阵之人的彀中,直接暴露他们这一行人。
  可是也正如简北武所说的那样,如果当年布阵的人真的只是单纯的布阵,并没有想要博弈的心思呢?或者说,布阵之人的心思极深,已经算好了陈玄机现在的每一步呢?
  那么,终究哪个是对方已经算好的?他算好了自己会进入?或是算好了自己不会进入?
  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情况。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